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八章 人间无用(8)
    卯时,长安城外白马坡。

    这里跟“斩颜良”的那个白马坡丝毫没有关系,高低相差三尺左右的小土坡,已经被雪覆盖。两边自然生长的槐树与银杏挂满了冰凌,时不时落下一些积雪,偶有枝叶不堪重负被压折坠落。

    叶云生背靠一棵老槐树站着,也不活动身子,安静且耐心的好似等着许久不见的朋友。

    他原本该想待会儿的决斗,可思绪却飘到了第一次与人比剑的时候——他能重复无数次一模一样的动作,再细微之处都可以不差分毫,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那是在一个夏天,天气非常热,记得比完剑最想做的,是去冲个凉。

    当时,他刚出师门,入了江湖,生涩,稚嫩,不畏惧什么,充满了活力与希望。

    对手也不是哪位有名气的高人,两人捉对胡乱的打,没有什么针对的招式,没有头绪,全凭本能在使剑。

    他赢了,赢在追光断影剑法比对方那套叫不出名字的剑法要高明许多……对方其实一开始就输了,只是那时候彼此都不清楚这一点。

    后来他赢了一次又一次。遇到了方子墨,也赢了。他对练剑的兴趣越来越高,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着剑招的运用,他像一个永远吃不饱的饿汉,疯狂地去了解各门各派的剑法——有一半是为了赢,有一半是来源于自己也解释不了的喜爱。

    直到遇见那位老人——问了,老人没有告诉他名字。很多人以为这只是江湖中道听途说的一个故事,听着像是说书人想出来的奇遇……其实,他当时也没有信,那位老人给他的剑谱会是吕仙人留在凡尘的剑法。

    他还记得,老人家从床底下拿出一只积满尘土的木匣,里面放着两本秘籍,一本是《无用剑法》,一本是《明光照神守》。

    无用剑法一共有九百九十七招,近千招!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过哪一种剑法会有这么多招式,且这些剑招没有一手是相同的。他练了一年,勉强都会使,但要说入门,却远远不够……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比不过方子墨了。

    他的对手来了,骑了一匹年轻健壮的西南马。

    剑客就与他骑的马一样,年轻健壮,身姿挺拔,自马背上下来,将马栓在一棵树上,温和地拍了拍马脖子,再从坐鞍的夹带里取下长剑,一边解下宽大的黑色披风,一边抽出长剑,笑着问他。

    “你准备好了吗?”

    这般风仪善容的剑客,无疑是一个绝好的对手,便是死在他的剑下,叶云生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他拔出了剑,不为输赢,只为在这尘世间,使最后一次剑。

    人生如梦,梦里求真。

    学剑一生,不过是为在冷银色的光芒里听那呼啸的风声。

    剑客笑着说:“你我无仇,只是江湖规矩。不才自常山而来,姓梁名介,刚出江湖没有名号,就不报家门了,决斗前有个请求,还请兄台暂且一听。”

    叶云生不急,只是将剑鞘放在老槐树身侧,面对剑客。

    “因家中尚有二弟,三妹,老父母健在,若是比剑输给兄台,还请将在下的尸体托给转运,交往常山家中,马鞍夹带里有一封寄往家中信笺,也一并捎去。至于随身之物,皆交由兄台处理……生死有命,不敢留怨。”

    叶云生垂下剑尖,提着剑柄抱了抱拳,久不在江湖,听了对方这一番言语,竟有丝丝热血翻涌,答应了下来说道:“某贱名不足挂齿,尊驾君子坦荡,某也别无所求,死在尊驾剑下,足慰平生。”

    他不担心死了暴尸荒野,于亮必定会来,见了之后也一定会带回家中,只要人回去了,一切也都有了交代。

    妻子,女儿,晴子,子墨,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和事,一夜想了很多,想不完,思不尽,但当挥出宝剑,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他要使完九百九十七招无用剑法。

    身死也无妨。

    …………

    黄泉医苑,老李正在制药。这一味药极难配制,七种草药分量丝毫不能错,其中一味是数天前才入手的天山雪莲,说是万金难求也不为过,才刚将草药捣碎,门帘被掀开,于亮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师父,不好了,叶叔叔自己去了白马坡!”

    老李手不停,头不抬,只问道:“什么时候去的?”

    “小半个时辰了。”

    老李不说话,又加了一味草药进去。

    于亮急得站不住脚,左右徘徊,问道:“要不然我去找方大侠,他一定有办法救下叶叔叔的。”

    老李手握石臼,一刻不停,只是冷冷淡淡地说道:“他这是自己求死,怨不得旁人。你现在去找方子墨也没有用了,不出十招,他就会死在对方剑下,方子墨去了能做什么?江湖规矩,决斗身死,不可找人报仇。”

    他从一只柜子里拿出一把深红色的草药,放在器皿中。

    “如此一来,岂不是我们害死了叶叔叔?”于亮急哭了,人都是他去约的呀!真个委屈惭愧如同误杀了好人似的。

    老李抬起头,眼都红了,嘶声裂肺地骂徒弟:“你这蠢货,江湖是什么?叶云生答应了我去决斗,生死自负,他死了,埋了便是!这就是江湖!”

    他使劲地捣碎草药,低下头,声音也低沉下来,渐渐平静:“我是江湖圣手,你是江湖圣手的徒弟,你不懂江湖,就做不了我的徒弟。现在你去,把叶云生带回他的家去!”

    …………

    剑风已经荡开了积雪,雪层下面湿答答的草叶还黏在地上,被踏出了无数的脚印。

    执着于使完无用剑法的叶云生已经出了四百多剑。

    来自常山的剑客梁介开始还能攻出几招,后面就全用守势,步法不乱,力来则卸,锋芒则躲,手中一柄长剑普普通通,已经出现十几道豁口。

    他剑招所用纯熟,四套剑法拼凑,勉强抵挡。线眼一字剑,乱披风,史阿七十二式,点苍回风舞柳,这四种剑法显然是经常被他用来拆招,一般江湖中人不会有他如此娴熟的剑招与步法,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教出来的弟子。

    叶云生未想其他,只专注在一剑一招上,明光照神守罡气散布剑身,剑势荡开如狂风骤雨,他也入魔了一般,从第一招递出开始,就好似身前再无对手,也正是因为他心中并无杀意,梁介才能守住他的剑招,可他内力毕竟强横,就算退出江湖也未曾懈怠,依然每日修炼。

    再又拼杀两百招,梁介只感到胸口窒闷无比,喉咙发疼,内息运劲不如往常。他知道自己内功不如对方,两剑相交,对方内劲撞入体内,已经耗去过多内力,再不犹豫,剑招突变。他使出一招快如闪电的剑招,好似追光断影一般,像是能把人的影子斩断,把光给切开。

    江湖中有太多人用快剑,剑招要快,不是勤练便可以达到的。须知练剑不是打熬气力,其中门道博大精深,如何将剑使得比对手还快?

    就如做面,有的人烧出来的面条如同嚼蜡,有的人烧出来的面条筋道十足,不加作料都能让口舌满足。和面的技巧,晾晒的方式,水开的程度,下面的松紧,煮的火候,都得讲究,都有方法。

    快剑讲究更多,有步法;有运劲方式,从脚到腿,从腿到腰,从腰到肩,从肩到腕,从腕到指;内息也有走法;根骨也有要求;如何运劲使剑变得更快是所有练剑之人都在研究的一个学问。剑法、内功也经过无数人的研究创新而有了高下之分。

    故而江湖中快剑几位名家屈指可数,其中昱王剑一手追光断影剑法享誉武林,独步江湖。

    这一招快剑没有伤到叶云生,却打断了他九百九十七招无用剑法的节奏,斩开了他封闭住的思维。

    他忽然退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梁介。

    梁介回了一口气息,踏步向前,又出一记快剑。

    叶云生竟然也踏步向前,使了一招一模一样的剑招。

    两剑相击,梁介被震退两步,受惊非小,但见一副落魄其貌不扬的决斗对手竟然使出了师父的绝学剑法,再又一剑攻来,竟然也是追光断影剑法中的弄清影一招,剑尖抖了五个剑影,最后直入中宫,他连忙回了一招风拂面。

    叶云生见了这一招不觉得深思起来,如果是昱王剑师父,下一招就是第十三式,再切肺门,转十五式,走左手空门,逼自己剑退,这样一来可以缴飞剑,或者切断手筋。

    他马上针对十五式用了一招,这时梁介正使出第十三式,剑锋正好对着他的手背,他一阵手忙脚乱,拍开剑锋。梁介下一招用了二十一式,走的俯剑流,剑尖划向他的双腿,他一挡,剑锋转向左边,空无一地,在他的意象里,梁介应该是回宫侧步出现在这边,抬剑刺他云门的。

    但梁介只是一剑划上,简简单单的一招第三式后手。

    他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当梁介出到第七剑的时候,叶云生已经输了,普普通通豁了无数口子的残剑,轻轻地点在了他的胸口。

    梁介很快就收了剑,弯身行了师门大礼,喊了声:“师兄!”

    叶云生呆了片刻,回过神也行了一礼,喊了声:“师弟。”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于亮赶到,见了这般场面一脸惊喜地说:“你们不打了?”

    叶云生将剑还鞘,说道:“他是我昱王剑师父的弟子。回去跟你师父说,此间事了,勿要担心。”

    打发了于亮回去,他拉着梁介的手说:“跟我回去见过你嫂子,好好说说……我这些年未在江湖,也不曾去拜见师父,不知他老人家如何,收下我这个人间无用,可真是给他老人家丢了大脸,他是不是经常在你面前骂我?”

    妻子将家里藏着的粗制茶团小小地撕了一些,给叶云生与梁介煮了茶,女儿好奇地在边上看着温文尔雅的客人叔叔。梁介不善跟孩子说话,只是笑了笑。妻子将女儿带进了屋子,把院子留给了两人。

    梁介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微微有些不满地对叶云生说:“师兄,你现在靠什么营生,怎地让嫂嫂和侄女受这般清贫之苦?”

    叶云生对此并无所谓,只说:“安贫乐道,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不被江湖所扰,每日在街上放个面摊,安安静静地看着女儿长大,一个人练练剑,其实挺写意的。”

    见他如此说,梁介一时无话,便喝着粗茶,虽然茶汤不美,但味道甘苦生津,温热解乏,倒与陋巷窄院小家生活一般,闲逸无求。

    “你是什么时候拜得师父?”

    “六年前入得师父门下,当时已经练有清罡震气,花字走剑流,原本是我一位堂伯与师父有渊源,将我介绍过去,可师父收下我,开始三年却一直不肯传我《追光断影》。只是传了五套剑法。”

    叶云生垂下目光,一时间心疼,惭愧,低声问道:“可是因为我?”

    梁介也有些难过,说道:“师父说,他平生最得意的事就是收了一名弟子,天资卓绝,无人能比,追光断影剑法江湖中也只需一人使得足矣。”

    叶云生听了顿时热泪滚落下来,痛心悲愤地说:“我叶云生愧对恩师,数年栽培,如师如父,非但没有将恩师绝技名传天下,反而落得个人间无用之名,让师傅被天下人所耻笑,何等无能,何等不肖!”

    “师父等了三年,见你彻底退出江湖,再无声息,终于死心,将剑法传予我。前不久我学成剑法,告别师父返家,师父就对我说过,若是遇见师兄,一定要将几句话给带到。”

    叶云生离开座椅,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在额头,叩落。

    如果没有师父,他领略不到剑术的迷人,武艺的深邃。如果没有师父,他会一生无求的在那个普普通通的村子里,种田,养鸡,过一个只有一孔蓝天的人生。

    梁介目光没有看着他,眼神落在桌上被脏布包裹的宝剑,他想到了师父叮嘱他时的神情,那是未曾放弃的,充满希望的笑容……

    “他老人家说,曾对你言用剑一途,以人为本,人强则剑强。这些年他忽然变了想法,剑能伤人,亦能伤己,剑道在剑,以剑为本。你如果放下了剑,就没了剑道,虽然伤不了自己,但也伤不了他人。师父最后要我问你,当年将你带回去教你学剑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你可还记得?”

    叶云生慢慢地站起了身子,看向搁在桌边,被脏布包裹的剑。

    “当然记得。那天师父将一柄长剑交给我,让我拿着,然后说,‘学剑先要握住剑,无论多么高明的剑法,没有剑,如何使得出来。”

    退出江湖七年……师父对他这个没出息的不肖弟子,依然关心疼爱。

    他伤痕累累的心,今日又多添一道新痕,那么的深,那么的疼!

    …………

    官窑出品的玉碟被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精致美味的米糕四散翻滚,染上了尘,仿佛受到惊吓似得躲避座位上的主人。

    魏显怒容满面,气势逼人地盯着眼前三人。

    这里有铁剑书生徐青,长安剑王谢鼎,千幻电梭夏芸仙。

    “还有什么比没有消息更让人糟心的吗?没有消息就意味着燕归来没有死!谁会去藏一个死人?”

    谢鼎不为所动,老神在在地说:“她受的伤一般人救不了,长安城里的江湖中人数得着只有五人,其实很好找。”

    徐青淡淡地说:“但这五个人都不好惹。”

    夏芸仙妖魅地笑着,一个个把名字数了出来:“果林寺高僧先渡和尚,这老和尚是武林名宿,去找他的麻烦无疑会惹出好几个前辈,咱们可兜不住。圣手老李,更是麻烦,他那黄泉医苑暗器毒药无数,不让你进去,你就只能干瞪眼。血肉屠刀林老鬼倒是不用考虑,他只会杀人,不会救人。小手段宁家的宁苍生,他倒是会救人,但我宁可去得罪先渡和尚,也不敢得罪宁家。最后就是凌云剑仙方子墨,这可是你们的老对手了,信义盟如今落魄了点,但也不是我们三个加上剑王那些手下能对付的。”

    魏显冷哼了一声,傲然说道:“那么城防军与长安数百官差衙役能不能对付?”

    夏芸仙捂着嘴笑,桃花眼一眨,说道:“魏大人,您一声令下,长安城里还有谁会是拾掇不了的?”

    徐青猛地想起一人,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

    七年前定风波剑会的对手啊,你现在还好吗?凭你的功力,也是可以的吧?

    …………

    对于叶云生来说,徐青在记忆里已经消失的太久,几乎记不起容貌来。

    江湖中那么多的经历,好似都已随风而逝。

    他在家中请师弟梁介吃了顿饭,然后送他回住处,一路慢慢地走来,格外地珍惜这点时间。

    师弟在身边,将他对师父的思念与愧疚引发了出来,情感如酒,越酿越香,他只觉得师弟是如此的好,师父后继有人。

    “行走江湖还是需小心为上,吃点小亏也无妨。若是……天大的麻烦,可以来找师兄,我虽然退出江湖,但到底还是有些江湖朋友的。”

    “好,多谢师兄。”

    “那万花笔董四如何得罪你了?”

    “也不是得罪了我。”

    两人刚出城中,走过西市口,前面不远就是醉仙坊,梁介的马跟在两人身后,也是慢慢地踱步,悠闲得很。

    或许是离醉仙坊近了,街边卖花的小娘子也多了起来,里面一部分漂亮的,买了花,还能带小娘子去找个地方坐坐,例如醉仙坊。她们不会跟你躺到床上,但是喝酒吃茶,闲谈都可,只是多收几朵花钱罢了。

    “途经北邙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子,他全家皆死在董四手里,缘于他有个妹妹,人美如兰,被董四看到,就上前去抢,他一家人出来阻拦,都被打死。这男子会些武艺,但敌不过董四,肺门穿了,要穴打烂,我到的时候,只留了一口气……实是太惨,我答应了他,定要取董四性命。”

    “你还要去找董四?”

    “君子一诺千金,如何能不找?”

    “先回家见过家人再找也不迟。何况你伤了他,他不定会来找你。”

    “是打算先回家……想家了。他不来还好,来了,只管让他早日投胎,免得祸害人间。”

    不知是不是梁介提到了“人间”一词,叶云生失了谈性,他将师弟送至醉仙坊,便相告而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危险老公小娇妻 重生之小确幸 精灵掌门人 迷失的青春期 手术直播间 仙门 第九特区 阴曹地府我做主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修罗狂少 邪剑诸天 风三娘 寂寞大神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修真高手在校园 重生之御见清心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唐圣 云胡不喜 晚明之我若为皇 诸天探索者 朝为田舍郎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复贵盈门 大周皇族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青春校园任我行 我有好多复活币 你是迟来的暖风 开局百万资源号 诸天从西游开始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绝天仙主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X与H的星球日志 点道为止 交锋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龙王令 诡异分解指南 逍遥侯爷 古神养育者 九零女神算 念动星辰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在霹雳中游诸天 瞎了都能修仙 情忘星河 把云娇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夜之战龙 穿书之反派饶命 我天!你成精了 进击的黑月光 重生之古玩人生 岁无 过洞庭 邪魅王爷沐血妃 异者神术 至尊武神 17K问答大百科 现状入侵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妖孽,还不显形 不负金银不负君 全球数值化 万古神帝 重生之九幽邪神 不放手不还手 苍穹炼狱 神谕:莽荒法则 天师神婿 足坛幸运星 蓝色恋曲 牧龙师 竹书谣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疯狂农民工 云天行 我从系统买绝学 都市纵横之草根天王 不灭圣影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重生之会展帝国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天生韩信 虎视何雄哉 百花大帝 女总裁的房中客 龙翔杏林 天湘国蓉传 网游之屠龙落凤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系统逼我当男神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步步红人 无上之缘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剑开天门 仙魔三国大玩家 踏天 春日宴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红颜三千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你赐我一生荆棘 天罪灵墟 凌天传说 秒杀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年长飞 破劫星 我在东京唱演歌 高唐弃子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左舷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夫为佞臣 异生之寒雨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我的混沌城 斩仙者 葬阴人 玩家超正义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师叔万万岁 从1994开始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灰之刃 锦衣长安 长命酒师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穹天女帝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我能添加逼格值 召唤神话之大秦天帝 城市之异能战士 不灭龙帝 戟何 人生介入游戏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重生之素手乾坤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大唐腾飞之路 蓝色恋曲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我只是一朵云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凛然如霜雪 第一序列 长街人声涨 祖宰诸天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一碗挂面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摘天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夙韵弦殇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重生之极限进化 腹黑太子高冷妃 佛系医妃有空间 修真医仙在都市 醉卧江山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尸命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缔世魂王 谍战精英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我有一刀断长生 骠骑天下 红色仕途 病毒王座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从仙侠世界归来 仙姿物语 仙榜 七公子传记 重启之下 一念破碎 杨辰秦惜 神冢世界 默示录之国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