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六章 人间无用(6)
    入夜,长安城上又飘起了雪花。

    因为把铜花锁给拧坏,妻子生了气,不搭理他,吃了饭便和女儿睡下。他白日里跟子墨所谈之事还如打结的麻绳一般在脑海中,身体里由于烦躁起来的冲动按耐不住,他不想用《玄机净根诀》来平复燥意,见女儿睡熟了,就扑到妻子身上,却被死死推开。

    “奴要睡了,困得很。”

    叶云生无奈得走出屋子,站在院中,万籁无声,雪花飘落,他伫立了会儿,被气笑,暗想以往哪个女子会推开自己的,连青青那样骄傲的女子都被自己抓了胸雪也满脸羞红的不能抵挡……这么一想,体内的燥热更是压抑不住。

    他向东市走去,只想买一斤酒喝醉了事。

    大雪天街上几乎无人,他快走到东市的时候,边上岔路拐出来一人,见了,惊讶地问:“大晚上不在家睡觉,这是做什么去?”

    恰是白日刚会过面的方子墨。

    两名剑客,都未带剑。

    叶云生扫了眼对方的穿着,头戴白玉莲花冠,身穿宝蓝色直裰,腰上配了玉,插了一把描金折扇,本就仪表堂堂的人物,如此穿扮更显得风流倜傥。

    “这玩意你还留着?”他说的是对方头上的白玉莲花冠。

    “当初和你一起在扬州买的,可舍不得丢,你那顶冠呢?”

    叶云生记得是放在地窖里的,可嘴上却说:“早忘了放在何处。”

    方子墨笑了笑,看了眼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东市,说道:“请我喝酒?”

    叶云生摇头,“你请。”

    “一杯浊酒你都不请?”

    “江湖中人请的酒比较好喝。”

    “哈哈哈。好。请你喝江湖的酒。”

    两人并肩走向东市。

    “不过,江湖的酒是什么味道?”

    “久的味道。”

    有方子墨这一个江湖大豪深夜里请客喝酒,自是不会去庵酒店,花茶坊之流。两人未进东市,直接从靠北边的小路走进约莫一百步左右,再穿过一片附近住户栽种的桃花小径,就到一户富贵人家门前。

    叶云生看着这户人家,忽然就叹了一口气,说道:“未想七年之后,这里居然还做着生意。”

    方子墨听了也无笑意,只是说道:“一般这些生意都比江湖人长久。”

    叶云生不想坏了彼此的兴致,问:“你常来吗?”

    方子墨笑了起来:“偶尔。”

    叩门只片刻,就见一小娘子开门,对他俩说声请了,然后在前带路。走到一进就看见前边门廊悬匾“隐桃苑”。

    宅子里面布置清雅,堂厅宽敞,时有笑声传出。左右多植花木,从堂厅间的小径走入,后头是多间垂帘小室,小娘子带他俩来到一间空室,问了声可有熟人。

    方子墨说,若笑梨花有闲可来陪酒。

    这小娘子点头应了便退出去,不一会儿就有丫鬟上来酒菜,等吃喝开来,两位姑娘走进,行了万福,叶云生与方子墨也站起身,打揖,并请入席。

    一位姑娘是方子墨的新熟人,另一位浅海棠刚来长安数月,说一口温软吴语,很是醉人。

    两位姑娘喝的小酒,谈的文人的一些趣事,偶有江湖事迹也不深入,都是恰到好处。

    叶云生与方子墨就跟女子说话,兄弟间的言语都在酒中。

    喝好了酒,自然就是云雨之事……

    笑梨花的身子跟张晴子是不能比的,但男人大多不会厌烦好看的女人,尤其是过一夜的那种。方子墨睁着双眼,看着漆黑的屋顶,听身边的笑梨花问:“睡不着,在想什么呢?”

    “想我的内人。”

    “想她,为什么还来?”

    他难得在黑暗中叹息,“因为她有了身子,我不能碰她。”

    “那我要恭喜你了。”

    “可惜,孩子不是我的。”

    屋子里有了片刻的沉默。

    就在屋子不远的地方,也是差不多装饰差不多漆黑的屋内,叶云生忽然屏住了呼吸。他摸着浅海棠的秀发的手也停住了,只是随着女子起伏的脑袋,无力而脆弱……大抵是兄弟所以无所谓地运起了内息,听了一耳朵那边的动静,没想到听了方子墨低沉的这段言语。

    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些年放下了剑,却没有放下内功,日复一日的练《明光照神守》与《玄机净根诀》,怕是方子墨都不知道他现在的功力高强到了何种地步,更不会想到他能听见。

    浅海棠舌尖的触感已经带不来丝毫快乐,尽管刚才他还在忍着不发出呻吟。

    那边的言语又传到了耳中。

    “你知道孩子是谁的?”

    “我了解内人,天底下能让她愿意的人,只有一个。”

    “那你会杀死这个人吗?我知道你武功很高。”

    “不会。”

    “我不明白……为什么呢?”

    “你不会明白的。”

    叶云生闭上双眼,可还是让眼泪流了下来,他用指尖抚去,然后将指尖放在太阳穴上。

    只要运足内劲,插进去……

    他不怕失败,不怕被人嘲笑,但他怕伤害身边关心他的朋友,为此宁愿荒废这一身剑术。寒暑早晚,血泪汗水,天大梦想,舍去遗忘,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

    他又一次恨自己,痛恨自己。

    若不是退出了江湖,张晴子会跟他成亲,那时候将晴子托付给方子墨,后来为什么要后悔呢?子墨没有做错什么,生不出孩子不是谁的过错。

    他全身一紧,然后像一只被扎破口的气囊,一点点瘪了下去。他坐起身子,任由浅海棠拿热乎乎的软布擦拭,然后默默地穿上衣服,靠在墙角。他的情绪完全地低落下去,再没有什么比做了让自己悔恨的事回忆在脑海中更无奈与痛苦。

    改变不了从前,又对以后充满了绝望。

    他甚至不知是怎么回到了家,不知是怎么入睡的。

    只记得,在和方子墨告别时,他答应了,会去赵员外那边教剑。

    第二日醒来,大雪封门,街上的积雪已可没入脚背。

    他一样运功,一样烧面,一样推车上街,在老位置做生意,只是比往常更显得疲惫,显得冷漠。

    快到傍晚才回到家,等天黑妻子女儿都睡了,他从房梁上娶了剑匣,直接去找圣手老李。

    这回老李没有在黄泉医苑,而是在外边的石厅里,坐在桌边,几碟小菜,一壶热茶,身边地上摆了十几支蜡烛,加上石壁上悬挂的油灯,整个石厅亮光充足。

    他见了叶云生,没好气地说道:“不管饭,把钱放下,等我吃好给你药。”

    叶云生将剑匣放在桌上,震得几只碟子一跳。

    “剑?”

    “记得以前你经常说,喜欢这把剑的。”

    圣手老李的脸色一变,放下了筷子,双手扶在膝头。

    “你舍得将这柄剑给我?”

    叶云生古井无波,好似桌上的东西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

    “其实,我早该想明白……人都不在江湖了,还守着这把剑做什么。”

    圣手老李还是没有伸手,他仔细地思考了片刻,然后说:“我不要你的剑。”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叶云生,我不配拥有这把剑。”老李的目光落在叶云生脸上,还是以往那种冰冷厌烦的眼神,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温暖热情的:“就算你退出江湖,不再用剑,我也不想你失去它……不管你过的如何,是不是人间无用,你终究是我的朋友。”

    叶云生闭上眼睛,过了会儿睁开看着桌上的剑匣,他低声地说:“我实在拿不出一百两银子。”

    圣手老李冷笑着说:“我知道你拿不出,没有关系,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

    “前段日子,救了个不该救的人,然后就有人要我的命,害得我连上街都不敢。”

    “这我帮不了你,我退出江湖了。”

    “我不能坏规矩,看病治人,不能少钱。”

    叶云生推出剑匣,说道:“收下剑,给我药。”

    圣手老李的圆眼认真地看着他:“要么答应我的条件,要么让张晴子的肚子大起来,反正方子墨没有孩子。”

    叶云生一下子就怒了,一掌打得石桌崩裂碎了一地,提着剑匣骂道:“信不信我撕烂你个鸟嘴!”

    “来啊,我怕你个鸟人!你不是退出江湖了?”

    “我卖面条就不能揍你了?”

    “你信不信我勾勾手指就有十几枚子午断魂钉射向你,还有铺天盖地的无常魄离散喷出来?”

    “你勾啊,快勾啊,我一百一十六手追光断影剑法是耍来好看的?”

    两个年纪都快而立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吵得跟小孩子似的。好半天,叶云生才泄了气,无力地坐回到石凳上,呆呆地看着满地的残碎。

    “那要你命的家伙是什么来历?”

    “不清楚,反正来我这里闹了一回,用的是剑,怕我暗器毒药,就骂了我几句,你答应了,我就让人去约他,反正江湖规矩。”

    叶云生知道,只要对方答应了,他就是替老李去决斗的,输了,一条命就代老李还债,赢了,对方会放过老李。这当然就是江湖规矩,没有谁会坏规矩,被江湖中人知道了,江湖路也就不用走了。

    “药给我,时间地点,你来安排。”

    “明日上午,我让徒弟过来找你。”

    他先回家放好剑,一刻不停地带着老李的药,向东市赶去。

    清冷的街头,地面已经结成了冰,走在上面甚滑,他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东市口子上。

    张晴子正坐在酒肆里喝酒,从这边望过去,可见她的侧脸。他看着这张脸从天真的少女,到叛逆的江湖女侠,再变成了不甘寂寞的人妇。

    以往他十分喜欢看她的脸,喜欢看她线条明朗的脸颊,与那双藏着星辰的眼睛。

    可今夜他却有些不敢靠近。

    张晴子微微侧过头来,冲着灯火阑珊处挥了挥手里的酒瓶子。于是,他从暗淡寂静的街头,走进了人声嘈杂的酒肆。

    她只是看着他从外面进来坐下,就发现他心情极度不好,也不问什么,倒了一杯酒。

    他喝一杯,她倒一杯。

    直到桌上的酒壶都空了,她拉着他的手,走出了酒肆。

    雪落下来,落在两人的身上。

    夜空比之前更暗,似乎有一朵巨大无比的云遮在上面,只是稍远些便看不真切了。

    他们走过一个转角,在无人的巷口,她拉着他的衣襟,吻着他的唇。

    他终于忍不住淌下了泪水。

    她怔了一怔,忽然想明白过来。

    她能看出叶云生暗藏的心思,却看不穿自己丈夫的。

    “把药给我。”

    他摸出药丸,递到她的手心,“我是猪狗不如的混账东西,我不能再伤害他了。”

    她退开去,将药丸一口吞下。她本已做好了准备,可一番刺激之下,心血翻涌,竟然大笑起来。

    “你不是猪狗不如的混账,你只是人间无用。你这辈子只输了一次,就是输给你自己的,从此再也没有勇气赢回来。我不恨你,更不会恨自己,我只是爱错了一个人,我不后悔……伤了谁?谁又没有被伤过?”

    叶云生见她这般模样,心知越是癫狂骄傲,越是悲伤哀痛。他想安慰,说出口的却是为自己的解释。

    “如果那时候你答应跟我一起退出江湖,我怎么会将你交给子墨?”

    连亲生父亲被仇家一剑刺死,都未曾哭过的张晴子,此刻眼中含着泪水,声音也已沙哑。

    “叶云生!我练了剑,不是为了放下它去过平常日子的。我不要垂垂老死,不要可怜兮兮地躺在病榻上喘气,我要死在对手的剑下,被刮了脸,被砍断手臂,被划破肚肠,我都心甘情愿!定风波输了就输了,我还可以陪着子墨再赢回来!我绝不会输了就想着退出,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你要我放下江湖人的尊严,跟你退出江湖,那也要等我们赢回来才行!你怕伤害我们……早在七年前,我和子墨的心就都被你伤透了!”

    他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闭上眼睛,就跟睡着了一样,什么也感受不到?

    为什么心里会像被刀子割了无数下,那么那么的疼。

    “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快乐吗?”

    张晴子捂住肚子,老李的药,药效快得惊人。

    或许沉默就是答案。她什么也不想说了,一跃而起,在巷子一边的墙头借力,身影几个起伏,便已远去。

    他感到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失去而不可再得,骤然间孤独像一万斤的力压到他的背上。他只能屈服,缓缓地驮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那里有睡相美好安静的女儿,有让人忘记一切的黑暗,还有梁上的老伙计。

    …………

    归途不知是谁在拉着二胡。

    声音在飞雪中荡漾,让夜晚的风变得也多愁善感起来。

    听着,像是一位走在末路的老者,或许想起了终南山脚的某座孤坟,或许想到了远方已无音讯的至交好友,或许想着明天就要归于自然。乐声中充满了悲观的情绪。

    他循着一个个低沉的音符来到一处角落。

    月在云朵中透下一丝光芒,画地成圆,拉着二胡的老人便坐在圆心,闭着双眼,似乎沉醉在乐声中。

    “老人家,可否换一首欢乐些的曲子?”

    他丢下两枚钱,坐在圆边。

    老人睁开眼看了看地上的钱,转调,胡弦颤动着似乎轻快了起来。

    像是回忆起了年轻时美好的岁月。

    只是轻快一瞬,悲伤永恒,不知为何曲子又走到了让人黯然销魂处。

    他拂了拂面,退出圆,抬头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雪落在脸上,是彻骨的寒意。他心里如死了一般,再迈开步子的时候,终究是想明白了——这二胡,似乎怎么拉,都是悲伤的曲调。

    他回到家,轻轻地关上背后的门,就如拉上幕帘的人,台前观众不愿戏终人散,他却只想快点结束,结束这一场早已注定的苦情戏,结束重复又重复已然麻木的等待。

    他走到床前,运起练了将近二十年的《玄机净根诀》,不为厮杀,只为看女儿一眼。

    一眼便是世间美好,好似温柔的轻语在耳边:“爹爹,做个好梦。”

    盘绕在脑中的所有声音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他缩在床边,也进入了黑暗里。

    若身不在,烦恼何存?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宠女肖瑶 绝品仙尊赘婿 修仙传 修真之瞒天过海 日常系美剧 青山下 带着系统在兽世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热血之青春无悔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妾大不如妻 武林大恶人 遇陆衍,乱终生 恰逢夜暖知温顾 异界超神牧师 大佬级炮灰 玩转阴阳界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超神圣骑士 全球通缉令 归来帝君 仙魔春秋 魔门道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新书 开局一群原始人 冰山美男,快上钩 神州江山志 天湘国蓉传 混血公主你不乖 黑魔法使 东京吃货 谍战精英 仙帝 八零农家悍女 女帝直播攻略 间谍身份 筑梦红丘陵 一品龙妃 闲夫守则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策江山:嫡若惊鸿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田园医香 我要做球王 万古神帝飞天鱼 小女异瞳 武破诸天 玄门小子 泡面首富 重生第一男妃 落地长安 超人气修真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天一剑雪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我在地府当差 神圣罗马帝国 长生界 网游之近战法师 总裁老婆不一般 我休息就变强 禁区之狐 剑泣魔曲 纯阳剑尊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朝为田舍郎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我的MVP男友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沧元图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快穿之慢慢轮回 恶魔深渊 八零农家悍女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明天下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神谕 天地生吾有意无 修真爽歪歪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世之卡徒 大医凌然 虎狼 我的贴身校花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年少往事 黄天之世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药满田园 星王朝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人在东京当房东 定位输出之王 飞来客栈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江山易老红颜旧 天子剑诛邪录 混沌天经 阴阳纸扎师 捡漏 成长中的经历 俊俏娘子帅相公 山海图录 开局一座玉门关 神道丹尊 孤才不要做太子 张三丰异界游 帝霸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还看今朝 我和邓肯同年秀 我,嫦娥男闺蜜!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百炼成仙 逢春 因你繁花似锦 大王饶命 神算赘婿 江山易老红颜旧 千秋悲歌 深海拳王 末日之端 神司驯凤攻略 你好,少将大人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滚回娱乐圈 道长去哪了 末世恋爱法则 闲春 农家小王妃 山海封神传 踏天 凌霄龙神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夏已晚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妙偶天成 情归不去 大清疆臣。 鉴宝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长生道途 古神的自我修养 控卫在此 我的混沌城 女配翻身日记 重生之古玩人生 芷妃殇 重生之都市 我在末世建个城 左舷 余生锦相随 江城风月夜 吞噬星空 福妻嫁到 凤征天下 天书在手 冰火魔厨 天唐锦绣 谢家皇后 花千骨 十三皇子 佛灯与剑 奋斗在初唐 思魂恋魄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黄河惊奇手札 三国神话世界 重生之神级投资 夜烬天下 吻火 蚁的世界 圣阳 官道之平步青云 海贼之亡者监狱 万古第一皇 混沌天经 有事先找靳先生 追妻你就拿命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神司驯凤攻略 御兽诸天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忍者就该出肉装 江辰唐楚楚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掌中之物 携手看世间繁华 天骄战纪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灵荒剑仙 源神觉醒 影视猎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