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章 人间无用(2)
    他推着推车,慢慢地走进小巷,在一棵老槐树的地方转左,路过一户灰扑扑墙面的人家,这地儿住了将近七年,左近邻里都是熟人,正巧这家的妇人拿着一只包裹走出来,对他喊了声。

    “云生,今儿这么早呀?”

    “倒霉,碰到江湖人打斗,把我的炉子撞翻了。对了,许二娘,上次借的剪子,我等等给你拿来。”

    “不用不用,让你家谭小娘子用着……”

    推开自家院门,走过比徐二娘家更灰扑扑的墙面。他一边卸下推车上的物件,一边对屋里喊道:“我回来了。”

    妻子在屋里应了一声,却没有出来。

    他一时觉得奇怪,收拾好了推车,就进了屋子。妻子正坐在床边,地上搁着一只小腿高的木桶,她自桶里搅起面巾,给躺在床里的女儿擦了擦脸,又再擦了擦脚。

    “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风寒了?”他着急地拉起女儿的手,三指分别定下关、寸、尺,搭上脉口,片刻就决出了数脉,再翻开女儿的眼与嘴,便对妻子说:“我若不早些回来,你难道就打算让阿雨这么熬着?”

    她低着头,默默地将面巾放入木桶中,搓了几把,低声地说:“家里只有三百文钱了。”

    他呆了片刻,问道:“几日前不是还拿给你两百多文吗?”

    她的头低得更下去了,“奴奴拿去做了衣裳,快要过年了,不能让官人和阿雨穿着旧衣裳……”

    他立马就像屁股上长了大疮,压着嗓子说:“不要担心钱,本就不需要你来担心。你整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要让你家大人知道了,岂不说我叶云生是个废物?”

    她慌忙摇手,怕得跪倒在地,泣声说道:“莫要如此说,奴怎会有这个心思,奴就想官人不要为了这些阿堵物烦心。”

    他见了她这副模样更觉糟心,一股子厌感充斥着全身,而不仅仅是针对坐在身前的这个一同生活了七年的妻子,更是对周遭的一切,更是对自己这个人……

    “你去收拾一下,然后热一碗姜汤。”他轻轻地说,有些提不起劲儿的颓丧。“我给阿雨推血过宫,发一身汗就应妥帖了。”

    她抱着木桶走了出去,脸上还有泪痕。

    女儿才五岁,小孩子内火旺,经脉坚韧,正是练内功的好时候,他却一直犹豫着,毕竟是女孩子,怕学了武艺以后走江湖这条路……此刻,他心里百感交集,一方面想就现下这般窘迫的生活状态,何谈以后的日子让女儿无忧无虑?一方面又想自己没个出息的样子,等阿雨长大了,就算学了一身武艺,难道跑出去跟别人说,她爹爹就是江湖上曾经“大名鼎鼎”的“人间无用”?

    不同于早晨的修身养气内功,比起上清派的本宗心法“玄机净根诀”,吕仙留下来的“明光照神守”对于内息的运用要更细腻得多。毕竟是第一次给五岁的女儿渡气推血,他不敢犯错。

    所幸孩子经脉韧性极佳,又正是通经活骨的年纪,一翻推血过宫,竟是极为顺利,他双手收回丹田时,妻子刚好端着姜汤走来。

    “你看着她吧,我出去办点事。”

    他先去院里的水缸舀了一勺水喝,然后走出家门,一路不停地来到祥瑞街,走到街尽处的一屋外。这屋子柴门紧闭,外墙上长满了枫藤,墙角还堆了几只麻袋,看似别户人家的垃圾。

    他左右看了一眼,见附近无人,便纵身一跃,轻轻地落入了院内。

    独独一屋,窗破门斜,蛛网交缠,他低头避过蛛网,走进屋内,再绕过散落的破桌,歪倒的椅子,在靠一边的墙面上拍了三下,最里边的夹角处显出一个石洞来,竟还有微光透出,走过去就能见到通往下面的石阶与挂在洞壁上的油灯。

    他走进石洞,在靠着左手边的石壁上拍了三下,顶上弹出一块石板,将洞口盖住。

    往下约莫两丈深,便是平地一处空间,打造得极好,地面平整,石壁上虽有嶙峋但刻有道家三清,云雾缭绕,山势俱起,意味玄妙。在这处洞内,有桌有椅,有一木架,上有茶罐、茶具,桌边有炉子,里面还烧着,将地上的扇子稍稍做风就能起大火,煮一壶好茶。

    他的目光落到桌上,桌上留着三只茶杯,桌正中间竖着一根铜管,一根筷子粗细;他在铜管上屈指一弹,也无声响,可震动随着上头一直通到桌子下面——原来这根铜管直通地下,且在地下直通另一处地方,这边敲击,那边就能发出响声。

    片刻工夫,“灵宝天尊”的像忽然转了个身,露出一个门来。

    他走过门,门后是一个狭小的通道,他在通道里走了约莫百来步,心里不觉微哂:真有谁差了那么一口气,来这里找圣手老李也没用,不得在这条路上给绕死?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把医馆开在地下,没有人知道他全名叫什么,大家都称他圣手老李。

    他有一个规矩。

    只给江湖中人看病。

    且收费极高。

    但他水平极好,所以没有人觉得他贵。

    命,终究比钱重要。

    通道口再没有机关,反而在上头挂着一块牌匾,书有“黄泉医苑”。

    走入里面,就像是走到了一个医馆内,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柜台靠右,问诊的座椅在左,三面满墙壁的木架,一格一格的药材。

    除了江湖上颇有本事的人物,谁也不知道,在长安城的地下,竟还有一个医馆!

    他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一名模样甚是年轻的男子,穿着青色的宽袖直裰,头戴白色东坡巾。窄脸短眉,圆眼粗鼻,薄唇八字胡,不甚讨喜,却也不惹人嫌弃。

    他犹豫了刹那,抱了一下拳,唤了一声“老李”。

    没有见过圣手老李的人,绝不会知道——圣手老李当然不是老人,他今年才刚刚三十。

    “叶云生,你都退出江湖了,还来找我做什么?规矩你是知道的,我可不会给你看病。”

    “不是我。”他连忙说,生怕老李把他赶出去,虽说这里只有对方一个人,但四处都是机关,毒药……可没有人敢在这里犯浑。

    老李看着叶云生,一双圆眼显得极为认真,或许是当医者的习惯使然,因为他连简单的对话也要全神贯注。

    “我现在钱不多,想问问……给女人把肚子的孩子拿掉,你这儿要收多少?”

    他开始还有些挣扎,犹豫,羞惭,话问出口,反倒放下了,而另一种情绪在心底里滋生,这股情绪这些年对他来说并不陌生,那是深深的厌倦——厌他自己,倦了人间。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叶云生!”老李的脸都涨红了,他愤怒极了,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说:“你莫不是不知道,我这么动一动,就有十几枚子午断魂钉射向你,还有铺天盖地的无常魄离散喷出来?你不要命了,敢到这里来消遣我?”

    叶云生连忙拱拱手,仔细解释了起来。要让一个打小练武的女子失掉肚里的胎儿,并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像张晴子这样内功有成的,就更是困难,你说民间普遍用的砒霜,那当水喝都没事……

    “就算你说的这个女子内功极好,那让她自己运气阻断胎儿供血,不就行了?”老李打量着叶云生,心想这人学的本事真是喂了狗了,连这点武学道理都不懂。

    他马上就尴尬了起来,还是说了,“最主要的是不能造成太大的动静,你说的我知道,不过这样一来,这女子就会出现内息混乱,轻则静养三五日,重则十几日尚须他人渡气调息。”

    老李终是弄明白了,瞪着他问:“你搞大了谁的肚子?不会是张晴子吧?”

    叶云生叹了口气,“你说我有这胆子?不得被方子墨一剑刺死?谁你就不用打听了,给我一副药就行……你先跟我说个数……”

    老李一张手,五根手指晃动了两下。

    叶云生面皮一抽,却又无可奈何,只是点了点头。

    老李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现在有多少银子?”

    叶云生转身就走,嘴里说道:“药准备好,我随时来取。”

    外面阳光刺眼,他用手捂住脸,心里想着怎么弄钱,越想越是沮丧……

    家里只有三百文,可他要准备一百两银子,张晴子的肚子不会等他慢慢地去筹钱,大起来了,方子墨知道了,会怎么样……

    他都不敢想下去了。

    不知道怎么来到的东市,不知道怎么走进的茶肆,不知道怎么花了三文钱弄了壶粗茶,他低着头看着茶汤,心里却想喝酒。

    坐到日落西山,他走出了茶肆,抬头看了一眼天边,残云如血,像记忆中的那片天空。

    他跟张晴子在长安城外的十里坡,拥在一起看着天上,她发丝间的汗珠低落在他的唇角,那香味,宛如近在咫尺。

    或许,张晴子让他去准备银子,就是在惩罚他。是不是,她也在恨,也如他心里这般火烧似的恨。

    恨天地万物,更恨自己。

    人间无用……呵,叶云生。

    一路自怨自艾,回到家妻子已烧好饭,女儿钻在桌子底下,手里拿着一只布老虎。他走近便听到女儿说:“你不乖,你不能吃土,吃土要坏肚子,你乖乖的,等会儿给你吃肉。”

    “阿雨,身体好些了吗?”

    “爹爹,你回来啦,我没有事呀!”

    女儿叶雨长得随她娘亲,大眼睛,鼻梁挺,小嘴微弯,虎牙尖尖,笑起来很是好看,她的眉毛像叶云生,又浓又黑,平直倔强。

    吃了饭,叶云生陪女儿玩了老虎和爹爹谁厉害的游戏,再给她讲了《山海经》中的神怪故事,哄她入睡。

    妻子给他端来木桶,倒了热水,他脱去鞋子,将脚放入木桶,热水刺激到了皮肤,一股暖流自脚底缓缓通往全身……

    “还算好,炉子没有摔破,倒是锅把砸歪了,我烧饭的时候给板正了过来了,加了一张铁皮,换了块布裹着,虽然你不怕烫手,但握起来终究是舒服一些。”

    丈人是打铁的,妻子自小就懂这些,手艺也不差,家里的家具都能修,针线活也很是了得,与他又是打小就在一个村里生活,老父亲给找的这门亲事,却是极好的……可她不是江湖中人。

    他听着妻子的絮絮叨叨,任由她给自己擦干脚,脱了外衣,丢在椅子上,正要躺下去,就听见一阵破风声袭来——几乎是本能的,他抄手捏住了一块尖尖的石头。

    “怎么,怎么回事?”妻子后知后觉地看着,惊呆了,还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目光陡然尖锐起来,看着黑洞洞的屋外,并拦住要去关上门的妻子——又一块石头飞了进来,方向没变,被他同样抄手捏住。

    “你陪着阿雨睡吧。我出去一趟。”

    “没什么事吧?”

    他回头看了眼妻子,心想我不出去也不行了,再多扔几块进来,你们还怎么睡觉。人家都找上门了,能躲去哪里?嘴里却十分平静地说道:“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夜色如水,繁星漫天,一弯寒月,却是一个好夜。小巷似洒了一层银辉,五名江湖大汉站在巷口,默默地看着他。

    他想了一想,还是决定不回去拿剑,怕吓到了妻子,更怕带上了剑,最后闹得不可收拾。

    自他屋院出来的这条巷子,没有多余的岔口,约莫两百步通到福康街,福康街往东便是东市,往南便是城中。巷子里十二家住户,两边人家外墙接连成了小巷,错落其间,青瓦石墙,三步间隔。

    等走到巷口,面对面了,他早先猜测是白天打斗的散门中人,还真被他料中了。

    五个人都没有带长兵器,除了最靠外边的腰上别了一把解腕尖刀……

    站出来的汉子,正是白天撞翻他火炉,要他帮手的散门中人。现下换了一身黑衣,短襟粗裤,贴脚快靴,窄袖还束了口……他心里微哂,对付他这个“人间无用”何须如此?

    这散门的汉子抱了抱拳,沉着声儿说:“某乃散门断天石林豪,请教阁下名号。”

    他垂着双手,也不抱拳,只说道:“小人非江湖中人,并无名号。”

    林豪怒道:“呸!你这厮给脸不要,明明有一身上乘内功,怎敢说不是江湖中人!某也不与你多费口舌,只管跟你说,今天某有三个兄弟被官府拿了去,却是要怪到你的头上。”

    他来不及解释,就听对方另一人说道:“林大哥,先揍一顿这厮,给几位受苦的兄弟出口恶气。”

    就见林豪一声喊,双掌平推出来。

    他瞬间在脑海中找到散门自在手的几样招式,这些招式并不完全,是以前在江湖中走动见闻所得,勉强记起几招,得出林豪用得应该是自在手其中一种套路的起手式,平推逼动他身位,要么对拼一记,走侧身位出肘,接一记单披挂,要么趁他退让双掌开浪,击打前身位。

    散门的这套自在手掌法,套路极多,变化繁复,他以前虽没有对过,但了解甚深。当下不敢轻慢,连忙出掌击其中路。林豪果然变换双掌,一手擒拿,一手直拍。

    这招极其好破,只需用一招五岳掌中的倒转华山,就能劈开擒拿,击中对方直拍的手臂,可如果这家伙接下来用自在手中的妙到极处,拿我气海和阳关该如何解?用太祖长拳的定江山?不行,要是用了定江山,他用一招搬海填山打我云门、气户,我至少要躲他两招才能重新出手断他套路。

    叶云生猛地横掌拍出,想打掉对方的妙到极处,可掌势落空,胸口已被林豪的那一记直拍给打中。他跌倒出去,连忙运功调息,平稳气血。

    一招得手的林豪却是呆了一呆,收起功架,呸了一声,说道:“难怪你这厮不肯出手帮忙,原来是个软蛋!”

    后边的兄弟看了,忙跟林豪说:“大哥,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叶云生只这两句话的工夫就已恢复如初,其实如果他知道自己会中招,先用明光照神守护体,罡气密布全身,凭他二十年的功力,林豪这一掌根本就打不动他。

    不过……败了就是败了。一个散门名不见经传的人,一招就打败了他。

    “你这厮听好了,某三个兄弟在官府牢房里等着搭救,看情况总要花个百来两银子疏通关系,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某再来找你!”他转身带着几人走出巷子,不放心又回头说了一句:“到时候要是给不出银子,某要打断你的双腿!”

    夜里风大,却吹不入小巷,只在头上呼啸。

    星光洒落下来,叶云生的脸沉浸在黑暗里,他看着脚下,一动不动,身影被微光拉得斜长。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国潮1980 混元真仙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魂曜星尘 一步一道 史上 在霹雳中游诸天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武傲天下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只为美女一笑 仙道求索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网游之烽火江山 死灵神话 野犬破天 极品小村医 史记小白传 藏拙 大江大河 僵祖次元之旅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都市神级学生 导量I创间十银 腹黑太子极品妃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玩家超正义 我成了六零后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无情人画无情路 一剑朝天 柯学捡尸人 封灵道种 仙韵传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谍海王牌 乱世世子妃 峯火狼烟 网游之神级村长 轮匙 天下醉 云若月楚玄辰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红颜三千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万界仙帝 圣龙局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破劫星 大唐孽子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寻剑 疯王的女儿 无限沉沦 仙武帝尊 猎魔烹饪手册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悟道仙机 边月满西山 医武兵王 万妖之祖 商门娇娘 顶级神豪 深夜书屋 极品捉鬼系统 死亡停车场 神医小天师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美人唇香 漠北风云 我不可能是剑神 大夏将倾 天山学府 武破九荒 听说你爱我 龙族之第五元素 暇想无限空梦域 魔渊狱蛇 全才相师 神君他动了凡心 军妆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元华伞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GMAI人形少女 元尊 网游之天下无双 济世药尊 归来帝君 地球来的修真者 凤落江湖 星王朝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海贼之黑色王座 我,嫦娥男闺蜜! 大荒种田记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网游之屠龙落凤 重生过去震八方 醉卧江山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承婚 仙姿物语 五仙门 神魔养殖场 丰碑杨门 左舷 歌叙经年 原来我是野王 黎明又相见 摄心记 我有好多复活币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重生女将不好惹 1717之新美洲帝国 阴阳化天下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玄门小子 踏星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既见公主 武侠打工仔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渣男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密室逃不脱 漠北风云 都市狂少 渔人传说 网游之踏浪征途 我心中的敌人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枪来 江上寒月明 玖宵传 血腥异兽 末日为王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侯府后院是非多 魂裔猎魂者 网游之天下无敌 替嫁医妃是大佬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我天!你成精了 于归于归 大明之雄霸海外 全球格斗 步步为饵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少帅夫人有众多马甲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重生之大俗人 尸女娘子 蚁贼 海贼之亡者监狱 汤小米加左轮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春暖入侯门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宋北云 圣墟 邪剑诸天 断雪刀 超级宗门系统 陆医生我心疼 吾尔江山 菩提雪 控卫在此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戏天玩主 王妃是个小胖墩 孤才不要做太子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纬度37度 仙帝 我不会武功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我能添加逼格值 隐婚老公请指教 天魔人间 僵祖次元之旅 我当捕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