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十一章 练剑(1)
    长安城又下起了雪。

    这次雪花不大,湿湿冷冷,可还是积起了雪。

    青花石的假山变成了小雪山,边上的水潭冻成了冰潭,银杏树高大的树干上不堪重负的枝叶都落了下来,倒是辛苦了院子里的下人。

    但真正吃苦的是赵馀。

    已经开始练习吐纳,入门《玄机净根诀》三日,赵馀的变化显而易见,捏剑诀更持久,更稳定,一气能有小半柱香的工夫。

    叶云生便让他站在雪花纷飞里捏剑诀。

    还是没有教剑招。

    可怜的徒弟被冻得挂了两条鼻涕,本来挺漂亮的小脸也通红通红的,双眼都在流泪。

    他与阿雨在屋檐下,你一招我一招的玩耍。阿雨也开始练内功了,可惜守静这一关做得实在糟糕,往往是在吐纳的时候,几个眨眼就呼吸乱了,也不知道小脑瓜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念头的。

    “你看,‘群鸟飞渡’就是要做到四下刺剑的位置稳定在这四个点上,为什么要这四个点呢?因为剑如果不击中要害,杀伤就小了,等于给了对手反击的机会。出剑讲究守静,练内功也要求抱元守一,简单的说就是不能乱!”

    阿雨似懂非懂,可他还是说着,像在对自己说似的。

    他一边讲,一边重复了几遍剑招。

    “这个‘群鸟飞渡’要快,要准,但换成你面对这一招,其实很好解,嵩山无量观的‘镜圆璧合’这一招,看着像画了一个圈,但其实圈中有四个点,就是挡这一招的,同样在这个圈中的其他点上,也能挡住。但如果对手用这一招挡,你马上接一招中平一字,对方就完了,除非是高出你的对手,能转大圈为小圈,用出无量观绝学缺月再圆,那你剑招不及变化就要被搅飞掉剑了。”

    阿雨在想东西的时候显得呆愣愣的,等想完了眼睛里出现神采,就马上精灵可爱起来。她笑着问:“爹爹,难道没有一个剑招,只要我使出来,就一定能赢的?”

    叶云生用树枝敲了敲她的肩,笑道:“哪里会有无敌的剑招?如果有的话,大家都用这一招,还能分出胜负吗?”

    阿雨又想了会儿,问道:“爹爹,如果没有无敌的招式,那么学这些有什么用呢?”

    他无奈地说:“你学了,才能懂剑,才晓得怎么用剑。”

    只是说完了,他猛地在心里自问,我懂剑了吗?

    许久之后,等他再去看雪中的徒弟,发现赵馀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

    捏着剑诀的雪人。

    赵员外是个极其明事理的人,从不过问叶云生如何教自己的孩子。这也让他有了倾尽全力去教的心思。

    给赵馀推血过宫,热了身子,就让他去洗澡,换一身干净的衣裳。

    父女两人则在屋檐下,看着练武场上的雪,远近无杂声。叶云生喝着温热的茶汤,身边阿雨挑着糕饼吃,时间一下子就慢了下来。等赵馀从屋子里出来,两个小家伙跑进了雪中,堆起了雪人。

    他微笑着,等着天色暗下来。

    …………

    黄昏,魏显府上。

    前两天自九华山下山行走的道人野狐子被夏芸仙请了来一同出力。

    野狐子是个三十多岁的无门无派,原本姓名未说,一手拂尘使来有水泼不入的功力,两颊有剑疤,短眉小眼,鹰钩鼻,一身旧道袍。

    众人议了开头,他说道:“贫道这两日观察那果林寺高僧先渡和尚,可确保他没有救下燕归来,试问这燕归来受了如此重伤,若在果林寺,先渡和尚怎有时间早晚功课,白日还要普度众生?”

    屋中几人都笑了起来,长安剑王谢鼎说道:“圣手老李那儿我假意让门人去治伤,耽搁了一天,应也可以排除在外。”

    徐青淡淡地说:“血肉屠刀林老鬼这几日已经有所意动,按照魏大人吩咐,一千两银子,能为我们出手一次。”

    魏显坐在上位,看了看几人,不耐地说道:“那就只有两个人了?”

    夏芸仙笑道:“其实只有一个人。”

    徐青在心里叹了口气,不想接话。

    魏显挺了挺身子,问道:“确定是方子墨?”

    长安剑王冷冷地说道:“宁家的行事风格是帮亲不帮理,如果与燕归来有旧,早就上门来了,也不会投信开封。不怕阎王请上殿,就怕宁家小手段。江湖手段,谁能比得过宁家?”

    徐青忍不住说道:“莫忘何家。”

    夏芸仙笑讽道:“何家早就落寞了,江湖人谁还会在意?”

    长安剑王冷冷一笑,野狐子也无声地咧了咧嘴。

    夏芸仙又说了句:“下三滥这个名字,起的恰到好处。”

    魏显不快地问道:“谁有良策拿下方子墨与那燕归来?这凌云剑仙跟咱们向来不对付,为了转运一事,这些年就没有消停过。”

    夏芸仙低敛眼睑,连呼吸都细微了,蓦然笑了起来:“魏大人,这方子墨是正道鼎鼎有名的人物,信义盟盟主,手下人数众多,剑法更是一流……不过照小女子看来,却是最容易不过。”

    “此话怎讲?”

    “只需一人,就能叫凌云剑仙,独自面对我们众人,且无帮手。”

    “谁有这个本事?”

    徐青见到夏芸仙桃花一般的眼眸转向自己,心里惊怒,可堂上坐着魏显,他却半点奈何不得。

    “徐公子,在座之人,唯有你可以办到。”

    徐青不等魏显开口,赶忙说道:“夏姑娘说笑了,在下几斤几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夏芸仙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我们几个,在江湖中行事,不与凌云剑仙这等人物同流,但徐公子不同,就拿一事来说,前次对付燕归来,如果徐公子及时追到,与剑王合击燕归来,她必然身死当场。”

    最毒妇人心,这番话直指徐青有不二之心!果然,魏显眼神盯着徐青,隐隐有杀气,他也不开口,就等徐青解释。

    徐青只能说道:“燕归来轻功高明,追赶不及实不能怪罪于我。”

    夏芸仙笑了笑,说道:“总是一件可说道之事,徐公子铁剑书生的雅号,江湖白道也颇为钦佩,方子墨或许会起疑,但未必没有成事的机会,奴家觉得,可以谋之。”

    魏显问道:“如何谋之?”

    “信义盟转运财物已久,燕归来身上那封信,作为一盟盟主的方子墨必然会亲自送往开封。我们现在不能等他们集齐人马,只需让方子墨相信魏大人会调兵遣将剿杀信义盟,兵围方府,他方子墨为了不牵连朋友兄弟,会不会解散信义盟,孤身去往开封?”

    徐青来不及顾忌舅舅的猜忌,直接说道:“此举不妥,信义盟终究是江湖势力,来往多是江湖白道,方子墨要是联合交好势力,大闹长安,吃亏的还是舅舅。按夏姑娘的方法,如何让方子墨相信不说,舅舅用何名义请城守调兵进城对付信义盟?风声传出,一旦有心人上报朝廷,舅舅难免惹来非议。”

    魏显一指徐青,沉声怒喝:“青儿太涨他人志气,本官何须顾及一江湖草莽,他方子墨敢联合白道势力,我就将他们一网打尽!朝廷有朝廷的颜面,怎容江湖宵小叫嚣?找个名义又有何难?说那刘府二娘勾搭方子墨,杀死刘府上下,我再与邱县尉安排捕快上门,他不从便让城守调兵进城围住方府!”

    谢鼎竖起大拇指,敬道:“魏大人霸气,不过这样一来,就让方子墨破釜沉舟,官兵怕是围不住信义盟众人。若他带人逃出,我等就不好对付了。”

    一直吃茶的野狐子终于找到机会开口:“凌云剑仙在江湖中口碑极好,给他纠结起好友帮手,我等几人怕是奈何不得。还是夏姑娘的计策绝妙,让方子墨先得知官兵将至,必定会保全信义盟上下,孤身出走,我们就在路上对付他,就算他剑法再好,难道还敌得过我们几人合力?”

    夏芸仙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徐公子,心中暗道,你不是要做正人君子吗,我非要你当个卖友求荣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她对着魏显巧笑嫣然地说:“如此一来,事情不用闹得血流成河不可收拾,又可轻易拿下方子墨,取回信件……只是要委屈徐公子了。”

    魏显沉默了片刻,对几人说道:“你等先行退下,我与青儿说几句。”

    夏芸仙,谢鼎,野狐子告辞离去后,徐青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水冷茶香淡去,他已品不出丝毫滋味,心底只觉世故乖离,情难自己,颇有放下一切,远走高飞之念。

    “青儿啊,你可知舅舅这些年在长安城做到主薄一位,是多么不易?每年要给上官多少财物,才能保住现有的一切?你那父亲是个不省心的,本事没有,偏偏花销繁多,你母亲守着家为了你的亲事与舅舅天天念叨……那封信,真若到了开封,官家天子一怒,咱们魏家就要遭殃了,你武功好,还能遁入江湖。但你能忍心看舅舅人头落地,你母亲发配千里?”

    徐青放下茶碗,忍着心头的百般滋味,轻轻地说:“青儿自是不能坐视不理,给青儿两日时间,准备妥当,就去找方子墨。”

    …………

    自从那次争吵过后,妻子就不理叶云生了,该做的一样不拉下,就是不说话。女子小心眼起来,真够叫男人头疼的,叶云生行走江湖的时候很是能花言巧语,可成家之后,反倒笨嘴拙舌,连哄女人的情话都不会了。

    这天夜里,妻子和女儿都入睡了。他一个人不知怎么躺,就在院子里坐着,坐了会儿,站起身捏了个剑诀,空手舞了一趟剑。看满院积雪,老槐树孤零零地立在那儿,只有光秃秃的枝桠,夜空清冷,月无伴,星辉暗淡,真是寂寞到了骨子里。

    正要回屋,忽听院外小巷里传来脚步声。他打开门,见到张晴子背着一位年轻姑娘。两个女人都是一身的白,在雪中却反而不起眼。张晴子轻轻地跟他说:“来跟你借个地方。”

    他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迎了进来,关上院门,带张晴子走到侧屋后边,靠着院墙,拉开地上的暗门,让张晴子背着姑娘走了进去。

    年轻姑娘比张晴子高了大半个头,几乎和叶云生差不多高了,将她安放在床上,她对叶云生颔首,说了句多谢。

    “长安剑王的当涂剑,姑娘用什么招式挡下剑锋的?可惜内劲入体,如此重的内伤,想必近几日都是子墨在为姑娘疗伤。”他甚至没有碰过对方的身体,就已经清楚对方的伤势,还说出了何人所伤,用的是什么剑法。

    年轻姑娘眼中出现了惊异,一时没有吭声。

    张晴子说道:“你凭什么断定都是子墨,我就不能给她疗伤了?”

    直到这个时候,叶云生才有机会好好地看了看张晴子。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并不比躺在床上的姑娘更好一些,但没有忧郁,低沉,失落。好似老李的那一副药剂,并没有在她的心灵上造成过多的伤害。

    或许是叶云生看得久了些,她脸颊出现了一丝红晕,眼神也柔和了下来,可嘴里还是不放过他:“你都不心疼,我有什么好在乎的。”

    如此一说,他便知道她心里还是在意肚中孩子的。

    他也不管床上的姑娘,握住张晴子的手,只眨眼的工夫,他便知道,他的还未出生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张晴子眼中出现了水波,强忍着说道:“你绝对想不到这位姑娘是什么来历。”

    他没有忍住,流下了一滴眼泪,借着擦去而松开了手,笑着问:“哦?我来猜猜看。”

    “这般伤势,长安剑王必是精心准备的一击杀招,几乎贯注全部功力了……越女剑凌厉刁钻,出手即是搏命一般的招式,自然挡不住,那就不是神秘的越女剑传人。华山隐士养气剑内外兼修,招式多是以守代攻,讲究出剑先立于不败之地,若是养气剑的传人,伤势会轻很多,也就不是了……”

    年轻姑娘听他说了两个江湖上的传奇,有些汗颜,低下头去,等了片刻,听他没有说下去,再抬头看他,就见他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脚。

    她不喜穿鞋袜,还是穿着那双梨花木的木屐,故而现在脱去后,是光着足的。

    叶云生可以发誓,这辈子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美丽女子的,可从没有见过这样一双脚。

    宛如三四岁的孩子的皮肤一般,吹弹可破。没有趾骨的痕迹,浑圆,饱满。脚背的弧度与脚底的弧度是无法想象的,以前只以为有渝州天坑、洛阳飞石、河西丹霞这些可叫做鬼斧神工,但现在见到年轻姑娘的脚,他忽然觉得只有这双脚才是出自鬼神之手。

    他犹如着魔了似的,嘴里轻轻地念着:“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

    年轻姑娘读过庄子的书,知道他这句话的出处,脸上飞出两朵烟霞,本就绝美的脸更是风情万种……

    张晴子抿嘴而笑,也不气恼,只看着他醒悟过来,低头给姑娘赔罪,直说唐突。

    “猜不到吧!”

    “记得曾经见过燕云来的一位江湖浪客,练的是密宗不动明王掌法,已至无动的境界,不动明王掌法一共四层境界,分别为从召,祥寂,忿怒,无动。这人练到了最高境界,一双肉掌无垢无茧,如归真璞玉。”

    他的目光穿过回忆,回到年轻姑娘的脸上,再徐徐移动到腰部,落在燕子模样的腰带扣上,笑着说:“能将一对金莲练至这般明玉无瑕,应该就是江湖传闻已久的燕归来了。‘燕归来’刚柔并济,可惜姑娘功力不够,软剑挡住了剑锋,却化不去剑上的内劲。”

    “确如其言,小女子佩服!刘府未亡人江瘦花,敢问恩人名号?”

    他怔了怔,忽然就从知无不言变成了哑巴。

    张晴子轻轻地说:“他是叶云生,我们以前一起行走江湖,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他笑了笑,心里抽痛。

    江瘦花吃了一惊,挣扎着要起身,“我不能在这里,你已退出江湖,如何能够害你。”

    张晴子按住她,嗔怒道:“甚么叫害他,这里安全得很,他内力不比子墨弱,能够给你疗伤,你且好好躺着,我与他说几句就走了。你要不安生在这里修养,我和子墨如何能够安心,别忘了还有大事需要操办!”

    那封信在方子墨手里,她要是在方家,方子墨须每日为她渡气疗伤,怎能去开封呢?江瘦花不怕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担心刘府满门血案不能得报,听张晴子这么一说,只能好好地躺着,悲从心里,泣声说道:“诸位此恩此情,江瘦花没齿难忘,奴必会日日念经祈愿只求恩人平安……余生做牛做马,一一报答!”

    叶云生不忍见她悲伤之情,按住她的神门穴,运劲透入,几个呼吸,江瘦花便沉沉睡去。

    “她这身内伤,你估计下得多久能治愈?”

    “每日给她运功疗伤半个时辰,两月左右。”

    “可以吗?”

    “你要我做的事情,少有不可以的。”

    这或许,算是一句情话了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张三丰异界游 灾厄暴君 网游之无限秒杀 天眼 一笑香街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绝色倾天下 红海行动后续 倾城公主之劫 修真爽歪歪 重生之会展帝国 归墟 废材修仙锦鲤多 风三娘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陛下因何造反 中华第一帝国 宠女肖瑶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此间谁曾踏花归 仙朝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百炼成仙 仙武帝尊 超凡大航海 我的千年小狐狸 我真的想当配角 她之城传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侯府后院是非多 我天!你成精了 追柒之路 全球秘境大逃杀 全职高手 捡漏 我是锦衣使 穿越王妃要升级 孙策的野望 闲夫守则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永生诀 总裁的冤家老婆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陆地键仙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世之卡徒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修真四万年 朝为田舍郎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长命酒师 重生之御见清心 回到明朝当王爷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都市传说之 问镜 龙翔杏林 王妃爱宝贝还是爱王爷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武林生死令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麻衣相师 造化之念 长夜余火 0号玩家 修真四万年 菩提雪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中华球王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战神狼婿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我只会拍烂片啊 皇帝保重 一代枭雄 凤染君策 美食三国 神无尊者 网络大逃杀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朝思归 太玄极道 召唤文武 天浩劫 承婚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他年君归 唐朝倒霉蛋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寒漪回忆录 仙韵传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宝瞳 我有一身被动技 再世男神 太玄极道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剃头匠 史迈利三部曲:史迈利的人马 明末凶兵 飞刀战神在都市 圣言问道 玩转阴阳界 三生桃花簪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渡魂匠 烈火雄师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俊男坊 无上之缘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无敌血脉 秒杀 武炼巅峰 男神抽奖系统 狂客 天下第九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太荒吞天诀 神级修士 亵渎 容华似瑾 负一世一生名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王者青道 聊斋路长生志 木叶之王牌间谍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全能法神 大荒神遗录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网游之万人之上 大主宰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伏溪仙道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致命玩家 重生之至尊仙婿 完美世界(完结) 去他的火影梦 大唐坑王 绝对一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三国之重振北疆 带着虎符当太子 手术直播间 长海云起 误入官场 极品灵道 焚戮纪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逍遥派 儒圣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御鬼者传奇 从杀猪开始修仙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剑泣魔曲 崇祯大帝国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此药解情毒 至尊龙帝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我就是传奇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天子剑诛邪录 大唐孽子 变身倾世圣女 去他的火影梦 塔纳托斯的预告 大宋有种 重生之小确幸 都市开局暴击一套房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重生之神级投资 花都极品主宰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流年千载忆成空 影视猎魔人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大唐:八岁大将军 替嫁医妃是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