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十四章 练剑(4)
    阿雨自懂事开始就喜欢老虎,两岁的时候,叶云生在街上玩偶摊子买了一只布老虎,虽然额头的“王”字确实丑了些,不过阿雨很是高兴,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到了如今,那只布老虎已经脏得洗不干净,颜色也掉得厉害。

    叶云生经过一处布偶摊子,花了二十文钱,买了一只比家里更大的,“王”字也更端正的布老虎,心想阿雨一定会很高兴。

    只是这么一想,他沉郁的心也解开了少许。

    就这么拿着布老虎,他来到赵府,听到管家说,阿雨和赵公子被贼人绑走,要一箱黄金赎人。

    他过了七年贫穷普通的生活,如何能想到有人会绑走他的女儿?

    仿佛一个非常滑稽的玩笑,夸张且不真实,他甚至感觉不到愤怒与紧张,只是问,“他们要钱,为什么把我家阿雨也带走了?”

    管家跟了赵员外几十年,又是看着赵馀生出来一点点长大的,听了这话如何能不生气,便冷冷地说道:“家主已让账房准备金子,交由贼人手里,先生之女必会随公子一同送回,勿要担心。若先生今日未曾离开,想来凭先生的本事,那些贼人怎能得手?”

    叶云生自知失言,也不计较管家的讽刺,低头赔罪,离开了赵府。

    回去跟妻子说阿雨被歹人绑走了,让妻子再受刺激?叶云生自不会如此选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在街上盲目地走着。

    等赵员外送去钱,然后他们把阿雨放回来?

    他怕出意外,心里想到阿雨会不会挨打,一个小女孩子,这得吃多少苦?不知不觉汗湿了衣裳,他才发现自己真是个傻瓜,难道叶云生就是个普通卖面的贩夫,只能等着老天爷帮忙?别说那些贼人不会是九难这种数一数二的江湖高手,就算是,他为了女儿,就不能拼上一拼?

    得先找到这些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会在什么地方。

    江湖上论消息灵通小手段宁家算是其一,不巧长安城里有一位宁苍生。

    如果不是为了女儿,他是决计不会走入宁家门槛的。

    宁家人一向低调,宁苍生安家在长安,不入城中,只在城西的一处僻静宅子。这院落占地不及方府一半,墙垣不高,就是普通人都能爬得进去,青灰色的墙面,院里的青竹随风而曳,也没有守门的,叩门还等了半天,才见一老人开了门,浑浊地双眼看了看他,平静地给让了进去。

    院里青草野花,碎石小径,不见旁人闲坐或是走动,孤寂得好似一处空宅。

    可叶云生深知宁家的深浅,便是身手高强的三四十人闯进来,也别想完整地走出去一个。

    老人背负着双手,一边带路,一边沙哑低沉地问:“叶先生许久未来,定有要事,不巧当家的不在,不过娘子在也是一样,还请稍坐片刻,老朽去唤娘子来见。”

    叶云生在心底叹气,面上带了一丝愧色,对老人说道:“劳烦前辈。”

    老人只摇了摇头,将叶云生让进了前厅。

    坐了片刻,叶云生又是焦急,又忍不住暗自奇怪,怎么没有人来上茶?念头转完,就见到门前进来一青衣女子,除了头上插着一支白蝶钗,别无饰物,显得质朴自然。这女子年约三十,面上肌肤白净,容貌十分耐看,尤其一对眼眸神采内蕴,看人时颇为透澈。虽然她的眼角有一丝细纹,却像被风吹起的一道湖波,能荡漾起男人心里的好感,想要仔细地呵护疼爱。

    她缓缓地走进来,双手平稳地端着一只青玉茶碗,放在了叶云生手边的桌上,用温润的声音问他:“一别经年,近来可好?”

    叶云生苦笑着说:“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我以为是你妹妹在家,却不想你也在。”

    “正好回来看望家严,倒是舍妹已经嫁人,我也有一年未曾见过。”

    叶云生不知如何开口,青衣女子却是想岔了,说:“你该知道,方子墨这件事,我们宁家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插手的。自姑母入宫之后,家严便一再小心不与官场人物往来,只专心于江湖。此番魏显调动全城捕快,更有城防军集结,这个时候出面,但有一丝差池,便将置姑母于水深火热。”

    “我明白,这次来,是为小女阿雨……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强匪,天大的胆子去赵员外府上掳走了赵公子,小女当时也在,一并被带走了。”

    “要钱?”

    “一箱黄金。”

    “赵员外倒是拿得出钱来,但凡事怕个万一……你等我片刻。”

    青衣女子向外唤了一声,只几个眨眼便有一年轻男子跑了进来,见到叶云生,竟是行了一个大礼,尊敬地说道:“叶大哥,小四有幸又见到您了,祝您安康!”

    叶云生见了来人,大喜地站起身,前去一把托住双手,说道:“如今长这般高了,成家了吗?怎么不在江宁府呆着,跑到长安来了?”

    小四约有二十左右,长得清秀,脸上满是孩子气,也扶着叶云生的手,说道:“还没有找到娘子,老祖宗让我来三爷这里见见世面,正好与大娘一起过来。”

    青衣女子笑着说:“小四当年跟着你一起刀山剑雨地闯过来,老祖宗就看重他了,栽培了十年,现让他来帮爹爹打理长安的事情。”

    她将赵府的情况跟小四交代了一番,小四听后,已有眉目,说道:“要找这些人并不难,他们既然要收赎金,便不会离城太远。”

    叶云生问道:“为何不在城里?”

    小四说道:“今日城中捕快虽然都聚在方府,但城防军已经在城外集结,这些人若是呆在城中,要看着两个孩子,不便行走,万一城中闹出乱子,容易被发现,最佳的选择是出了城,在外面找个地方一躲,安全且不容易暴露身份。”

    叶云生又问:“城外那么多地方,如何去找?”

    小四早已想过,张口即说:“这些人等到今日捕快差役都不在城中方才行动,必然是势单力薄之辈,只需在城外十里内找无人且能躲藏之地,便不难发现其踪迹,我这就去安排人手寻找。”小四说完见叶云生再无疑问,便行礼而去。

    宁家三房在长安已有二十年光景,江湖势力经营得深不可测。宁苍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宁瑶月,小女儿宁瑶星。

    虽然宁瑶月只是说来看父亲,但小四一同前来,让叶云生不禁疑惑是不是宁家在长安有重要的事情操办。

    但他绝不会问。

    因为他现在不是江湖中人。

    “有孩子了吗?”

    “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受过内伤的缘故……”

    “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等你以后自己看吧,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她不会真的去练剑了?”

    宁瑶月笑着不说话。两人漫无目的闲聊着,就像好久不见的朋友,对宁家来说,叶云生是很特殊的存在,而对叶云生来说,宁家就好似许久未归的那个家一样,遥远而又亲近,老祖宗,小丫头,还有宁大叔……

    记忆在脑海中,想触摸,却又不敢。

    渐渐的,他沉默了下来。

    直到宁瑶月的手按在他的手背上,像温泉似的声音在耳边说着,“不要怪自己,你所做的一切,我们都记在心里,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你做得更出色了。你是我们的恩人,也是我们的家人。所以我不想看到你责怪自己。”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抿着嘴,对她笑了一笑,这时光啊——那时候他还是像小四一样年轻冲动,天真充满着孩子气的小伙,还会与瑶月姐拌嘴嬉闹……如今却是都变了样子。

    只是半个时辰的工夫,小四就赶了回来,不及喝一口茶,对叶云生说道:“找到了,这些人就在城外西北方向五里的一座荒寺里。”

    叶云生问:“都是些什么人?”

    “向天横刀冯暨北,山刀鬼彭关力,他们一个伙伴王森,还有川中六莽,除了冯暨北在江湖中有些名声,别的都是不入流之辈。对了,冯暨北断了一臂,之前在魏显府上讨生活,最近被赶了出来,怕是想在离开长安的时候做一笔买卖,就找上了赵员外。”

    宁瑶月看向叶云生,“让小四带人去将两个孩子救出来。”

    叶云生摇头,“不用……借我一把剑就行了。”

    小四急着说:“叶大哥,让我帮你!”

    叶云生还是无可避免地触碰了一下记忆里的那个人,慢慢地说道:“自己的女儿,当然要自己去救。”

    小四一听这话,也被引起了记忆深处的悲伤,流下泪来,“这是老爷当年对您说的……”

    “我可以做‘人间无用’,但不能让宁大叔瞧不起,对不对?”

    剑是旧唐式的青钢剑,比他藏在地窖中的宝剑稍短两寸,他早年练剑,用过无数剑式,自是不会陌生。向宁家借了一匹快马,他跟着小四一路来到荒寺左近。

    “叶大哥,不如我陪你同去,照应则个,不怕对方伤你,就怕刀剑无眼,伤了孩子。”

    换做前些日子的叶云生,早已答应下来,可近几日练剑悟出了一些道理,加之他杀了散门那几人,信心恢复了起来。今日方子墨之事无法出力,眼看兄弟被迫离家,要遭围斗,九难又出现在他家中,妻子受惊,眼下这些江湖末流居然绑了他的阿雨!重重压迫,竟将他心中杀意唤起,如何都压抑不住……

    “等我片刻即好。”恍然间,那个总是默不作声的在世俗中沉沦的叶云生变了,简简单单的六个字,说出口不经意间是一片血雨腥风!

    小四却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叶云生同去。

    两人下马,靠近了林子,小四打量了一下四处,有些诧异地说:“奇怪,为何桩子不在?”

    “你安排的桩子就在此处?”

    小四静等片刻,依然无人现身,叶云生运起内息,四周若是有人,必然已经听出动静,可静悄悄的……除非这桩子是绝顶高手。

    他这下急了,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他悄无声息地穿过这片杂草丛生、树高林密的地带,一边抽出青钢剑,一边冲进了荒寺。

    荒寺里空荡荡的,只有地上剩下的酒坛子和肉骨头。

    原来,彭关力担心何碎被赶走后坏事,提议众人换一处地方藏身,冯暨北心想这个荒寺毕竟是何碎安排的,为防意外,便答应了下来,一行人带着两个孩子离去。

    小四安排的桩子是个毛头小伙,在江湖中还未闯出名号,熟人都唤他阿姜,拳脚功夫尚可,轻功却不高明。阿姜见了这个情况,急忙追了上去,但又不敢太过靠近,只在远处吊着。开始还在沿路做了宁家的独门标记,后来遇到一个岔口,已不见了冯暨北等人的踪影,他只能硬着头皮选了一条路追下去,追出两里地,方觉察自己追错了,回过来刚好碰到选了这条路的小四。小四见了阿姜,也不问,直接调转马头,从原路赶回。

    在荒寺出来的时候,小四见到了阿姜留下的标记,便与叶云生跟着追去,追到岔路口,因为阿姜也不知道所去是否正确,就未留下标记,叶云生已等不及了,和小四分开,一人一路追了下去。

    叶云生这一路赶到三里地附近,正好是一处驿亭,题有“怀远亭”三字,边上荒草萋萋,已难见驿道模样。在驿亭另一边是一片沼泽,绿油油的,伴有腐臭,天色昏暗,恍若鬼地。只此处驿亭周遭情景,便不难看出长安之落寞。

    亭中七个汉子稍显拥挤,两个孩子早已醒来,此刻被丢在亭下的石阶上,其中一个孩子不停地蠕动,或许是觉得厌烦,一个汉子用脚踩在了这孩子的身上,想叫孩子别动。

    叶云生停马三十丈开外,他内力超凡,虽然天色暗淡昏沉,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孩子正是阿雨。

    “我的阿雨啊!”他在心中大叫,一股可以将天地焚毁的怒火,几乎将他五脏六腑烧作灰烬。不是父亲这个角色的人绝难体会这种狂暴的愤怒,甚至比自己被人踩在脚底下更要强烈百倍。

    他拔出剑,将剑鞘绕住马缰插入地里,体内明光照神守这么多年第一次肆无忌惮地走遍全身直至青钢剑上,剑是无情冰冷坚硬之物,此刻却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怒意,高频率的颤动下,发出了催命般的鸣声。

    叶云生整个人如同离弦利箭破风而前。冯暨北坐在亭中最靠里的地方,却是最先听到声响,他第一时间没有听出这是剑鸣,正要开口——此地怎有人在奏乐?

    踩着阿雨的川中六莽老五自腰部开始,整个上半身子已经飞出了亭子。

    血像一盆水泼了过来,浇了他满面,眼都睁不开。

    六莽中的老大喊了一个“小”字,嘴上面的大半个脸就不见了,从上面看下去是平整的碗口状,一团舌头蜷缩了起来,像一条虫子在碗里。

    青色的剑身并无太多的光华,宛如一道可以随意抹去事物的幽光,从六莽老大的脸到一边的亭柱,丝毫没有停顿的划过石柱,绕回来,刺入六莽排行最后的汉子的眼窝。持剑人的身子猛地俯下来,右腿折叠,脚跟贴着臀部,左腿直伸在前,脚尖竖起……青钢剑笔直地划下,带着染了红的白色骨碎与黑油油的肠肉,“铮”将亭中石地斩出一道裂缝,紧接着像一条暴起的毒蛇,刺入正在拔刀的六莽老二的腹部。

    叶云生蹲着的腿发力,左腿画了半圆,从前到后,在右腿后面,右腿向前一跨,成了弓步,上身随着转胯,转了一个身,剑随之画了一个整圆,先后经过六莽老二的肠,肝,胆,胃,脾,心。屈肘抽剑,内劲喷涌,无数的肉沫血花自六莽老二的背部喷出,像被挤奶似的飚射了出去,飞了一丈,散落在那片沼泽上面。

    六莽老三和彭关力已经各自持刀在手,但俱是骇得魂飞魄散,身子都僵住了,冯暨北擦了眼上的血水,勉强睁着眼,就见亭中已经死了四人,他转身欲逃,嘴里喊道:“兄弟快走!”

    喊声刚落,彭关力和老三的持刀之手已经飞了出去,还未落地,彭关力从右肩到左肋,被斜斜劈开,像个木头桩子倒了下去。

    老三被剑花搅了两下,是所有惨死之人唯一发出嘶叫的,从亭子里滚了出去,在荒草丛里压了一丈左右方才死绝。

    叶云生纵身跃到冯暨北前路,挺剑一刺,“噗”唐横刀掉落在草丛里,冯暨北独剩的左手颤抖着捏住剑身,可已经来不及了,剑刺入了他的咽喉。他想开口求饶,一张嘴,血就涌了出来。他脊背抽了两下,缓缓跪倒在地。

    风萧索而过,小腿高的荒草弯曲、弯曲,月稍稍浮出云层,天有微光,怀远亭的一根石柱断裂,尖尖的亭盖开始慢慢地倾斜。

    叶云生持剑伫立,眼中的血丝渐渐淡去,他抽出青钢剑,冯暨北跪着的身子瘫软,面朝下覆在了荒草上面。

    怀远亭的角梁已经碎裂并开始散落,叶云生解去阿雨身上的束缚,亲了亲女儿的脸,温柔地说:“没事了,爹在这里呢,不要哭了。”

    阿雨一边哭着,一边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杀了七个人,浑身没有一点血迹的叶云生,胸膛湿了一片。他轻轻地抱着阿雨,随手抓着躺在地上的赵馀,像提着包袱一样。

    亭子在他的身后完全坍塌了下来,起了一阵轻砂,被风吹着,仿佛云雾般在半空飞去。

    赵馀好不容易等到偏心的师父解开了绑着的绳子、眼套、塞嘴布,回头看去,就见塌了的亭子与那阵远去的轻烟。

    “师父,教我仙术吧!”

    叶云生不知他在想什么,只是不耐烦地拍了他一记脑门。

    “阿雨,你看,这是什么?”

    “啊,老虎,好大一个!”

    阿雨露出了虎牙,笑得可爱极了,泪水还在脸上呢,就能笑成这样……

    叶云生也笑了起来。

    原来,什么也不去想,是如此的痛快!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网游之魔威太虚 斩仙者 大明之雄霸海外 从离婚开始暴富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宠妻不悔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特种兵王 全才系统:此刻开始成学霸 首辅追妻计划 山海妖墓 网游之鬼影神弓 江辰唐楚楚 秘战无声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贞观大闲人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长河惊涛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终极斗罗 酒歌 我老婆的女皇梦 邪魅王爷沐血妃 半夏堇色 清明上河图 梦剪三秋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神藏 医武兵王 姑娘你不对劲啊 青主 我的1978小农庄 网游之神级奶爸 重生之宠你入骨 冠冕唐皇 网游之华夏世界 末日拼图游戏 我本大明一布衣 我资质平平 和鬼差同居的日子 西游魔改篇 蝶舞幻影 拐个掌门去修仙 太古 三生桃花簪 烟尘寂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树神启示录I九丘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大荒种田记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时空新主神 极品仙尊归来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只为美女一笑 重生90:辣妻要翻天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超级校医 天地生吾有意无 都市管道工 逆伐神路 神魂至尊 绝色倾天下 开局一座玉门关 曩霄传说 城主别闹了 超级校医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武动乾坤 摘天 电信的江湖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灰色灵魂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我能看到准确率 我想当巨星 武林大恶人 女神的贴身医王 师叔万万岁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轮回之无限进化 我是刀仙 叫你一声大师兄 暗杀都市之黑狗 官道之平步青云 吻火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无限之轮回轨迹 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我本大明一布衣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医流狂兵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女捕头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武侠世界穿穿穿 酒剑四方 问仙 诸天探索者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征踏仙途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家丑 神道飞仙 真灵九变 高玩 喂幺幺零吗 离婚议嫁 忧忧创世界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农家福女要修仙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日月同辉 回到明朝当王爷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重生之小确幸 左舷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全职艺术家 大周内卫 荣宁 天生韩信 肆虐韩娱 血蓑衣 日常系美剧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憾世天幕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浮生应作长歌行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年少往事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异者神术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混沌天经 符道修仙路 聊斋路长生志 横生 疯王的女儿 龙潭奇书 我真没想重生啊 江湖有信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龙鳞战尊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带着仓库到大明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漂泊修真录 我儿快拼爹 莽荒纪 美女主播的全能水友 万界仙王 轩辕阎风 江上寒月明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徒弟是个假萌新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权宠新娘蜜如甜 天子剑诛邪录 异界作弊大师 祭献寿元能变强 我继承了天道 官道奇才 大将军传 电子大唐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一剑朝天 重生宋青书 卡徒 对不起,我开挂了 渡魂匠 从仙侠世界归来 第一战神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冠盖满京华 敛财人生[综]. 贞观大闲人 朝为田舍郎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明与理 户外直播间 天狱边缘 足坛幸运星 死人经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大佬退休之后 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