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十二章 练剑(12)
    赔上了老张的一条性命,张晴子从开封逃出之后,一路赶回到无忧谷。

    时值无忧谷一行快马运送布匹前往江南,近百余人,三十多辆车,声势浩浩荡荡。

    山谷中亲眷送别之后,各自归家,许多稚童留在一片草谷地,绕着圈跑,涌来涌去地蹴鞠。她从一边走过,正巧那球儿向她身子上飞过来,被她用肩接了,脚背控了两下,在孩子们喊叫声里,踢了回去。

    她呆呆地看了会儿他们蹴鞠,看他们无忧无虑的样子,忽而就叹了口气。

    早得到消息的沐锋已前来相迎,等过了一片菜地进到了庭院里,她已把此行经过都讲了一遍。

    沐锋听了心里颇多滋味,现下方子墨和张晴子板上钉钉成了官府要犯,若是继续牵扯进去,不知无忧谷将来该当如何。

    “我家官人可是醒了?”

    将她请进了屋子,沐锋自己倒了茶水,看她一口喝完,还是说不出话来。

    “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看出对方的犹豫和不安。

    “方大哥,被我送去了长安。”沐锋见她发怒按桌而起,连忙说下去:“嫂嫂先不动怒,容小弟讲个清楚……方大哥在你离开后一直未醒,秦先生到最后几乎束手无策,言道最多坚持三日……三日时间,哪里能够将圣手老李请来此地?小弟无奈之下只有派人将方大哥送去长安,托了秦先生一路在马车上照料,只望老天垂怜,让他们能赶到长安,由圣手老李将方大哥给救回来。”

    张晴子一言不发听他说完,冷冷地注视这位小楚的好兄弟,说道:“我且先信你所言,这一路可有安排?”

    “有!为防嫂嫂来后去寻,小弟对几位兄弟再三嘱托。”他拿出一张地图——此为万宝楼的江湖万里行,上面山川河流密林此类江湖人爱行走的地形描绘得极为清楚。他将路线指给张晴子看了,接着将约定好的暗记也画出来一并交代清楚。

    “给我换一匹快马,再准备点干粮。”

    “要换身衣服稍作易容吗?”

    “不用,我赶在海捕文书之前,没人会找我麻烦。”

    她这么说也有道理,开封那边查明她的身份再发出海捕文书,时间不会赶在她的前头。

    只休息了片刻,张晴子骑上了马,对沐锋说道:“此行能逃出开封,全仗老张舍命为我,杀他的人是平江剑客曹玉京。等小楚伤好之后,请他给老张报仇。记得以前在信义盟,老张和他关系最好。”

    她没有去找小楚,正如沐锋所了解的楚客行,她也深知,若是让小楚知道了方子墨的情况,他必定会不顾伤势一起去往长安的。

    江湖成名高手最怕的是大伤难治,坏了根基,活得了,可一身辛苦所学废了,真是比死了还要难受。

    按照沐锋指引的路线,张晴子又是披星戴月,策马追赶。自离开长安之后,她整个人都消瘦了下来,腿上的伤势在开封拼杀逃命时崩裂,故而现在还未痊愈。她面色憔悴,睡眠不足,加之心中忧虑,看上去与曾经风采照人的张晴子判若两人。

    这日,天光初照,寒风阵阵,她沿路来到华山山脚的西岳庙。

    一夜未睡,她困顿得不行,且夜里骑马赶路十分危险,精神半点不能放松,到了庙口,就下马打算进去休息片刻。

    她将马栓在一棵老枫树上,转过去便见到了墙上的暗记,心中顿时一紧,跑进庙里,秦先生与几个汉子真在此间。

    无忧谷沐锋的手下各个带伤,秦先生正在为他们包扎伤口,这些伤者神情萎顿,又疲惫,又沮丧。张晴子慌慌张张地上前问道:“出了何事?”

    秦先生见到她,顿时跌足叹道:“天意如此,老朽愧对张女侠,愧对沐大郎!”

    这老先生说着便落下泪来:“昨日半夜,老朽实在经不住倦意,睡了过去,结果错过了施针的时辰,方大侠体内浸血过多,气绝身亡……老朽心想如此去了长安,已无用处,便叫众人原路而回,也是因为一路并无好好休息,天亮前大伙定要在这庙中挨上半日再行上路,老朽耐不过劝答应下来。结果进来就遇到了三个江湖人,大伙抬着方大侠,叫他们给认了出来,一下子动起手来……方大侠被那三人抢了去也!”

    边上一人年纪轻轻,肩上与手腕包扎起来,灰色的布条上浸出血迹,一脸颓丧地说道:“那三人自报名号,分别是长安剑王,血肉屠刀,野狐子,我等兄弟不敌他们。那长安剑王说,方大侠既已身死,你们不必为此送命……小人实不愿兄弟们为此送命,就叫大伙放下兵器……张女侠,若是怪罪,叫我一人偿命便是!”

    张晴子忽然说不出话来,仿佛失去了思维,整个人像被四面无形的墙给挤住了,动弹不得。

    秦先生叹道:“此行沐大郎交托于老朽,便该由老朽来负责,若是心里多打紧一些,也不至于进这庙里叫三人给抢去了方大侠。”他说完,从地上捡起遗落下来的虎头刀,一刀割断自己的喉咙,丢了刀,对着张晴子弯身,身子弯下去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众人与秦先生一路相随,敬他气概,虽然交情不深,此刻却也忍不住悲痛万分。

    一名年轻的男子正要去捡刀,张晴子终于在秦先生喷洒出的血水流淌前清醒过来,无力而哀伤地说道:“诸位兄弟一路辛苦,不怪你们,要怪,只能怪天意如此!请诸位回去与少谷主带话,张晴子和方子墨感激无忧谷诸位,此生难报,来生若遇,定当还此恩情!”

    那前面说话的江湖汉子说道:“张女侠言重,我等愧不敢当,还有一事相告。昨夜,秦先生睡后,我在方大侠身边,听他临死前曾小声说话。他闭着双眼,好似未醒,小人在旁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细想,该是方大侠临终遗言。”

    张晴子擦着泪问,“他说了什么?”

    “岁月不堪数,故人不知处,最是人间留不住。”

    …………

    在长安城外的一条小路,两边满是霜打的菜地,韭黄与豆芽远远望去一片,在冬日里煦和灿烂的阳光下,如两片巨大无比的金黄色地毯铺在道路两边,上面那微微的霜白更是晶莹发亮。

    马车仿佛正走向天宫的入口。

    而他就安静祥和地睡在马车里,或许醒来就能在宫殿中与好兄弟把酒言欢,畅意人生。

    他睡着的样子,不再有江湖的烦恼细碎,不再有儿女情长的忧愁难解,更不会有别聚离散的怅然寂寞……

    世间的一切都无法侵扰他了。

    那些,都留给了他身边的人,而他,一如既往的从容,笑着、看着。

    长安剑王此时此刻正在看着他。

    林老鬼坐在马车外边,手里拿着一只酒壶,一口一口地喝着,回头看了一眼车内,忍不住将酒壶倾斜,酒水洒下,好像地上有一只酒杯,很快就会有人喝下这一杯酒。

    野狐子拽着马缰,开玩笑地对车内说道:“莫非剑王是在缅怀方子墨?”

    长安剑王平静地说:“前几日还未有这种感觉,现在却觉得,回去长安竟不知想做什么。就是马上要从魏大人那儿得到的东西,也带不来一点快乐。”

    林老鬼喝了一口酒,叹道:“《飞剑入青云》这样的好剑法,失传了,还真是可惜啊!”

    野狐子笑了笑说:“贫道却觉得很是开心,先是知晓开封那边得手的消息,再有回长安的路上凭白捡到方子墨,人虽死了,不过也达成了魏大人的心愿。此次出山,贫道只求飞黄腾达,顺利至此,往后定能在长安站住脚跟了。”

    此番话说完,长安剑王和林老鬼皆是沉默,只不过在心里却是冷笑连连。

    想当年,凌云剑仙在长安创立信义盟,是何等风光,江湖上言及,无不赞道英雄了得!如今呢——不声不响地死了,就因为挨了一剑;何等落寞,何等悲凉……江湖人便是如此,莫看今朝得意威风八面,谁知明日血冷魂归何处?

    …………

    她半夜醒来,唤了两声,“官人,官人?”

    手摸过去,床边没有人,她双眼空洞地看着黑暗里,忽然就流下泪来。

    只是起身她就费了许久的工夫,浑身没有力气,肚子里好像被放了块又硬又冷的冰。

    她慢慢来到桌边,点了蜡烛,从一只碗里拿了白日里阿雨带回来的酥黄,小小的一块,黄灿灿的,由芋头煮熟后切片抹上面糊油炸,里面加了杏仁,刚出锅的时候香味扑鼻。

    她十分艰难地咬了一小口,努力地咀嚼——她的牙很好,就像她的父亲和爷爷到老了都没有坏过牙。可她现在的样子却像个没有牙的老婆子,似乎在嘴里的酥黄是个石头怎么咬都咬不碎。

    将这一口酥黄咽了下去,紧接着她就开始干呕,呕了好久,直到咽下去的软黏黏的酥黄被呕出来。

    她又哭了,回头看了眼熟睡的阿雨,哭得更伤心了。

    再吃了两口,全部呕了出来,她才放下剩了不多的这块酥黄,吹了蜡烛,慢慢地挪到床边,躺了下去。

    叶云生不知道这一切,他不久前还在跟江瘦花埋怨妻子,说,“她一点也不懂事,连药都不肯吃,再这么下去……以后叫我和阿雨怎么办呢。”

    床脚放着一包替换下来的衣服,包扎伤口的绑带,江瘦花一身青色的衣衫,赤着双足,盘腿而坐,正在运气行功。

    等她周天已过,收了功,叶云生才说道:“这几天每晚辛苦甚为值得,你已能运气周天,照这个形势不出七天就能伤愈。”

    江瘦花睁开双眼,却不敢看他,目光落到那包扎伤口的绑带上,肩窝处的伤口痒痒的,又是一阵面红。她一头短发,最大的好处便是面上干干净净,什么都一清二楚。

    “莫要言谢!”他见她张口,先堵了一句,接着说:“现在群敌环伺,我要照顾家中又不方便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等你伤好,便能多个帮手,你如今谢我,我到时候不还要谢你?便什么也不做,就在这里先谢来谢去,魏显那些人说不定被我们给谢死了。”

    江瘦花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就像一朵茉莉盛开——苍白,却是清新淡雅,怡人心扉。

    叶云生见她面色还是没有多少血色,便认真地说:“明日给你准备一些补血的食物,不用几日气色就会好起来……怎么感觉像是偷偷地养了一个小娘子,大了肚子。别个不知情的见了,怕是也会如此猜想?”

    江瘦花撇过脸去,又羞又恼,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他见她转过脸去,严肃的模样一变,笑嘻嘻地说:“还是一个害羞的小娘子。”

    将丢在一边的衣物收拾好,拍了拍手离开了地窖,他回到小院中,笑容才从脸上消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眼看当时来到家中重伤的燕归来都恢复得和常人差不多,妻子却是日渐消瘦,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最头疼的是他完全使不上力。

    不知是不是最近这些日子压力越来越大,遇到的麻烦太多了,他渐渐地习惯了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痛苦慢慢地变为麻木,悲伤也会用玩笑来掩盖……

    白日里除了陪伴妻子,就是去教赵馀练剑。

    面摊已经不做了,这几日老李还是没有找到救治的良方。

    他明明困得好似站着都能睡过去,但偏偏就不想睡。

    在院子里拿了一个剑诀,一动不动,脑子里是乱糟糟的剑招,这些天每次练剑都是如此。

    以前对于剑招的思路清晰明确,现在那种感觉越来越模糊,仿佛他成了一个不会用剑的人。

    换成以前,他会着急,会彷徨,会不知所措。

    可做了人间无用那么久,又是七年不曾摸剑,他已经放下了曾经的执着。

    他重新决定练剑的时候就想清楚了,一日练不成,一年练不成,一辈子练不成,都不打紧。

    对他来说,现在练剑只是为了求个心安。

    所以,尽管他所神养的剑招混乱无序,可他的呼吸,心境,内息,思感,却是极度平静。

    不欲不强,不为不繁,不智不实,他就这样在黑夜里,在一间毫不起眼的简陋衰败的小院里,成了一棵扎根天地间的树。

    清晨,天还是昏昏暗暗,他收了剑诀,洗了把脸,进侧房烧了水,又运了《玄机净根诀》一周天。只是与往常不同,他只下了两碗面,自己先吃了一碗,留了一碗给女儿。

    他放下面碗,取了点水抹干净,心中幻想着妻子已经起床……他不忍心叫醒妻子,只让阿雨起来,帮着穿外衣,又取水给阿雨净面,漱口,然后叫她去吃面条。

    上午便在家里守着,陪阿雨说说话,看小家伙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等快正午,妻子还没有醒来,他忍不住去拍了拍,唤道:“阿谭,该起来了。”

    阿谭整个人都有些僵硬,死气沉沉,冷冰冰的。

    他愣住了,不敢置信地又伸手拍了一拍。

    这双曾拿过剑的手,最是稳定的手,竟然开始颤抖,他伸指探了下阿谭的心脉——因为阿谭没有内息,他内功再是高深也无法凭气机感应出对方的内里情况。

    脉搏微弱到了极致,堪堪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他飞快地伸出手掌,按在阿谭的背心,运起明光照神守,内息如江海浪涌,自心门开始,行一周天,阿谭的身子已松软暖和,呼吸也平稳了。

    他收手又开始唤道:“阿谭,你醒醒……”

    泪水淌落,他不敢大声,怕惊到外边的女儿。

    小小的屋子里,小小的人,如此无助,如此凄凉。

    他一直唤着,阿谭终于被唤醒过来,低低的近乎听不清地说了一句:“官人,不要哭。”

    她就又昏睡过去。

    他冲进侧房拿了一根老参,放在清水里煮,中间回去又渡了一次气。盛了一小碗,拿汤匙喂,喂不进去,自己含了一口,喂到妻子嘴里,用一些内息送进去,正要喂第二口,就见妻子整个身子像离岸的鱼直挺挺地弹动,将参汤给喷了出来。

    “天哪!不要,不要!老天爷,求求您了!”

    他又用嘴喂了一口,这回妻子没有过度的反应,等一碗参汤都喂进去,他满面泪水地跪在地上,给老天爷磕了三个响头。

    “阿雨,下午爹爹不去教剑了。”

    “为什么呀?”

    “你娘亲身体不好,我要在家里照顾他。”

    他摸了摸女儿的头,“阿雨可要去赵馀那儿玩几日?”

    “我不去,我也要照顾娘亲。”

    他感觉很累,但阿雨这么说,他不想勉强孩子,便离开院子,到街上找了个跑腿的,给了些钱,去向赵府告假几日。

    这几日天气都阴阴沉沉,瞧着便让人生倦,冬日里的寒风更是猖狂,长安城更显得萧索,热闹的东市也清冷了起来。

    他在院里的靠椅上坐下,一会儿想子墨和晴子现在如何了,一会儿想妻子要是死了怎么办,阿雨受不受得住……

    老李之前来过两次,换了五副药,都不见起色。阿谭不是吐了,就是服了之后仍然吃不下食物。

    老李说,这是极难医治的心病,估计是被九难给吓着了,失了进食的本能,用药已经没有用处了。

    再是大补的药,吃不下去也是无用。

    据说江宁的天上人间有一味留了二十年的“西施乳”,坛中香气能叫人口涎长流,若是吃上一勺,腹门开了,以后就能吃下食物了。

    叶云生哀叹着,心道:“就是近在咫尺,也没有本事叫天上人间交出‘西施乳’来,何况隔得那般远呢?”

    想到那座名为天上人间的酒楼,总不自觉地会想起南唐后主的那首词……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南唐亡了,但江南还有残留下来的江湖人,组成了那个又风流又倔强的南唐遗韵。

    老李已经托了一位好友,请去江宁,这位好友是南唐遗韵的人,天上人间就是南唐遗韵的所属酒楼,想必有希望能要来一点……

    转念间,他起身回到屋子里,看了看阿谭,不过才一个时辰,她的面色就苍白了下来,气息也淡了,当下又是渡气一周天,看阿谭的脸色红润了一些,气息也平稳了,他却愈是心灰意冷,哀伤沮丧。

    要是不行了,你就给她渡气,能坚持几天是几天。

    你求我也没用啊,人力有穷时,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云生,要做最坏的打算……

    屋子外边的天色还是灰暗且冷淡,阴云密布,却一直不曾下雨。

    他想被阳光照在脸上,让冰冷的身子暖和一些。

    或者,干脆来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冲去身上的倦意。

    怎也比现今这样阴沉窒闷要来得好些。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天刚传 军妆 重生之贼行天下 大清隐龙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春暖入侯门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神道丹尊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王妃要休夫 武侠世界穿穿穿 美男志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诡缠人 地卷遗册 天生韩信 完美风暴 醉仙 武傲天下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狐妖之明雅恋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将魂天下 流荧抚凰年 古神的诡异游戏 宋仙 见我如斯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谪仙乱舞 寒漪回忆录 前任无双 都市小医仙 官道奇才 开局世间无敌 误入官场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荡宋 文娱帝国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网游之创世剑神 天启预报 雪夜歌行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我要做球王 铉道 上品寒士 黄河惊奇手札 五行妖传奇 武灵天下 神医魔后 忧忧创世界 明朝败家子 雀王之王 陆总家的小作精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影后她又娇又飒 特工凰女倾天下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七瓣花开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魔王魔王发大财 瞎了都能修仙 孙策的野望 卖假货的系统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导量I创间十银 戟何 问仙 三国之曹魏虎兕 大魔王 星球博物馆 萌神恋爱学院 十年如一初 神谕:莽荒法则 重生之时尚女王 超凡大航海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仙魔春秋 末世大回炉 真爱与苦难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从火影开始加点 忍者就该出肉装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新顺1730 重生之城市修仙 继祖传宗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人造人崛起 宋时雪 仙府 神迹·轮回者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奇幻浪漫物语 都市神级学生 我的相公是剑客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神州江山志 洪荒之圣道煌煌 风云之旅 地球第一剑 我和邓肯同年秀 万气争天 长安十二时辰 蚁的世界 西游魔改篇 游戏宗师 空速星痕 我有一座无敌城 三国神话世界 X与H的星球日志 药满田园 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全文免费阅读 疯狂的手游 无极魔道 玩家入侵 漂泊修真录 盛世安景 美人唇香 倾世情缘俏佳人 血色圣歌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琉璃美人煞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都市神级学生 抗战之钢铁风暴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请君归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武破九荒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网游之踏浪征途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狼与兄弟 神话版三国 仙帝 新顺1730 复婚老公请走开 全球通缉令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玩转异位面 玉懒仙 拯救武侠美眉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复贵盈门 星辰圣渊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娇俏小魔医 斗罗之镇世斗罗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我就是个挂王 画爱为城:七少,一往情深 一只喵妃出墙来 魔铠时代 我只是一朵云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甜妈萌宝寻爹记 史记小白传 长生道途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烟花似暖月犹凉 催妆 凤征天下 虎啸断云 四界柳楚传 另一个夏天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我真的是个内线 魔王不必被打倒 桃源狂医 命主扶沉 大明孤忠李定国 当医生开了外挂 这个皇子真无敌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男主拯救计划 收个逆徒是男主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1717之新美洲帝国 游戏铜币能提现 魔王魔王发大财 都市之走向辉煌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掌权者 济世药尊 杨辰秦惜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一世孤尊 乙女的上升法则 绝世妖劫 万道剑尊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