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九章 人间无用(9)
    “师兄,你若全力与我对剑,我挡不了你三招。”

    “不用捧我,我这个人间无用,就是输给你了。”

    “师兄,我的剑招,都在你计算之下,但观你后面出剑,如同疯魔……师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师兄好好想想……人是赢不了自己的,自己跟自己比剑,如何分输赢?”

    叶云生抬头看了眼夜空,无奈地吐了一口气。他不是不知道问题所在,可他控制不了自己。就如圣手老李所说,他走火入魔了,在绚丽多彩无穷无尽的剑术世界里,迷惘,徘徊,乃至绝望。

    “爹爹。”

    “阿雨,你怎么不睡?”

    “睡不着。”

    “你一直闭着眼睛,就可以睡着了。”

    “爹爹,给阿雨讲个故事,讲完阿雨就去睡,好不好?”

    他抱起女儿,放在腿上,嗅着阿雨发间好闻的味道,伴着夜里微风轻抚,老槐树上的积雪碎碎,像在眼前飘起白色的小雨。

    “从前呢,有一个男孩,他在田地里干活,遇到一位剑术很高的江湖人,江湖人要收他做徒弟,他答应了,跟着江湖人去了很远的地方,在一个很大的庄子里学剑。他学了八年,然后离开了师父,开始在江湖上闯荡。他打败了很多的人,又学了很多的剑法,他不玩乐……不会去看戏,也不会去听书,不上街跑来跑去,他每天都在练剑,连吃饭的时候,都在心里练剑。”

    “他一定很厉害很厉害!”

    “但是他太年轻了,还有很多人,武艺比他好,剑术比他高。有一次,他登上一座荒山,遇到了一位老人家,老人家送给他一本神仙留下的剑谱……”

    他亲着女儿的脸,阿雨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对故事中人的好奇与想象。

    他笑了起来,笑的让阿雨看不懂——温柔的,亲切的,不开心的,伤心的,阿雨都能分辨了,可这样的笑容,她分辨不出。

    这是只有负重前行的大人才能领会的笑容。

    这笑容,比整座长安城的雪更冷,更寂寞。

    而且,它化不掉,融不了,消不去。

    他笑了之后,轻轻地说:“之后,他就天下无敌,谁也打不过他了。”

    把女儿放落在地上,他将阿雨一缕垂下的发丝捋至耳后,眼中繁华落尽,说道:“快去睡吧。”

    “可是,阿雨想知道,男孩后来学的那个仙人的剑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呢。”他这么说,牵着女儿的手,走进了屋子。

    将阿雨抱上床,给她盖好被子,他抬头看了眼屋梁,终究没有拿下剑来。

    他又回到院子里,等着天明。

    一炷香后,一粒石子穿进院子,被他飞身捏住。

    散门那几人还是来了。

    他走到巷口,再往前就是福康街,两边的青瓦石墙俱被雪覆盖,天冷得厉害,现下已经冻成了冰,墙面在月光下像镜子似的,可以倒映出他的人影。

    散门五个人就站在巷口,断天石林豪居中叉腿站着,颇有些不耐地看着他慢吞吞走来,两边四个伙伴,都带了长兵器,最右边的手里提着鬼头刀,边上的壮汉手里一根熟铁棍直直拄着地面,叶云生估量在三十斤左右。站林豪左边两人一人背夺命双钩,一人拿铁线绕龙鞭。

    这场面倒是挺有散门的风格。叶云生心里想着,站在林豪面前,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

    “这里是一百两银子。小人家境贫寒,还望各位好汉见谅则个。”

    林豪一把抓过银票,在月色下眯眼看上面的小字,看清楚了抬头说道:“行,你走吧。”

    叶云生心里一松,今天倒是老天开眼了,终于顺了一些。他点了点头,转身要走。转过了身子,就听到身后破风声袭来。

    七年未在江湖走动,不知为何,竟还能听出是鬼头刀砍来的声响。

    他连看都不看,只往前一跃,就躲过了刀锋。再回头,那使鬼头刀的矮个男子冷冷地看着他,持刀贴墙绕到了他的身后。

    林豪大步走上前来,“某三个兄弟,有一个断了手,一个瘸了腿,只能拿你性命来给兄弟们出气了。”

    叶云生怒极而笑——就不能给一天太平日子过了?

    林豪自在手使出,双掌推出,他看了一眼便知要打中宫,转手拍颈部要穴。他伸出两指,就要使一招小峨眉峰,欲将林豪拍来颈部要穴的手掌废掉,可此刻林豪的双掌未及他的中宫,更何谈下一招转手?眼看他招式即将使全,双指必然会落在空处,中宫也要结结实实地挨上两掌。他忽然见到林豪身侧冻住的墙面上倒影出两人的身影。

    如同一出无声的滑稽戏。

    叶云生就是戏台上瞎了眼的丑角。

    他猛地运起明光照神守,中指缩回,食指仍然高高竖着,余下四指将合未合,手臂至上而下,向林豪头顶挥落,如大刀要将天地分开,定下万里江山一般——这是一招太祖长拳中的定江山。

    太祖长拳由宋太祖赵匡胤所创,是行军作战所用,近身搏斗,简单实际。此刻由他手中使出,竟然真如太祖再世,神威无匹,一掌既出,万军辟易。

    林豪被掌威压住,浑身僵硬,一丝不能动弹,只瞪大双眼,骇得心胆俱裂。

    还是身边那壮汉一声喊叫,打出熟铁棍,解了他的困局。

    叶云生宛如从梦中醒来,若不是刚好看到墙面冰层倒影出的景象,只怕此刻已经受伤被几人给活活打死了。他怒气横生,跨步向右,也不顾招式,只一掌劈向棍头,掌与铁棍交击,沉闷地一声响,那壮汉已翻了个跟头,一屁股坐到在地上,熟铁棍“唰”地就飞到了福康街上,远远地都看不到落在何处。

    他又移步,身法快得叫林豪的双眼都跟不上,看清的时候,使夺命双钩的兄弟跟着飞了出去,却是被他毫不讲理地一脚给踹在肚子上,直踢得这位兄弟吐了无数东西出来,紧接着就听到这位兄弟痛苦地喊了起来:“我的骨头断啦,哎哟,踢死你爷爷了。”

    林豪就要出掌,眼前明明站着的叶云生忽然退出三步,正背对举着鬼头刀冲来的矮个汉子,就见他伸出手臂,抓着矮个汉子的脖颈,一把丢了出去,一个大活人飞了七八步远,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惨叫了起来。

    那使铁线绕龙鞭的人解开了鞭子,可已经被吓住了,不敢再动手。

    林豪到底是领头的,知道再下去兄弟几个都得交代在这里,忙着摆手喊起来:“停手停手,阁下给散门一个面子,请高抬贵手,某认错……小弟和几个兄弟都给阁下认错。”

    叶云生一口真气在体内,好似这辈子都没有这般舒服过,像是有十几个顶顶的美人脱光了围绕着他,摩擦着他,这飘然欲仙的滋味——他已经太久未曾品尝,好似一个总讲道理,总体面对人的书生,忽然撸起袖子跟几个莽夫干了一架,如此的痛快,无比的酣畅淋漓!

    他忽然笑了起来。

    对你们这几个人讲什么招式,还要考虑如何出招……我还真是失心疯了。

    散门几个人都开始道歉,见他不理,也不再出手,就赶紧相携着离开。

    叶云生独自站立了会儿,走到了那处墙前,摸了摸冰层,自嘲着笑,对冷冷的冰说道:“谢谢,我这个人间无用,居然落魄到要靠你来赢那几个混人,学再多的剑法,练再好的内功,又有何用?”

    回到院子里,他洗了一把脸,进屋里看了眼躺在床上安睡的女儿,看着女儿的脸,他笑了笑,可笑容很快的,就像是被黑暗吃去的光,消失了。

    也不见有什么声响,他已跃上横梁拿下依旧被脏布包裹着的宝剑。

    退出江湖的七年里,他从来没有用轻功飞得如此快,每次在墙边、瓦顶借力,俱是一跃三丈远,内息鼓荡,使得迎面而来的风呼啸不止。

    他来到福康街,运起玄机净根诀,内息汇聚双耳要穴,马上就听到了街东头几人的声响。他一步三丈,转眼就追到了他们的身后。

    江湖上十名剑客就有八人会使的将军夜走剑,是一套传承已久,攻守平衡,剑招适用性广泛,并无明显缺漏的江湖剑法。

    他自然如同刻在骨子里,打定了主意不去深思招式,他直接一剑向前行军式,直直刺入林豪的背脊,穿透了心窝。

    入剑有多快,抽剑就有多快,这是高明剑客的用剑基础,他转剑削飞那使棍的壮汉头颅,头颅还在空中,回过身来的三人,其中使铁丝绕龙鞭的汉子喉咙被他宝剑刺入,横向切出,飞出了好大一片血花,洒在使双钩的汉子身上。

    那使鬼头刀一刀砍来,他又一剑切开双钩,本来针对长剑能锁能拿的双钩像是病弱的双手,只挣扎了一下,就被宝剑穿过,径直刺入胸膛,他把剑向上一划,破开咽喉,嘴巴,鼻子,脑壳,带出喷泉似的血水,再向下一劈,却劈了一个空。

    鬼头刀惊慌失措的剑招像盘蛇出洞,又好似水泼刀法里的不知东西。这并不是离奇高明的招式,可偏偏让叶云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一遍就叫他使了一招让鬼头刀莫名其妙的剑招。

    前面被摔得狠了,鬼头刀使刀的手还在抖,刀法也走了形,好像很多存在于叶云生记忆里的招式,他不受控制地陷入在混乱的意象里,然后在现实的刀剑相向里,慌乱,挣扎,补救,犯错。

    如果是没有受伤的鬼头刀,叶云生说不定已经被砍掉了手指,或者被切开了某一处的肌肤。

    可鬼头刀也在挣扎,这矮个的汉子更慌乱,他认为叶云生是在戏弄他,是在折磨他,让他觉得可以逃走,可以反败为胜;不然这杀星拿了剑毫不犹豫追上来杀人,干净利落地将四个兄弟都一一杀死,这样一个高手,怎么会忽然发了神经,用起剑来乱七八糟?

    江湖中人都是比谁的武艺更高,比谁学的本事更强,现在他们两个,却是在比谁犯的错更少,谁坚持的更久……

    叶云生见到一招,正习惯地要去出招,忽然记不起来要用的一招无用剑法。

    就像是忘了一句诗的写书人,在最最关键处,画龙点睛时要用的一句诗。

    他只能蹩脚地用一个不准确,似是而非,并不完美的词语替代。

    又斗了十几招,叶云生又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换成是写书人,只怕要放弃了,睡一觉,明天起来,或许就有了灵感。

    但是,叶云生放弃不了,对方的刀一招一招地砍过来。

    他忽然用了一招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的招式。

    这一招好似顺其自然地使了出来,就像写书人在睡前的灵感喷发,他找不到词了,就自己作了一句。

    读穷万般书,不如我一句。

    忘却千招剑,杀尽世间苦。

    这一剑从刀锋下掠过,刺入矮个汉子的胸口,然后抽出弹飞了鬼头刀。

    他一脸诧异,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剑。

    远处有三三两两巡夜的差役打着灯笼,徐徐走向这边,他飞身而退,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这个晚上,他想了好久,到睡着了都没有想起那忘记的几招剑法,好似这几招在他的记忆中消失了。

    未曾死在决斗中,自是需要履行诺言,他上午摆了面摊,吃了午饭,就让妻子看着营生,他独自带着女儿去往赵员外府上。

    过内城门,走入城中,这里占地极广的府苑,每一户都是长安权贵,宽敞的街上捕快、差役多了起来,江湖人少了,长得穷凶极恶之人会被拦住,询问一番,不是长安城户籍,拿不出路引的话就要去牢房里呆上几天,直到找着保人。

    城中一切都比他所在的城东要舒服。街面上非常干净,看不到乱糟糟的垃圾,没有夜里醉酒人的呕吐物,行走在路上的人穿着体面,外衣上的毛皮鲜亮,马车宽敞,拉车的马高大健壮。就连这儿的阳光,似乎都比他住的那块地方要温暖写意。

    阿雨好奇地看着城中的景物,时不时望向爹爹,她没有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其实就算问了,叶云生也不会回答女儿。

    当父亲的,都不会在孩子如此年龄,告诉她这个世界的真实。

    叶云生牵着阿雨的手,走在街上,路过一家门前,看到台阶上站着一对男女。

    男子似曾相识,女子长得妖艳妩媚,一袭绛紫色贞观服,下摆留出两条光溜溜的长腿,也不怕冷。

    女子忽地笑起来,“很好,你就做你的正人君子吧!”

    说着就离开了,腰肢扭的,让叶云生走得更慢了。

    那男子正无奈间,看了叶云生,追上几步,唤道:“叶兄!”

    “恕叶某眼拙,尊驾是?”

    “呵,叶兄退出江湖,怎把铁剑书生也给忘记了。”

    叶云生恍然,抱拳说道:“原来是徐兄。”

    “叶兄,这些年总想找你一叙,不知现下可有空闲,来我府上喝杯茶?”

    “真是抱歉,我刚巧有事。”

    “无妨,改日可否上门叨扰?”

    “叶某早已退出江湖,不谈江湖事,自是欢迎。”

    别了徐青,叶云生带着阿雨,转过两个街口,就到了赵员外府上。

    员外正巧有事外出,管家按照吩咐带着父女俩人去了赵公子的院子。

    走过青山绿水,绕曲长廊,过了两进,侧边一处白墙圆门,进去是三十步见方的练武场,地上铺了青石板,场边有十八般兵器,多是样子货,但收入眼底却十分应景。

    赵公子单名一个馀字,刚满七岁,长得面白唇红,眉眼细腻,或许是年岁尚小,深有女相。叶云生见他体格瘦弱,目光灵敏却无有神动,便知还未入气打根。七岁,说迟不迟,说早不早。他便让赵馀简简单单地叩了三个头。

    传功有三忌,一忌师出无名,二忌人多眼杂,三忌缘浅根薄。

    他让赵馀拜师之后,便由得管家将附近闲杂之人俱都赶出院子。

    等诸事妥当,他才慢慢地蹲在徒弟身前,伸两指作剑,轻轻搭在肩上。只见小徒弟有些紧张,便宽声说道:“勿要分神,闭上双眼,鼻吸嘴吐,身心放空。”

    一丝真气在赵馀体内走了一小周天,他收回双指,缓缓说道:“好了,你先去取把剑来。”

    “爹爹,阿雨也要学剑。”

    叶云生转过头看了眼女儿,笑起来说道:“阿雨啊,爹带你来,就是打算教你学剑的呢!爹爹好不好?”

    女儿嘻嘻笑着,虎牙露在唇外,可爱得一塌糊涂。

    他这回多了丝忐忑,毕竟是自个最宝贝的女儿,若说天赋根骨好,他铁定得意,要说差,或许会有沮丧,但也放下了藏在心底的犹豫——对于女儿的将来,他多少有些听天由命。

    同样伸出两指做剑,他将真气传入女儿体内,游了一小周天,悄无声息地在收回指尖的时候,松了口气。

    女儿是中才之人,赵馀则稍好一些,或许以后能学《明光照神守》。

    但是剑法一道,谁走得远,最终还看各自的造化。

    呵,他叶云生,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赵馀取来的剑是一柄上好的松纹宝剑,对比那些兵器架上的其余,真是难得可贵。

    叶云生拿了拿剑,又还给赵馀,淡淡地说道:“练剑先练诀,我教你一个剑诀,你捏住了!”

    他手把手教赵馀捏了个剑诀,右手持剑斜垂地面,左手肘突腕勾,伸双指平胸。

    “手上剑提不住就放下休息三个呼吸,再提起来捏住剑诀。”

    赵馀长得女子气,又是大府上的公子,教养极好,且十分懂事,自见面拜师之后便表现恭顺乖巧,只轻轻地应了一声,就捏起了剑诀。

    叶云生在开始纠正了几次,本想找机会训斥几句树立威严,哪里想得到这个生平首徒竟是如同梦里走出来的:老实,勤恳,最难得这孩子并不愚笨,说一次就能明白,错了马上能改。让他教起来顺心顺意,反倒有些不自在。

    他转过头,板着的脸就笑起来,对女儿说:“看爹爹给你取把剑来。”

    他飞身而起,六步开外的一棵银杏树上折了一根手臂长短的细枝,落脚后伸双指做剑,将突起不平的地方都给削去,递给女儿,说道:“你看,你的宝剑!”

    阿雨不开心地瘪了瘪嘴,接在手里,却不看,大眼睛就盯着赵馀手里那把闪闪发亮的松纹剑。

    “哎呀,那剑沉呢,拿手里伤手臂,还会磨出老茧,等阿雨以后学会内功,再拿剑来练。阿雨,你不想自己的手臂一条粗一条细吧?”

    阿雨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手臂会一条粗一条细?赵馀一动不动地捏剑诀,小眼珠子却瞟了过来。

    叶云生背对着赵馀,也根本不去管刚收的乖巧徒弟心里如何。

    “对吧,你肯定也不要手掌心都是厚厚的皮,还会被磨出血,就是碰着水了,都会疼得像针在刺吧?”

    阿雨这次都不想,直接摇起头来。

    赵馀这回屏不住了,轻轻地说:“师父。”

    叶云生回过头来,板着脸问道:“何事?”

    “师父,我可不可以也先拿树枝捏剑诀,等学了内功,再拿真剑?”

    “不可以。”

    赵馀受不了,剑诀像散了架,白白的小脸都涨得通红,只是说不出口。

    叶云生冷冷地说道:“我第一次练剑,我的师父就给了我一把比你这柄还要重一斤半的剑。我学剑二十年,就没有用过一次树枝当剑!”

    “你不想学?本来你若没有拜过师,我倒是可以跟员外请辞,但你拜了师父,就没有办法了……”

    他从女儿手里拿来粗不过食指的树枝,忽地闪身到了练功场边上的兵器架旁,握着树枝一挑,一柄笨重的方天画戟就飞出兵器架,直直飞上天。

    他紧跟着跃了起来,超过那柄方天画戟,在空中约莫三丈高的地方——在两个孩子眼里,可不就是在天上飞了?两个孩子都惊叫了起来。

    树枝像剑,方天画戟反倒像一根树枝,被中间斩断,“哐啷啷”掉在了地上。

    叶云生落下来,一派仙人风范,捏了一个刚刚教赵馀的剑诀,再徐徐收了,弯腰将方天画戟的一半从地上拿了起来,走到赵馀跟前,俯下来问道:“你说我用这树枝抽你,抽手,手断不断?抽腿,腿断不断?”

    没有想到这女子相,白白小脸,眉眼细腻的小徒弟“唰”地摆起了剑诀,就真如此干脆地认怂了。

    他也不再多言,把树枝放在阿雨手里,听着她喊:“爹爹真棒,爹爹跟神仙一样!”

    他咳嗽了起来——用二十年练就的绝顶内功,拼了一记,只为在刚收的徒弟面前显摆显摆,当然亏不了,只不过岔了气还得憋着,就多少有些尴尬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重生逆流崛起 纯情丫头火辣辣 诸天大道宗 世子很凶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圣龙局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自求吾道 天耀九霄 大宋 全本小说列表_好看的全本小说_2012全本小说排行榜_重楼阁 灵界论坛 天魔人间 如墨如你 落日的忧伤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桃花武侠系统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重生之时尚女王 麻衣神算子 极品学霸横扫南北朝 庶女攻略 十刹阎罗 抓住那个叛徒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大荒种田记 南北往事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花千骨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玄浑道章 地球神域 母老虎升仙道 妖女白秋 从仙侠世界归来 铉道 乱明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道家祖师 一品御厨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超凡大航海 混天大圣 重生之凰者无敌 重生之至尊仙婿 诸天福运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烈焰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我成了六零后 大荒神遗录 谍海先锋 侯门庶女黑化了 我的相公是剑客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黑魔法使 0号玩家 疯王的女儿 阴阳纸扎师 超能觉醒 豪婿 神话三国领主 凌霄龙神 异世终极教师 黄天之世 过洞庭 全能修炼系统 网游之绝武乱国 三国:我,宦官天子!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至尊狱少 我要做球王 龙族之第五元素 大明孤忠李定国 绝色医妃倾天下 三界级黑客系统 剑佣2 陆地键仙 我打凡尘而来 也曾匆匆 大唐孽子 演员没有假期 网游之帝王归来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掌中之物 篮球之白银帝国 我的细胞监狱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俊男坊 重生之铁血战将 第一赘婿 天浩劫 不死不灭 妖娆召唤师 第一序列 神级修士 七贱下虎山 快穿女主VS女配 玄门小子 诸天之盾者无伤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我从系统买绝学 秋水录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重生宋青书 敬我为神明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交锋 真灵九变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武道至尊 一世符仙 赤心巡天 仙府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古玩专家 明末乞丐皇帝 地球第一剑 谋心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花涧无痕 北顾青谣 九零团宠A爆了 娱乐第一天王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谍妃传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道则书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倾城公主之劫 重生逆流崛起 无敌战兵 好运六零 潘德大领主 老婆,别来无恙 树神启示录I九丘 我有一身被动技 寒门崛起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汉世祖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夫君你失礼了 妖神记 网游之邪龙逆天 我有一条龙骨 赤之沙尘 蝶舞幻影 开局百万资源号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吸血鬼王的逃妃 御兽诸天 雪中悍刀行 吾妻非人哉 神奇植物在哪里? 执剑问青天 扶刀行 欢喜小娘子 黑色玫瑰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即鹿 云时问锦何处去 桃花 成长中的经历 男神从打卡开始 逆命志 爱的轮回者 道茫记 千金不低头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长嫡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夜烬天下 繁星书士 第一序列 召唤仙姬 归藏剑仙 宦海风云记 不如两两相忘 跑毒大师 虎王求生崽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爱情没有那么甜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丰碑杨门 黑色玫瑰 疯狂的手游 大梦主 复婚老公请走开 皇帝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