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十三章 练剑(3)
    得胜酒坊是东市最大的一处酒楼,一共四层,六角檐铃,红栏碧瓦,远望气势雄浑,似将军归来,夸功庆酒。只叫人瞧了,便觉得酒兴大发,痛快淋漓。可今天有人在得胜酒坊里却没有酒兴,也不痛快。

    这人是得胜酒坊的大厨,大厨在这里做了十年,深受掌柜器重,昨夜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在一道做给城守大人的银丝鱼脍里多放了一勺盐。城守大人只尝了一口,就骂了起来,掌柜最后记住的是一句话:“赶紧让他滚蛋,不然要本大人往后来了还吃这种菜吗?”

    大厨没有求情,也没有表示委屈或别的什么;沉默地收拾了东西,今天在最底下的角落吃了一顿饭,喝了几杯酒。这般坐到快午时了,他终于站了起来,那些不愿不敢劝的酒保默默地注视着他,看着他平静地走出了酒楼。

    在不远的一处转角,大厨靠着墙根,很是悲伤地哭了起来。

    新的大厨在那如同家一般的酒楼里,穿着他的衣服,拿着他的菜刀……

    也不是只有他一个,是今日得胜酒坊没有酒兴,且不痛快的人。

    断了握刀右手的冯暨北,坐在酒楼最高的一层,靠着窗,面无表情地喝着酒。

    他之前的兄弟走得走,散得散,只有两人跟着他。一个叫王森,好吃懒做,在江湖上认他做了哥哥,虽然他落魄了,但也没有多动心思,还是跟随在身边。另外一个混出名号的山刀鬼彭关力是被他救过性命的,讲义气的汉子,这时给他倒酒,夹菜,还出些主意。

    冯暨北失落地说:“兄弟你说得都可以,只不过做人还是要靠自己。那魏显给了我一百五十两银子,暂时咱们不用担心花销,不过要就这么离开长安,做哥哥的不甘心呀!”

    “还未入魏府的时候,咱们兄弟跟着哥哥走南闯北,何等逍遥,是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难道哥哥对那浪荡子的提议动了心思?”

    王森叼着酒杯,喝完了杯中酒,还喜欢用舌头一点点舔杯子,声音模糊不清地说着:“这小子该来了吧?约好的时辰都过了。”

    冯暨北冷哼一声。

    彭关力赶忙说道:“他不是说有几个江湖朋友要同来,介绍我等认识?怕是路上耽搁了。”

    城中的康祥街上,一名年轻男子正慢慢地走着,他一身穿着要是平日只怕会被街上的差役给拿住,可今日城中的差役都给调去了方府,临近午时,康祥街上竟只有他一个人。

    阳光下的这个男子大大的眼睛东一晃西一晃的,像个贼人。一身月白色麻衣,本是素雅,却给他到处缝上了补丁,可丝毫不显得寒酸,反而色彩斑斓,像件戏服,也不知他为何不舍得丢了——穿破的地方,就随便找人家的衣服来,撕了缝上去……不挑色,于是身上有五个颜色,看着花花绿绿的。偏偏他个子高挑,身材消瘦,套着有些宽大的麻衣,像是一根挂着衣裳的竹竿在晃荡,显得滑稽而可笑。

    如果他穿一双布鞋,还勉强让人可以忍受,但他偏偏穿了一双漠北的皮靴,满是尘土,更显得不伦不类,靴子又扁了下去,没了筋骨,人高脚大,十分碍眼。

    他走过长街,就见到前面一户大家门外站着一名妖艳女子,穿着贞观服,露出两条大长腿,牵了一匹枣红大马。

    这名男子开口即唱,歌声竟无比动人。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女子看向他,见是个年轻的浪荡子,虽然面目清秀,但举止轻浮,不由心中暗恼,于是眉目含煞,冷冷地问道:“你故意跳了两段,是何用意?”

    他直直地走到她的身前,神态自然而轻松,笑着说:“虽是江湖缘浅,聚散离常,不过,在下心里却对姑娘有一丝非分之想……因深知命途多舛,故而不求其他,唯愿平安康乐。”

    这位姑娘是个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即要人命的女魔头,此时听了这番言语,已经满面寒霜,杀机从心眼转到了指尖,飞梭自袖口滑落,已在掌心。

    他好似一点不知,十分单纯地笑着,将头低了下去,几乎垂到了脚尖,嘴里说着:“在下走过江南,走过漠北,走过燕云,走到长安,才算知道,艳若桃花,真正如诗中的女子是何模样……以前只能想象,往后则不用了,多谢姑娘成全!”

    心狠手辣的姑娘本应在他低头的时候就真正的成全了他,但不知为何竟然没有下去手,飞梭依然在掌心,她只冷冷地问:“你可知如此戏弄我,我会要你性命?”

    他已经直起身子,还是笑着,说道:“要我姓名真是太好了,江湖末流无名号,姓何,单名一个碎字,碎碎平安的碎……哦,摔碎的碎。”

    她怔了怔,忍不住笑了起来,怒道:“装疯卖傻,莫不是以为我就会放过你?”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一旦轻声细语,便充满了魔性。

    “姑娘,可否告知名号?”

    她唰地将飞梭夹在指尖指向他的咽喉,“真想死不成?”

    他看了看银光闪闪的飞梭,温柔地说:“姑娘认为我在轻戏于你,可我没有丝毫玩闹的意思。”他解开衣襟,露出平坦结实的胸膛,轻轻地捏着飞梭,直接插进了心口的位置,飞梭的前端没入,血慢慢地流了出来。

    然后,他一本正经地说:“姑娘若是不信,把我的心挖出来,说谎之人的心,会跳动的格外用力。你一看就会明白。”

    飞梭掉在了地上,他不顾伤口流血,俯身捡起来交还给对方。

    她好似整个人都傻了,半天才接过飞梭,也不知是该放入袖中,还是继续拿在手里,她是个老江湖,是个收人钱财要人脑袋的冷血无情之人,但在这个时候,却像个初出江湖的雏儿,六神无主地模样。她猛地跺了跺脚,一把推开越来越靠近的何碎,翻身上马就走。

    何碎赶紧追在马后。但这匹马脚力十足,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越来越远。他忍不住喊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千幻电梭夏芸仙,你停下,我还有话想对你说!”他轻功并不高明,追赶不上,跑过城中内城门,已看不见对方的人影,血流得胸前湿了一片,可他浑然不察,只是忧郁地对自己说:“好了,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人生伟大的目标!”

    可转眼他又高高地扬起头颅,对着苍天大笑不已。“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哈哈哈哈哈!

    在得胜酒坊冯暨北这一桌子酒足饭饱的时候,何碎气喘吁吁地跑上了楼。酒桌上还有半坛子汾清,零零散散的鸡皮鸡架,一根中间断开的鲟鱼骨,四根豆芽,一块粗大难嚼的笋根,还有些许肉末。

    何碎对冯暨北抱了个拳就在桌边坐下。唤来行菜的小厮,要了碗米饭,将桌上能吃的都扫进碗里,就着饭狼吞虎咽,几筷子全吃下了肚子,桌面上多了一堆鸡骨,鱼骨,干净地挑不出一丝肉来。

    “三位哥哥,小弟来得迟了,向诸位赔礼。此次机会难得,所以小弟多花些工夫去探了个究竟。”他压低声音,说道:“三位哥哥若是有兴趣,不妨去小弟暂住的脚店相商?”

    长安城本就衰败,脚店更是不上台面,多是贩夫走卒所住,除去迫不得已,江湖中人自是不愿在这类脚店过宿。

    冯暨北硬梆梆地回绝,带何碎去了靠近城中的一处独院。

    这里也是类似“隐桃苑”的所在。午时已经有不少男子睡醒,带着一身酒气与头疼难耐的神情匆匆地离去。

    冯暨北所住的屋子空着,他叫来一名年幼的姐儿倒茶,摆上糕饼果子,自己找了椅子坐下,拿眼看着何碎。

    何碎微笑着等姑娘退出屋子,才拿了果子放嘴里咬,咬了两口,对三人说道:“之前那单买卖,原本风险极高,可今日却是个特殊日子,不然也不敢浪费三位哥哥的宝贵时间。”

    冯暨北只道:“详细了说。”

    “若不在今日动手,换个别的日子,此事有两难。一是城中差役捕快极多,夜里不便行走,白天动手被发现了,要大家伙都能跑出城去就不太可能了。二是那府中教剑的先生,虽是个被江湖中人耻笑的无用之人,但他能与凌云剑仙称兄道弟,有个万一,大家就栽在里面了。”

    冯暨北说道:“今日有何不同?”

    何碎笑笑说:“今日城中捕快都被调去了方府。不出意外,一个时辰左右,方府就要出事,那教剑的也一定会赶去方府……我们只要等他走了,此事就十拿九稳。”

    彭关力劝道:“大哥,择日不如撞日,遇上了,不做未免太过可惜呀!”

    王森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干脆就等着冯暨北下决定。

    冯暨北问道:“这事要成了,你说那赵员外会出多少银子?”

    何碎笑了笑,眯起双眼,轻轻地说:“不是银子,一定要金子,整整一箱金子。”

    听了这话,就连王森都抽了一口冷气,忍不住说道:“大哥,干吧?”

    冯暨北缓了缓,再又问道:“你说的那些朋友呢?”

    何碎的身子向后一靠,慢慢地问道:“我们四人足够了,何必找人来多分钱呢?”

    冯暨北摇了摇头,不吭声。

    彭关力说道:“不可!既然与他们早先一起谋划,便不可到了今日独自行事。这要传出去,以后大哥的名声就坏了。”

    何碎忍不住舌尖舔了舔右边上面的臼齿,他的嘴顿时就歪了,只是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微微地低下头,没有让三人见着。

    “既然彭大哥说了,我这就去联系他们。我们四人进府,他们在外面望风,如何?”

    这意思就是不对等分钱了,现在这屋子里的人多拿些。

    冯暨北与彭关力也不再反对,答应了下来。

    …………

    或许是小孩子的缘故,师父一走,过了片刻,赵馀就松了剑诀,将宝剑搁在一边,跟阿雨喝着饮品,说着全无逻辑的孩子话。

    “也不知道哪个家里养的大黄狗,每天都在街上叫,听说捕快不敢抓,也不敢问,就怕惹上麻烦。”

    “说不定是哮天犬呢!”

    “哮天犬是黑的。”

    “换一件黄衣服就是啦。”

    “哎呀,不能乱说话的,阿雨!”

    “哈,爹爹经常这么跟我说啊。”

    “师父……对了,你现在认多少字呀?”

    “好多好多,怎么了?”

    “我先生那边的书里有很多好看的故事呢!”

    “就像你上次给我说的那个被蛇咬死的先生?”

    “阿雨,你是说我的先生,还是说我看的那些故事?”

    阳光格外的好,像是要将世间所有的丑恶都净化了似的,同时将所有美好的存在的时间都一点点不经意给拉长。或许半天的时光只不过是未来记忆中的一个刹那,但有这样舒服、温暖、明亮的阳光的记忆必然是与众不同且能引起更多回味。

    在靠近北面院墙的外边,挡住了阳光的阴影下,彭关力将钩绳甩上墙头,拉了几下确认,然后抓着绳子爬了上去,很快就翻过墙进了院子。

    最后何碎坐在墙头,将钩绳收起,并在另一边放了下去,这样出去的时候就不用再甩一次了。他也翻了进去,回头看了眼约有两丈高的院墙,笑着自语:“不让进偏要进,翻墙的感觉真是好啊。”

    他的脸冲着墙面,正好在阴影中,笑起来的模样叫人难以形容。

    这处偏院没有旁人,几人戴上了黑色的面巾,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便向着里间走去……

    “上午,我偷偷地从先生的本记里找到一首诗,觉得很好,可先生却不肯教我,还罚我抄书。”

    “什么诗呀?”

    “我念给你听。‘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阿雨听不懂,正想问,就听到身后有人哈哈哈地笑着,边笑边说,“雨声滴碎荷声’,好诗!凡是有碎这个字的诗,我都喜欢。”

    两个孩子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彭关力与王森封住了眼和嘴,绑住了手脚,给扛在身上。

    冯暨北见一切安稳,才不满地对何碎说:“兄弟,我们是来干见不得人的买卖的,莫要如此张狂。”

    何碎拱手说道:“小弟受教了。”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折起来的信笺,用赵馀的宝剑压在地上,并从茶几上拿了一枚青果,咬了一口,真是又苦又涩,可他一边摇头,一边吃了个干净……

    几人原路翻墙出了赵府,街边六个江湖汉子打扮成寻常的贩夫,一共三辆推车,等他们出来,将两个孩子丢到其中一辆推车上,并按了睡穴,待孩子不再动弹,大家这伙人推着车出了城。

    何碎早就布置好了,一行来到长安城外五里的一座荒寺——周遭杂草丛生,树高林密。他们将孩子丢在一边,拿出了酒肉,先庆祝了一番。

    王森吃喝得差不多了,见冯暨北对他打了个眼色,便凑过去。

    “你和冯全现在就去八仙桥,诸事小心。”

    王森应了声好,跟那六个江湖汉子中的冯全一起动身赶回长安城。

    余下众人各自休息,不再多言。

    等到天色将暗,两个孩子都还未醒,依旧躺在地上。何碎走了过去,细看几眼,忽然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眼看就要插进阿雨的身子,一只酒杯从身后飞过来砸在他的手上,匕首擦着阿雨的小胳膊,刺在地上。

    “你做什么?”原来彭关力一直对何碎有些小心,毕竟江湖凶险难测。见到何碎竟然要对女孩下毒手,连忙将手边的酒杯丢了过去,所幸他练过多年的暗器,砸了个正着。他怒气冲天,过去一把将何碎推开。

    正在休息的几人都过来,诧异、不解地看着何碎。

    他持刀的手背被砸得青紫一片,却是笑起来说道:“彭大哥好内劲……也没什么,只是小弟想帮诸位了却后顾之忧而已。”

    这话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听懂,冯暨北皱着眉头问道:“咱们也没有叫这娃儿看到面目,哪里来的后顾之忧?”

    另一伙六人的老大是个莽汉,也跟着说:“好好地,怎么就突然向孩子下刀子了?”

    何碎满不在乎地说道:“按计划那赵员外必然会将金子送到八仙桥,待王森与冯全两位哥哥运了金子来,我们分了钱,各自动身,何必还要冒险将两个孩子送回赵府呢?且不说这收尾的风险,就说若是之前的哪一个步骤出了问题,我等被发现,不管逃不逃得了,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只要现在杀了两个孩子,总叫那赵员外吃不了好。”

    在场的诸位江湖人也不是善茬,此番干得又是强盗之事,但听了这些话,再看他的神情,没有一个人在心底里能忍住那股子直往上蹿的凉气。

    心狠手辣,莫过于此。

    他还意犹未尽,劝着诸人,“无论此事之后是好是坏,只有杀了这两个娃娃,才算是一本万利,怎都亏不了不是?”

    冯暨北再忍不住,上前一步,挥出独剩下的左手,一掌打退何碎,愤怒不已,叫骂起来:“你这厮不讲江湖规矩便罢,想不到竟是个人面蛇心的畜生,若那赵员外好好地将金子送来,我等早早将他孩子杀了,如何交代?怎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今后叫江湖中人知道,还有何颜面?”

    那六人的老大站到了两个孩子的身边,“咱们是求财,跟赵府无冤无仇的,怎可轻易下狠手?若是等到赵员外不肯送赎金,再动手,也不迟呀!”

    彭关力已是不愿看何碎了,只对冯暨北说道:“大哥,此人如此行事,我等决不可与他为伍!”

    冯暨北沉默了片刻,对何碎说道:“你走吧。我冯暨北答应,金子到手,其中你那份一定送到你的手里。”

    何碎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诸人,收起了匕首,离开了荒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寂寞大神 圣墟 新书 仙陵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我有一座新手村 年长飞 重生女将不好惹 傲世血凰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承婚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谪芳 永夜之帝国双璧 黑魔法使 蝶舞幻影 天道疏星 总裁抢占小娇妻 好人日记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女总裁的房中客 闻香,是君来 史上第一美男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美食供应商 末世危城 半夏堇色 长生天阙 曹贼 网游之天纵巅峰 总有奇葩想杀我 扶刀行 星游天道 音隐之恶魔力量 狂神刑天 何处桃花笑春风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红颜折 一步一道 回到过去变成虎 纵横宋末 烈焰 都市渡恶师 承包大明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思魂恋魄 凤落江湖 影后虐渣指南 山中狐仙 天道疏星 中华球王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黑色玫瑰 残王嫡妃 焚天御火师 轮回之无限进化 剑佣2 末日之端 无武江湖 飞刀战神在都市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永恒神荒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修真医仙在都市 帝霸 豪婿 山中狐仙 单手持球 四界柳楚传 月半入云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成亲后王爷人设崩了 陛下因何造反 儒圣 封魔将军 抗战游侠 天生韩信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福妻嫁到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如墨如你 修仙五千年 我有一座恐怖屋 影后虐渣指南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谍战精英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长宁帝军 星辰圣渊 天下醉 爱似繁锦 藏拙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我快亏成麻瓜了 追凶实记 短情 夏已晚 我的总裁男朋友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漪澜情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妖怪主子就是我 孤才不要做太子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双衍纪 修真之瞒天过海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我本大明一布衣 陛下因何造反 荣耀之冠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重生之妃倾天下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网游之华夏世界 微铁镇Ⅱ 极灵混沌决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茅山禁忌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锦衣夜行 南北往事 疯狂农民工 北赵帮扶计划 流荧抚凰年 妖怪主子就是我 凌霄辅助系统 残阳帝国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星辰变 山海妖墓 承婚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争霸天下 重生之神级刺客 冥境之锋 承婚 武松之铁血霸途 三国之大汉再起 我的二十四诸天 奇门圣尊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医妃凰途 汤小米加左轮 黑魔法使 浅塘 天下归晋 明天子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仙魔春秋 明与理 大佬退休之后 影后虐渣指南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长嫡 神司驯凤攻略 北宋大丈夫 医世荣华 掌权者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球场狂徒 五神传奇 地狱公寓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长夜行 腹黑太子高冷妃 明与理 天魔人间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冥罗陆 天步九重 武道乾坤 木叶掌门人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游戏铜币能提现 神君他动了凡心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开局拯救波之国 魂裔猎魂者 肆虐韩娱 进击的黑月光 帝颜醉 活玉生香 明末凶兵 冷清欢慕容麒 美男咱有话好说 凤凰之舞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