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一章 人间无用(1)
    前一阵子老是下雨,一天接着一天,总不见阳光。昨天夜里忽然就下了雪,他正要睡下去的时候,张晴子就来了。快三十的老姑娘也不敲门,就蹲在他家屋顶拍了拍被雪覆盖的瓦片。

    他没有听到张晴子用轻功落到屋顶的声音并不奇怪,已经七年没有闯荡江湖,没有拿剑砍人,也没有在群敌环伺中安然入睡。

    可他毕竟还是一名江湖中人,毕竟被热血喷洒过脸,毕竟曾经有着一身不凡的武艺。所以,他听到了拍瓦片的声音,虽轻虽小;他马上就跟妻子找了一个借口,然后披上长衫推门而出。

    他轻轻地关上门,抬起头,就见到了一身白衣的张晴子,她立在大雪纷飞中,却似乎比雪更白。

    张晴子只是一跃,就飞到了两丈外的一处墙沿,他立马施展轻功跟着来到墙沿——两人一前一后,一起一落,悄然无声地在各家屋檐之上飞跃。

    不久,两人来到了城东的一处酒肆。

    “做什么?”他直到这时才有空问。

    “前边看雪的时候忽然兴起。”她没有看他,只盯着楼外的招牌,双眼闪闪发亮,转过身打了个响指,“今晚一定要找关兆兴分出高下。”

    …………

    他有些提不起精神,略微惫懒地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看着中间被清空了的场地,两个旋转、进退的身影。

    剑光在灯火中闪烁出迷人的冷银色,发散着炫目的光晕。

    她的身法比之前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更为矫健,轻盈。出剑时内息也稳,剑法不知何时竟然变得似是而非,明明每一招都记忆尤深的……

    看着看着,他就陷入了恍惚的境地,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麻木,眼神空洞。

    骤然,周围有人鼓掌,发出惊叹,他微微抬了下眼睑,放下酒杯,也鼓起了掌。同时,脑海中出现两年前她在这边喝酒,悄悄地跟他说的话儿;当时,关兆兴刚赢了一名剑客,威风八面,放出豪言说,谁不服,都可以来这里挑战他。

    “我一定要打败他!”

    窗外大雪飞舞,她银装粉黛地站在场中,将长剑入鞘——两年后,她打败了关兆兴。

    她一边接受着江湖中人的恭维,一边走回座位。

    “怎么样?”

    “感觉方子墨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她听了眨眨眼睛,笑着问:“这话我回去跟他也说一遍?”

    他马上急了,“你要害死我啊,我哪里打得过他?”

    她本来是认真地看着他的,听了这话,有些不快地撇过头去。

    他也沉默了下来。

    经过了小半夜,街上的雪就已积了起来。

    极薄的玉弓,极幽静清玄的月光。

    雪在朦胧里朦胧。

    他还是跟着她,只是慢慢地走在街上。

    “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挨了刀疤鬼娘的飞镖,你背着我一路跑,当时就下着雪,我在你背上,迷迷糊糊的,最后只记得雪好冷。”

    她在前边走着,抿了抿嘴,留了一句话在心里。

    他低着头,看着她留下的脚印。

    “我是已经浑身出汗了,嗓子眼里像着了火,你越冷,我就越热,急得我都要发疯,恨不得祥瑞街再短一点,圣手老李就在眼前。”

    他们路过一家果子铺,这家是长安最出名的,不过早就打烊了,要买得等到明儿。

    牌坊竖在铺子旁边,是十年前皇帝亲批的,上面都是雪。

    她走过去的时候,头也不回地跟他提了一句。

    “最近你得给我点钱。”

    “你还需要问我要钱?”

    她不耐烦地解释起来:“我的钱,子墨都知道,没有办法瞒着他用钱。”

    “为什么要瞒着他?”

    她没声响了。

    离那块牌坊有些远,离他的家却又近了。

    她才轻轻说:“我肚子里有了,所以要去拿掉……这事要做得小心,只能找圣手老李……他出手的价钱,你是了解的。”

    他停下了脚步,只怔怔地看着她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

    回到家中,妻子搂着女儿正熟睡着,他合衣靠在床边,侧着身体,却是一夜无眠。

    挨到了清晨,他到院子里从水缸舀了一瓢水,抹了抹脸,漱了漱口,从一根自窗框搭到院中老槐树树杈的竹竿上取下脸帕,擦了擦再又丢了上去。

    他一刻不停地进了侧房,取了点木柴,点起了灶子,水正烧着,他分开双腿,一前一后,人微微侧着,两手虚拢,像捧了一团球在胸前缓缓地转动。内息自涌泉起,经会阴,到少泽,于两手虚捧之球中转动,再从另一只手的中冲,经关元,到昆仑。整套行气之法通行三遍,水已烧开,他抓了两把面放进沸水里,他等着面散开,一边等,一边听着屋子里妻子叫女儿起床的动静。

    正如师傅传下来的《玄机净根诀》,每日早晨都要练一周天。这么多年来,好像每个清晨都是一模一样,哪怕昨天夜里跟张晴子踏雪逛了长安,又看她比了一场剑。

    他在妻子和孩子洗漱的时间里便吃完了面,将一大一小两碗放在灶台上,然后推着一辆小车。这小车就一个大木板连轴两木轮子,一张倒着的大长桌,上面搁了炉子,锅碗,两边半吊着四张长板凳。他来到东集市,两边连在一起的茅草棚子,靠着东研居那一头的棚子里已经摆开了大桌子,八张方凳,桌子最中间的位置摆了三个酒坛,外边又放了二三十只酒碗,酒碗里均倒满了酒,再外边即是方碟,碟中堆着瓜果糕点。

    他跟商贩老王打了声招呼,老王的婆娘徐氏刚抹干净那八张方凳,就走来帮他将推车上的锅碗取下来。

    一张桌子,四条长凳,炉里燃着火,锅子烧着水,面条放在一边的木架子上,还有一格格做好的添头料子,他站在炉子后边,默默地等着生意。

    长安城上的天空湛蓝,飘着几朵残云,空气里满是带着暖意的酒香,街上的雪融化的一干二净,湿漉漉的地面却并不让人觉得厌烦。

    老王的酒食摊已经坐满了人,他这边却还是无人光顾,所幸早已习惯了冷落,他就站在火炉后面,一边烤着火,一边看人来人往。

    大早上来喝酒的人多是为了暖暖身子,吃着糕点,闲聊一阵。也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就谈起了武林中的事情。

    “你莫非亲眼见过七年前的那场武林盛会?”

    “那是自然,小弟当年有幸跟随贾驸马爷,赶赴九华山,从第一场凌云剑仙方子墨比剑南海悬佛九难,到最后一场铁剑书生徐青比剑人间无用叶云生,小弟无不在场,一一看过。”

    “据说九华山这场定风波剑会是近十年江湖最顶尖的盛会,但因何种缘故而举办,在下倒是一直未曾知晓。”

    “此话兄台问对人了,还不是那些文官瞧不起我们这些武夫,朝堂上压制将军们,朝堂外就对付我们这些跑江湖的。也不知是哪位大人头脑一热,定下了规矩,凡是达官贵人运送财物均由制使,转运使押送!这个意思大家都懂吧?”

    “懂,怎么不懂,以前是信义盟专门做这一笔买卖,据说小门小户的人送东西都是叫得他们,后来信义盟威名远扬,连达官贵人大户人家的货物运送也托付给他们了。”

    “可不是,那些年街上到处能看到信义盟的人,他们的衣服上都绣了一根羽毛,很是漂亮。”

    “对啊,结果官府出了这一规矩,这些信义盟的人就少了生路,慢慢地只有小宗生意能够光顾,许多盟里的人都走了。他们领头的几个一看这样不行啊,就找官府的人闹了起来。”

    “哎哟,这可不得了,这些江湖中人胆子也太肥了吧,还敢跟官府闹?”

    “他们高来高去的,寻常几十人都不放眼里,哪里会怕官府?”

    “后来怎么样?”

    “官府的老爷多聪明啊——你们本领高嘛,不怕官府嘛,那就找江湖中人来跟你们谈……他们就请了当时武林中靠着官府讨生活的一些豪强,去找信义盟的谈。”

    “他们怎么谈的?”

    “嘿,瞧你这话说的,江湖中人,还能怎么谈?”

    空着的桌子终于来了两位食客,他将面条烧好,配上葱花,辣菜,然后搭上猪肉丝冬笋丝,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笋泼肉面便端上桌子。

    他等两位客人吃完走了,抹干净桌面,继续一动不动地站回到火炉后面。

    这时,街上人来人往,已是非常热闹,东边几里就是东城门,这处集市又是长安做得最久的……可偏偏人声鼎沸的街面,却仿佛与他隔着千山万水。

    那火热的景象——稚童拿着糖人在跑,不肯被妈妈抓着,怕被抢走糖人吗;还有那穿着贞观服的女子,摇曳而行,身后跟随着的目光;戴着折角幞头的衙役匆匆喝着茶汤,好像急着要去做什么事,但长安东街这一片的衙役是最清闲的,这般模样准没有好事。

    他就像身在被雪覆盖的河水里——哪怕就站在火炉边上,也无法散去遍散全身的这股寒意,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讨厌,无论是稚童脸上的笑容,还是美丽女子的腰身,更别提那些衙役背后的故事。

    但最最讨厌的,还是那几个仍在谈论定风波剑会的江湖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右手。

    指尖的老茧经过这么多年,仍然没有褪去,老伙计的手感依稀就在指尖上,那冷冷的,硬硬的,甚至是御水纹的每一条纹理转动摩擦所带来的触感,都是如此清晰,仿佛刚刚松开……他握住了拳,就好像握紧了剑。

    左边那个中年汉子腰里别的牛角刀,气沉而灵浮,是进退转挪的小巧功夫,出自蜀州,青城山就有两个此类流派的传承,这汉子正好又是一口地道的川话。应该是新进长安朝堂的徐大官带来的帮闲。

    我只需使无用剑法第三百零七式,逼得他直入空门,再接一招第五百四十二式,就能切断他持刀的手,或者用泰山听鸟观的惊羽剑法第十三式,能破掉他的右身,直接致命。

    中间那个肯定要出剑,可惜他的脚放在地上是云归剑法的基础根,在一行四,此种根脚有六种出剑方式,我只要用无用剑法第一百零二,第两百十一,或者将军夜走剑第三式,他要不天门破,要不三指断,要不胸腹中剑。

    靠右边那个最喜欢吹的家伙,我不用等他出手,我直接用第九十九式……等等!用九百五十六式可能更快,等等!第九百五十七式我怎么一下子想不起来?

    他的手扶着火炉,滚烫滚烫的铁片,丝毫没有打断他的瞎想,他终于想了起来,并且又在心里默默的练了十遍。

    这时候,耳朵里飘进来那已经被他用第九十九式刺死的家伙的话音。

    “这最后一场,到了这个时候,也是最关键的一场了,谁叫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儿呢,正好之前的比剑下来,双方输赢相当,算是打了个平手。后来啊,江湖中多有论断,要不是信义盟盟主方子墨信错了兄弟,把他放在最后,说不定啊,朝堂这一次,就栽了!”

    “唉,这话是怎么说的?他兄弟是哪个?”

    “就是人间无用叶云生啊!”

    “我插一句,此人怎么叫了如此不堪的名号?”

    “嗨,还不是他之前战果累累……江湖传闻,他这个人啊,师承是绝对的好——怎么个好法?昱王剑的名号想必走江湖的都该听过,三十年前在河东是享誉一方的人物,南来北往从无敌手。据说他生平只收了一个徒弟,就是这叶云生了,亲传一百一十六手追光断影剑法。”

    “有这么厉害的师傅,听起来,叶云生该也不差?”

    “嘿,看你就是不了解情况的,是近几年才走江湖的吧?”

    “大哥,您接着说!”

    “如此厉害的师傅,偏偏叶云生还不止一个!后来他又被观云道长收做弟子。观云道长的内功传自上清派杜天师,剑法是上清唯有天师可传的至圣剑法!别急!且听我说下去,除了这两位高人,还有一位无名老人,他本人是不会武艺的,可他有一本得承全真祖师纯阳子的剑谱,也不知这叶云生是何等造化,无名老人将剑谱送给了他!”

    “嚯,那可是吕洞宾吕仙人!”

    “是什么剑谱?”

    “传闻叫做无用剑法。”

    “怎么又是无用?”

    “这你就不知道了,吕仙人飞升之前,觉得凡俗的剑法没有什么用处,就把他当年得悟的飞遁剑法与后来的剑招心得,都改了无用这个名字。”

    “那这个叶云生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哈哈哈哈,屁的天下无敌,他为什么叫人间无用?因为他上上下下比了近百场剑,就没有一场赢过!学了那么多厉害的剑法,却没有赢过一场比剑,这不就是‘人间无用’吗?”

    他在一边听着他们的笑声,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大的一个笑话。

    越是真实的笑话,越是可笑,而可笑的背后,又是如此可悲。

    小时候见到昱王剑师傅,也不知对方为什么一直站在田垄间看着他锄禾,足足看了一个时辰。后来师傅跟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练剑之人。

    后来练了一年的剑法,又碰到了观云道长,为了要收他做弟子,和昱王剑师傅比了好几日的剑,每天醒来就打,打得天昏地暗。道长说,如若换了别人,杜天师在天上说不定会劈一道雷下来,可要是他的话,传下这套至圣剑法,日后老道不定能位列仙班呢。

    他也是唯一一个,不是天师,却会至圣剑法的人。

    天上为什么不劈一道雷下来呢?

    他想的出神,却还是能惊醒过来,及时的退让冲来的人影与撞飞的火炉和汤水。

    长安街头不太能遇到这种江湖打斗,因为衙役实在太多,而且有重兵驻守在城门左近,再有众多江湖豪杰在长安城里安身立命,闹事的自然不会有好下场,当然了,碰到热血上头的人,意外还是会发生的。

    一群江湖中人打了起来,为什么打,他不感兴趣。只是退让到一边,看处于劣势的几人,被打趴下,被砍伤,那撞翻炉灶的人打退两人,用的是散门的自在手,内力不凡,出手稳健,武艺练的极好。

    “尊驾搭个手,事后散门自当重谢。”

    他明白是刚才退让的身手让对方注意到了。

    散门是前唐一位奇人所创,安禄山造反的时候,收了众多难民,自成一派,经过这许多年,在武林中甚有威望,帮派中人非常团结。只是,在江湖中甚不讲理。

    他束手站在一边,听了这话,又退开两步,低头说道:“在下不会武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人生介入游戏 篮球之白银帝国 重生第一男妃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南笙与鹿凌 我从凡间来 天狐缘 长生界 秘战无声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烈焰狂兵 我有一座恐怖屋 交锋 夫君你失礼了 项链里的空间 媚骨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史上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魔王魔王发大财 合约老公晚上见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酒剑四方 许我年少无忧 武侠 问仙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玩转异位面 图腾甲 剑道龙尊 吞噬星空 重生之庶女琉璃 诡三国 万古天帝 万界仙王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偷心阁主甩不掉 疯王的女儿 亲爱的小媳妇 谁的空间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魔门道心 温秘书追夫图谋不轨 自学成仙 首充六元的剑 娱乐第一天王 新书 修士家族 喂幺幺零吗 请君归 一境无敌 大唐明月 仙韵传 网游之纵横天下 道极妖尊 女配翻身日记 我创造了仙秦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跃马扬刀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爱情没有那么甜 血腥异兽 地球第一剑 妙手小医仙 锁婚,男神太欺人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诸天从西游开始 魔能星海 苍玄纪 倾国佳人爱上我 仙道本逍遥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校花的贴身高手 诘问道门 烽火华夏 黑雾之下 追柒之路 我有一柄打野刀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树神启示录I九丘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完美世界 逢魔神助攻 公子别闹!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恶魔校草,谁怕谁! 忍者就该出肉装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永恒圣王 偶像竟是我自己 庶女重生会算卦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应是案深情浅 冒险者乐园I 药满田园 契言 乞丐王 妖娆召唤师 宫倾 地界传记 洪荒之太清问道 中式陪读 怪道胡宗仁 竞技之路 源化2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网游之万人之上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从仙界归来 九星轮回诀 天书在手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一伊巫女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幻术之道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命运转盘师 双衍纪 绝不止步 七贱下虎山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神道珠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吾妻非人哉 大佬退休之后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盛世谋春秋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大唐:八岁大将军 我是足球经纪人 完美世界(完结) 网游之帝王归来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落地长安 秘战无声 冰火地仙 重生必须浪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北宋小厨师 罪恶心理 超级灌篮系统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黑色玫瑰 医妃权倾天下 少年风水师 孤才不要做太子 召唤仙姬 十里红妆为谁扮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致命玩家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乱世布衣 俊俏娘子帅相公 导量I创间十银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半仙 芷妃殇 谍妃传 洪荒之创世宝典 万古血魔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美男志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红色官途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捡到一只始皇帝 山海碑歌 红楼春 穹天女帝 驭房有术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网游之邪龙逆天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左舷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归藏剑仙 都市逍遥邪医 海贼之苟到大将 进击的黑月光 亵渎 祭献寿元能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