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十五章 练剑(5)
    阿雨长这么大第一次骑马,开始有点紧张,靠着父亲的身子,慢慢地,就跟马儿说起了话儿,诸如:“我们做个好朋友吧,我叫阿雨,你叫什么?”“你会不会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你能跑得再快点吗?”

    赵馀老老实实地坐在小四身前,神色黯然。

    小四倒是知道孩子在想什么,说着:“不要担心你爹那些钱,收赎金的人现在应该已经被拿住了。”

    不过孩子到底是孩子,脑袋里的想法天马行空,“他们一开始在一个屋子里等,后来又走了,不怕同伙拿了钱找不着人吗?”

    小四笑了起来:“怎么会……江湖中人都有自己的暗语标记,走得如此干脆,想必是在那座荒寺里留下了讯息。”

    阿雨跟马儿说完了话,转头跟父亲说道:“我们这么晚回去,娘亲会不会把好吃的都吃了呀?”

    叶云生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我们去赵馀家里吃好吃的怎么样?”

    “好呀!”

    叶云生跟小四使了个眼色,小四自是知道,点了点头。等进了长安城,小四将赵馀送到赵府,再策马赶往叶云生的院子,告知谭小娘子,赵员外今晚宴请先生,叶云生与阿雨在赵府用膳后方回,勿要挂念。

    在八仙桥收了钱的王森和六莽老四冯全推着载满黄金的箱子,刚刚过桥,就被宁家的人给围住了,人和金子都给带到了赵府。两个人跪在赵员外面前,员外让人去找捕快,被小四拦下,言道:“江湖事江湖了。这两个人便交给在下处置。”

    两人被带到城西的一处沟渠边上,割断喉咙,等挣扎止方才推落渠内。

    血散在污水中,难分红黑。

    赵府。

    汤室。

    叶云生泡在甃石汤池里,任由赵府的娇美养娘揉搓身子,隔间阿雨也在洗澡,叶云生只需运起内息,就能听清阿雨所唱的曲子。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这首诗对于叶云生来说,正如元稹所述,不是诗中最爱这一首,而是这首诗念完,别的诗已念不出更多的滋味。

    “你叫什么名字?”

    “奴叫蓝儿。”

    “兰花的兰?”

    “蓝色的蓝。”

    热气弥漫,有些看不清,他便伸手挥了挥。

    赵府的这名养娘长得白白嫩嫩,睫毛长长的,害羞的时候很是诱人……

    在汤池里伺候,自是不穿衣服的。

    男人和女人不穿衣服在一起,很少能做别的事。

    管家道了歉,员外也多谢,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礼数周到,美味佳肴已在准备,足两的黄金也放在了盘子里。

    加上蓝儿,赵府对于叶云生,就不欠什么了。

    烛架上有十二支红红的蜡烛。

    蓝儿的身子也红红的。

    他喜欢这种颜色。

    “别喊出声。”

    “嗯,要是奴忍不住,三郎捂奴的嘴。”

    “呵呵。”

    “先生不喜欢奴这么叫?”

    “只是有些不习惯。”

    女人在床上喊“三郎”,是很肉麻的,而肉麻的称呼,自然是水到渠成情到浓处喊出来才妙不可言,像这样商量着就喊了,未免多了些市侩。

    至少隐桃苑的笑梨花都不这么喊。

    他还是按住了蓝儿的嘴。

    蓝儿轻咬着他的手指,脸上欢畅地笑着;摇晃着。

    汤池里的水气儿又弥漫得整个室内都是云雾缠绕的景象。

    他已看不清蓝儿的脸了。

    “三郎,力大则个。”

    “你这么厉害呀。”

    他笑了笑,眼中失去了神采,像是本来明亮的夜空忽然就黯淡了下来。

    水气里的女人的脸模模糊糊的,好似变成了记忆里的某一张脸。

    这张脸开始是年轻的,慢慢地变得成熟了些,眼角的一丝细纹也生动了起来。

    “瑶月姐,你喊我声三郎好吗?”

    脸上的眼睛紧闭着,湿润的双唇也抿着,只是时不时会张开急急地喘息,又再闭上忍着。

    等锁骨周围开始变成他最喜欢的颜色,发丝黏在额头上的时候,她终于贴近他的耳朵,轻,细微的,叫着,“三郎,三郎……”

    “你才厉害,啊!”

    他又挥了挥手。

    水气儿散开,蓝儿眼神荡漾,目中含情地望来。

    “以前才叫厉害,现在不行了。”他嗅着蓝儿发间的香味,喘气……

    衣架上有干净的衣裳,精工细作,用料极好。

    他由着蓝儿伺候穿戴,妥当后推门而出。阿雨早就出来了,不肯先去吃饭,在门外等父亲。

    叶云生抱起女儿,跟着一位伺候阿雨的养娘走过长廊。

    “爹爹身上好香!”

    他猛地怔了怔,然后看着阿雨的脸。

    孩子的脸上,看得出阿谭的痕迹,而且是如此的清晰,分明。

    《南华经》中的一句话,出现在他脑海中:“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他不敢分辨,不敢深思。

    只对自己说,绝不是天人感应!

    但冥冥中的预兆是如此明确,令他恨不得马上赶回到家中,守着阿谭。

    应付完了赵员外特意布置的宴席,叶云生背着阿雨走回到家中。感受着阿雨的身子越来越沉重,他便知道小家伙已经睡着了。员外送了阿雨一件兔毛披肩,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小家伙的脸在毛绒绒的披肩夹裹里显得更是可爱。他运起了内息,展开轻功,飞檐走壁,很快就到了家中。

    阿谭已经睡下了,他将阿雨放在床上,伸手摸了摸妻子的脸,触感并无不妥,他在床边坐了良久,等到阿雨翻来翻去,最后将手脚都搭在妻子身上,才离开了屋子,轻轻合门。

    为防九难他们找人窥视,叶云生在院中静听四周动静,过了会儿才走到地窖边,拉起了暗门。

    地窖中没有亮灯,他点燃了火折子,将周边的几支蜡烛燃起后,看了眼床上的女子。

    她也睡着了,侧身蜷曲,面容安和,一双脚露在被子外边。

    叶云生也不叫醒她,从怀里拿出一只荷叶鸡,放在桌上,然后坐到床头,伸手进被窝,一持女子的手,一按在丹田处。

    江瘦花被握住手的时候其实已经醒来了,只是眼皮子颤动了几下,并未睁眼。

    之前叶云生曾对张晴子说过,每日给江瘦花运功疗伤半个时辰,两月左右便可恢复如初。

    这一晚,他足足运功渡气两个时辰,直至浑身乏力,内息不稳才停手。

    “今日,叶某差点就离开长安了,若真如此,且三五日回不来,则实在对不住姑娘。可见了姑娘,心底里还是在想,能够走成,方是最好……可惜,叶某走不了。”

    短短一天内发生了太多事情,方子墨、晴子被魏显等人逼离长安,九难到叶云生家中试探,甚至差点就厮杀起来,阿雨、赵馀被绑走,为救女儿他终于还是去找了宁家帮忙……还见到了宁瑶月,小四。

    这么多年的平静日子,叶云生早已忘了在江湖上闯荡的感觉,可上一次散门的几个人,还有这一次绑走阿雨的这些畜生,前者是冷静思考后下了杀手,后者是愤怒狂暴的情绪影响,但不管怎样,终究是拿起了剑,又杀死了人。虽然血雨腥风之间,他难免会有些不适,可又没有机会表现出来,很多话,也只能闷在心里。

    他软软地将身子靠在床头,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嘴里说着。

    “魏显他们太过歹毒,今日先派了捕快上门,又集结了城防军,逼得子墨和晴子出城,然后要在路上动手。我本想凭魏显那边的几个江湖人,子墨还是能够对付的,只是心里总觉得不甚安稳,就赶回家里,想带着剑出城去帮子墨……结果南海悬佛九难居然在家中等我。此处地方隔音甚好,想来你应该听不到外面的动静。铁剑书生徐青也在,真是可以啊,事事料尽,先一步堵住了我,拿我妻女要挟。”

    他的声音低沉,缓慢,令人觉得可悲的不是他正在说的事情,而是只能在这个时候,在她的面前说——几天前,叶云生甚至都不认识她。

    “我见到九难坐在那儿的时候,心里害怕了。七年前子墨拼尽全力也只与他打了一个平手,如今见了,他的内力更为雄浑,剑法想来也已练到了更高的境界……我怕动起手来,会死在他的剑下。死,不打紧;可我女儿怎么办呢,小小年纪,若他们不放过我家人该如何是好?”

    江瘦花睁开双眼,说道:“换做是我,也会如你这般忍受下来。天下间又有什么能比家人的安危更重要的?”她想起刘文聪为了揭露魏显害得大哥大嫂还有侄儿一起惨死,不觉间已是无语凝噎。

    叶云生见她悲戚的神情,更感到心中难过无比——气场便是如此,和快乐的人说快乐的事,与悲伤的人念悲伤的诗。

    本来,他只想找个人说几句心里话,说完是第二天。

    现在,他过不去了,压抑与痛苦被无限的放大。

    “怎也没有想到,因为我的事情,害了方大侠与张姐儿,还拖累了你。”

    是啊,至少自己还能动弹,没有在不见天日的地窖中苟延残喘。至少自己的家人都平平安安的……那么还有什么好痛苦的呢?子墨又不是泥捏的,哪有这么容易被打倒呢?

    叶云生不敢帮身边躺着的女子拭去泪水,安慰道:“往后我每日晚上为你疗伤,多耗费些内力,估计每次两个时辰,月余不到就能伤愈。”

    江瘦花勉强笑道:“我不是那徐青的对手,更别提九难了,不过有我帮手,总是好过一些。”

    叶云生放了一块干净的汗巾在她手里,说道:“等你伤好,说不定魏显已经下了大狱。”

    江瘦花擦了擦脸,此刻看起来,哪里有半分燕归来该有的传奇模样,完完全全一个柔弱的女子。

    “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等待了吗?”

    叶云生看着靠在墙边的剑匣,沉默了片刻。

    “等待有什么用处。”

    “你有何打算?”

    “虽是退出江湖,但我自小学剑,别的本事没有,也只有用剑说话。”叶云生手里空无一物,可黄昏时连杀七人的那股子酣畅淋漓犹在指尖。

    “我现在唯有练剑。就像做人,活明白了,所行所停皆是道理,活不明白,瞻前顾后终有悔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压力过大,且无可奈何,他盲目的,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把剑练明白了,就能解决掉压力,走出困境。

    江瘦花怎会相信如此天真的想法,练剑就可以对付得了九难和徐青等人?就好像一个孩子被人揍了,跑回家说,我要练武功,把对方打趴下。

    她又不忍打击叶云生,身边坐着的这个男人,仿佛在看到那把剑的一瞬间,就魔怔了。

    “我在这里打坐恢复一些内力再走……可方便吗?”

    “自是无妨。”江瘦花将手里的汗巾放在床里边,平躺着身子,闭上双眼。她身受内伤行动不便,整日躺着早就睡饱了,可为了能尽快恢复伤势,她倒是宁愿一天都在睡觉。

    叶云生只简简单单地坐着,也不盘腿,一身内功修炼的炉火纯青,不拿功架并不影响。如此半个时辰,自觉内息顺畅,丹田饱满,便长身而起,看了一眼好似熟睡的江瘦花,忽然心底里又生起往日常有的那种厌倦——好好睡一觉,明天烦恼就消失了吧?

    他出了地窖,收拾好痕迹,站在院子里,天色依然暗沉,夜风寒意阵阵。

    睡觉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所以烦恼依然会在。

    他露出苦笑,随即捏了一个剑诀,默然不动,良久,等回味过早前那一场厮杀,每一个出手之后,才徐徐挥出一剑……

    直至天色亮了起来,晨曦的风中带着别家的炊烟,他才收了剑诀,打了水擦了擦脸,漱口,然后又如往常一尘不变地烧水,下面,自己吃了一碗,留下一大一小两碗。出来的时候正见妻子哄女儿起床,他收拾了推车,来到东市东研居那一头的棚子里,跟老王打了招呼,在徐氏的帮助下将推车上的物件摆放开来。

    如此待到辰时过去,做了三个客人,他一派寂淡孤单地站在燃着火的炉子后边,由着沸腾的水气儿升起遮着面容,别人瞧他——又怎看得出这些日子他所经历的悲痛哀伤,还有心底深处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

    快到午时,他正等着妻子带阿雨前来,不想一个意外的客人先一步到了摊子前边。

    模样中正的听海和尚对着他合十,仍是那副老实木讷的神情,嘴里说着:“某要一碗素面。”

    叶云生面色不变,只淡淡地说:“先坐。”

    听海和尚一边坐下,一边问道:“何时去刘府教剑?”

    叶云生下了面条,并放入笋干和老豆腐,看着面条滚动,老豆腐浮浮沉沉,回道:“待娘子来看着面摊便去。”

    听海和尚低眉善目地说:“昨日令小娘子受惊,还望勿怪。九难师兄醉心剑术,这些年心有执念,意与凌云剑仙分出高低,故而行事鲁莽,某在此替师兄赔罪。”

    “令师兄已出长安城了?”

    “昨夜刚走。”

    叶云生将面条捞起,盛入碗里,并放在桌前对听海和尚说道:“素面六钱。”

    听海和尚从怀里拿出一吊钱,取了六文递给叶云生。

    两人不再言语,一人吃面,一人继续站在炉子后边。

    叶云生等了半饷,耐不住对隔壁的徐氏说道:“大娘,帮忙看一下,我回家唤阿谭来。”

    徐氏应了,他也不管还在吃面的听海和尚,飞奔到家。

    阿雨坐在院子里,拿着一根树枝乱挥,他向屋里一瞧,妻子合衣躺在床上,不觉担心起来,进屋见妻子醒着,便问:“身子不舒服吗?”

    妻子说:“只是有些困,已是午时了?”

    叶云生急匆匆地进了侧房,却见灶台上小碗已经空了,大碗中面条都涨了起来,好似根本没有动过。他见柴火都熄了,只能回到屋子里,对妻子说:“怎么早饭都不吃,快起来,到摊子上,跟老王要些糕饼填肚。”

    妻子软绵绵地爬了起来,嘴里还说着:“肚子也不饿,不甚想吃,官人先带阿雨去刘府讨一些热食吧。”

    叶云生伸手摸了摸妻子的脸,并无不妥,拉着她的手放在膝上搭脉,脉象平稳,指低而寸沉。他心下微松,估计昨日惊吓后气血贫弱,这几日休息妥当进补一番该就无妨。

    “不要太累了,早点收摊,晚上我带只鸡回来熬汤。”

    “不用,带块米糕回来就好。”

    “到底身子要紧……我让徐大娘帮忙看着,尽早过去。”

    “这便去了。”

    当下叶云生带着阿雨赶去刘府。

    阿雨舍不得丢掉手里的树枝,当着宝剑似的拿着。徒弟赵馀有宝剑,女儿也有树枝作剑,叶云生却连一根树枝也没有,可他着紧去刘府,不是为了一碗热饭,而是为了能无所顾忌的将剑练个明白。

    他昨天一天东奔西跑,心里也是惊怖紧张各种情绪交杂,还一气杀了七人,可一夜未睡,却让他想通了一件事。

    别的人,他都能躲掉,就算九难在面前发难,也可以装模作样地混过去,无非是忍受更多的痛苦和委屈。可他一直打不过,找不到任何破绽的那个对手,却是一辈子都躲不过去——只要手里拿着剑,这名对手就会一直站在他的面前。

    躲了七年的叶云生终究是找到了出路。

    不管这条路能不能闯得过去……

    至少,他往深处想,如果连原本就不存在的对手都能胜过,那天下间还有何人是不能敌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诸天福运 金陵春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万千灵域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女人就要狠 尸女娘子 星河魔帝 一伊巫女 我真没针对法爷 死亡代言人 盲目的茉莉 间谍身份 红龙皇帝 死亡停车场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遮天 灰戈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一寸山河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阴曹地府我做主 飞剑斩天 东宫 请仙来 锦时归 祖宰诸天 难以逃脱的夙命 请仙来 草庐 超级烹饪高手 武林生死令 爱的轮回者 控卫在此 玩转异位面 朝为田舍郎 一念尘中仙 都市逍遥邪医 废墟中的蚂蚁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港综世界大枭雄 允你一世而不言 武林生死令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军师大人要出墙 灾厄暴君 营川1934 吸血鬼王的逃妃 灵台仙缘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不让江山 史上 天辛 极品贴身家丁 棋圣的工作 源化2 游戏宗师 危险老公小娇妻 韶华缘梦录 无心阴阳师 落华时分 轮回之无限进化 汉末文枭 我有一座无敌城 神话超进化 尘缘 江湖勿忘 末日纪元 战绝新时代 这个大佬有点苟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枭者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重生七零俏娇媳 控卫在此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绝色医妃倾天下 逆伐神路 凤征天下 修真聊天群 老婆大人请进化 北宋假圣人 诸天 凌霄辅助系统 寂寞大神 神迹·轮回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末世危城 青主 我以年龄为生 美男咱有话好说 网游之绝武乱国 南笙与鹿凌 玉懒仙 九日焚天 命运转盘师 魔铠时代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异界作弊大师 敛财人生[综].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在这个强者林立的世界中 贱人休走 绝不止步 苍山剑侠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八卦诀 我靠谨慎修仙 烈焰 晋南春 摄心记 重生禁忌之恋 洞螟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边谋爱边侦探 这个剑修有点稳 我的二十四诸天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女帝直播攻略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闻香,是君来 坏东西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大明1617 完美世界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战恋芳华:无双 男神从打卡开始 神魔书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禁风起 别小看这只宠物 影视猎魔人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重生之修罗归来 祖宰诸天 潘德大领主 黄河惊奇手札 神医狂妃太嚣张 完美风暴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此药解情毒 异世大符神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叶辰萧初然 思锦书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 末日之端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此间星辰 瞎了都能修仙 开局百万资源号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破天残局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花涧无痕 修仙传 既见公主 帝颜醉 老婆大人请进化 姑娘好心机 王者荣耀之三境 武器专家 兄弟抱我不报恩 逆剑狂神 纯阳剑尊 山海妖墓 逍遥兵王 神祇领主时代 超级灌篮系统 绝对暴力 山海八荒录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法者之尊 王妃要休夫 铁十字 我儿快拼爹 剃头匠 剑道通神 汉末文枭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逍遥少侠 魔王不必被打倒 重生之小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