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十三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1)
    这天白日里叶云生一直守着妻子,隔上一个时辰便要渡气给妻子续命,之后又煮了一碗老参汤,呕出一半才喂了下去,但妻子却是未曾再清醒过来。

    到了夜里,叶云生抽了一个时辰入地窖给江瘦花运功疗伤,回到屋里一刻不停又是给妻子渡气。一身内力几乎耗尽,间隙打坐,恢复少许,撑着给妻子渡气之后,他感到全身经脉如刀割般刺疼。便是如此境地,他也不曾放弃,他就坐在床边,看一眼女儿安睡的小脸,静养内息,只等一个时辰过去,再这般重复。

    隔天上午,他去找了老李,求“西施乳”一事尚未有明确的回复,所托之人怕是都没有赶到江南。

    老李也没有办法,只问道:“你还能撑几日?”

    叶云生无可奈何,不知怎么回答。

    老李忍不住劝了:“你根本就不及回气,如此撑下去两三日就要坏了根基。”

    “哪里还顾得上根基……你这里老参给我一些。”

    “钱!”

    “先欠着。”叶云生直接从他身边的药柜里翻了几只老参放入怀里。

    老李还不知叶云生家中有一位燕归来,也需他运功疗伤。

    到了晚上,地窖里一盏红烛散发出迷人的光晕,江瘦花消瘦的脸苍白而俏丽,美得不可方物。

    换成以往,叶云生会沉迷在其中,多看几眼,但现在他却几乎连眼都睁不开了。相比用尽体力的那种疲乏无力,过度消耗内息所带来的精神上的困顿,空虚,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那种饥渴,一般人无法忍受也绝难克服。

    叶云生收了功,想站起身子,却怎么也站不起来。江瘦花看他状态不对,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他半眯着眼,轻轻地说了句:“我在这里躺会儿,你估摸半个时辰后叫醒我。”

    她见他不愿说,也不勉强,方才点头应下,就见他身子一软,躺在了边上,好似昏迷了过去。

    一支红烛燃尽,她缓缓地续了一支,在床边悄无声息地来回走动,活络气血经脉,地窖中安静无声,好似无人。

    等新的红烛也快要燃尽的时候,她到床边唤了几声,叶云生惊醒过来,也不说话,盘腿打坐,徐徐运息,片刻后就站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

    他微微地咧了咧嘴角,却是想笑又笑不出来,“好好休息,莫想太多。”

    还是不肯告诉她,叶云生明白,现在跟她说了妻子的情况,只是徒增烦恼,于事无补。如此不如不说——很多事只能放在心里,阻止不了,改变不能,唯有忍着、撑着、憋着、挺着、扛着。

    他就这样撑到了第三天,早上出了屋子,呼吸了一口寒冷的风,麻木地望着天空。

    天依旧昏昏沉沉,阴云密布,这几日太阳去了何处,难道是在梦里,所以被藏了起来?还是乌云也倦了,赖在长安城上不愿离去?

    他没有精神地垂下头,进了侧屋,烧了一锅水,下了两碗面,等捞起来吃了,想着刚才有没有运功,是不是走了《玄机净根诀》一周天?他在记忆里找不到答案,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不过几日间,他整个人瘦了一圈,脸上的颚骨突了出来,面色发青,眼圈黑肿,看上去像是重病在身。

    一身炉火纯青的内功过度消耗之后,经脉都已承受不住,昨日还疼,今日已经麻木,没有一点感觉了。他在院中,甚至连有人近到门外,都已不知。

    他好半天才听到敲门声,也不知是谁,敲了这么久的门,还有这份耐心,不叫不喊,亦不离去。

    转过头就见到阿雨正在身边,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是不是在想爹爹怎么了,听到有人来了也不去开门?

    他慢腾腾地走了过去,打开门,就见到了好整以暇的听海和尚,对方脸上挂着老实木讷地憨厚笑容,未知情之人或许会认为是好友来访。

    “何事?”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故作客套,也不想请听海和尚进来。

    “某特地赶来请你去见一个人。”

    “何人?”

    “去了便知。”

    叶云生摇了摇头,说:“不去。”

    听海和尚笑了笑,问他:“只几日不见,怎生憔悴如斯?”

    他沉默不语。

    听海和尚仍笑着,问:“真不去?”

    叶云生面容更是沉寂,回头对女儿说:“好生在家呆着,爹爹出去办事,马上就回。”

    阿雨乖巧地应了一声。他慢慢地跟着听海和尚走出小巷。

    小巷里没有遇到邻里,或许是天气太过糟糕,大家都窝在屋里不愿出来。约莫两百步来到福康街,转向东市,远远地就能望见得胜酒楼,六角檐铃,红栏碧瓦,原本该是气势雄浑的……天上的乌云笼罩了整座长安城,叶云生一边走着,一边抬起头望了一眼。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片阴沉的天空,滚动的黑色云霞像是传说中的某一种鬼怪,并不是张牙舞爪的小喽啰。它阴鸷诡异,沉默压抑地缓缓移动,好似正跟随着他的脚步,像是在与他同行……

    再看那座得胜酒楼,便如一个卑微渺小的店小二。

    他发觉今天长安城的街上有阵阵雾气,就是寒风也吹拂不散,只如湖上的行舟,徐徐而动,竟也跟着他所去的方向——今日好似整个冬日里最冷的一天,寒气肆无忌惮地钻入他的衣内,在肌肤上游走,他不知何时咬着后牙,鼓着腮帮子,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面。

    “到了。”听海和尚笑着回过身看他,指着城门外的驿道,“身在城中昏沉暗淡,却不知城外阳光灿烂,你说奇不奇怪?”

    他顺着听海和尚所指的方向,看到城外的驿道尽头,在一片煦和的阳光所照之下,城内城外,竟如同两个世界!

    那尽头处两边有很漂亮的田野,种了韭黄与豆芽,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他带着阿雨去看过,阿雨还跑进去玩了一会儿。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乌云在头上,中间透漏了几处微白,有光照,错落的光影像是一张魔幻的鬼脸,在乌云的中间,斜斜地垂下一条漆黑的如同铁索般的云气,随风而动。

    黑色的乌云与白色的雾气在天上地下像两个巨大的魔神。

    叶云生在鬼脸之下,在苍茫的白雾里,与这两个魔神一起,神色悲戚地等着……

    驿道上出现了一辆马车,他有些睁不开眼,摸了一下,一手的水珠。

    那马车越来越近了,他身上的衣衫已湿,冷得禁不住发抖。

    听海和尚温和的声音传到耳中,“人间无用啊,节哀。”

    他咬紧了后牙,感觉嘴里咸咸的,一股子血腥味。

    “听海大师……咦,叶云生?”马车前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血肉屠刀林老鬼,另一人身穿道服,却不认识。马车停下,长安剑王谢鼎自内走了出来,见到叶云生也惊讶了片刻,然后伸手请了请。

    叶云生感觉身上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膝盖抖得厉害,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上的车,跌坐在好兄弟的身边。

    “剑王与林前辈好本事,把方子墨给带回来了。真是出乎意料,听海佩服!”

    “惭愧,我等一路追赶拿不下方子墨,还是九难大师到后,一场公平比剑,刺伤了方子墨。回来的路上侥幸遇到,那时候他已身死。”

    “九难师兄终究是赢了。”

    一车人来到衙门前,早有衙役等着,上车抬了方子墨送进后堂,经由仵作行人检验,却是不在叶云生视线之内,他被留在衙门之前,听海陪着。

    “怕是要在大牢里放一段时间了,魏大人恨其久矣,意欲将之暴尸至开春。”

    叶云生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已无神色,看不出他所想,看不出他所思。

    “可要我去与老爷商量,让你随时能来看他?”

    其实他脸上都是水,若是流下几滴泪,也叫人看不出。

    “哎,人终究难逃一死,切不可太过伤心。”

    记得,老云曾说过,男人可以流泪,但不能在仇人的面前流泪。一个人,在朋友身边,或是对着亲人,哭泣都不算是软弱,可对着仇人哭,就不算男人,那是没有鸟的人才会做的事。

    叶云生看了一眼听海和尚。

    这和尚一身麻布僧衣,面容老老实实的,瞧着不似恶人,神情悲悯,好言好语地在一边宽慰。

    他仰天张嘴,一会儿便喝下三四口天上的云,对浑身也湿透了的听海和尚说:“我们曾经是否相识?”

    听海伸手挡在眉前,想看清叶云生的神情,但视线受阻,所见只有一张模糊的脸。

    “某不记得以前有见过你。”

    “叶某可曾有得罪的地方?”

    “不曾。”

    叶云生抬起手,溅开无数的水滴,抱拳拱手,行了一礼。

    听海大笑起来,合十弯身。

    说书人有很多细节是从江湖人行事中找到的灵感,例如两军大战在即,要布阵对垒,主将自报姓名,阵前邀战,就是从江湖人的一种礼节中得来……

    这天听海和尚说对了一句话——人终究难逃一死。

    但是,江湖中人有一则信条是永恒不变的——恩怨分明,有仇必报!

    …………

    阿谭平躺在床上,这些日子只能勉强喝下些参汤,已是瘦得脱了人形。

    小屋的檐角下,阿雨伸出双手接着雨水,一会儿将手里捧着的水洒出去,满脸的笑容。

    屋子开着窗,可里面的气味比地窖中更让人感到窒闷。

    他想不明白听海和尚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如此死死地逼迫,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虽然退出江湖七年,但他不是无智之人,深知一切皆有因。听海必然有理由,要逼他出手——是为了让他和魏显扯上瓜葛?是魏显的意思?有九难,谢鼎,徐青,林老鬼,夏芸仙等人,还需要担心他这一个人间无用?

    换成是老云,才算合理。

    他想不明白。

    其实,他只是需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并不成功,左思右想地找不出答案,那股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悲伤与愤怒,又再侵袭到了身上。

    他双眼血红,发疯而不能,泪水也需忍着,慢慢地将妻子扶了起来,双掌按在背上,又开始一次渡气。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将阿雨哄睡了,叶云生来到地窖,见到江瘦花坐在床上舒展筋骨,身子贴着双腿,两只手扳着脚丫。

    他憔悴的样子实在太过明显,江瘦花盘起腿,问道:“我们亦是同道,我的命也是你多日来救下的,有什么事不能与我言说?”

    他想了想,说:“先与你运功疗伤,过后再说。”

    这几日晚上他都只运功一个时辰,若是两个时辰,妻子那边就不妥当,收了功,江瘦花转身与他面对面相坐,只看着他。

    “子墨死了。”

    江瘦花闭上双眼,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还有几日,就能够运转内息了。”

    叶云生想不到她如此坚强,但是去报仇吗?可以的话,今天他在长安城门前,就已经出手了。

    “我的娘子重病在身,这几日,我都在为她渡气续命,差不多两个时辰就要渡气一次。”

    江瘦花这才怔住了,哀痛的神情浮现在脸上,“如此说来,你这几日都未曾好好休息,还一直在耗费内息?难怪你憔悴消瘦到这般地步。”

    “我已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躺在一张草席里,那模样,就深深印在脑海……我想报仇,可这一去,凶多吉少,我家娘子也活不下去,我女儿都无人照料。”

    他捂着自己的脸,人生到了这般田地,已是无泪可流,无伤可哀。

    “可有人能帮手?”

    “圣手老李无药可治,只有一样“西施乳”,却远在江南。与我有旧的宁家,找不出与我内功相当之人,可以帮助我家娘子续命……我不知还能撑几日,明白于事无补,但要眼睁睁看着她活不了……又如何能够做到?”

    他默然不语,来到堆放在角落的几只箱子前边,挣扎了许久,才言道:“不急这几日。”

    世上之事,最艰难莫过于“忍”。

    便是从江湖上流传“人间无用”开始,他忍到如今,也无法习惯。

    这几天他都未曾练剑,实在太过疲乏,这天夜里,他回屋为妻子渡气完后,拖着身子来到院中,夜里只有毛毛细雨,落于衣裳不觉。他捏了剑诀,使无用剑法,不按心谱,信马由缰,剑随意走,也不知使的是哪一招,从无用剑法第一式起,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时不时就是一招像之前与人厮杀时,莫名出的剑招,渐渐地所有的剑招都在心中被抹去了。

    凡是技艺多有相通,例如词人与画师,词人心念词牌,与字义,与些许套路。画师按着格局,框架,意象,笔调。而剑客练剑,也有心谱,剑诀,剑招衔接的韵味,力度,手势,身躯记忆。

    每一次练剑,叶云生心里都会按住心谱,手里捏住剑诀,每一招都在内息运走,身躯各部位的记忆里进行调整和总结。

    可今次,他心里前九招还记得,后面的,这些以往练剑时该有的心里活动,却都不见了。他的心空了。那些执念,那些追求,皆抛在脑后。

    他忘了剑招,忘了“我”,忘了天地万物。

    再没有曾经的那一丝痕迹,没有了切合入缝,没有了严丝不苟……

    地窖里已是一片漆黑,江瘦花侧躺在床上,无梦而眠。她睡觉的样子沉静而绝美,很少有女人能够拥有这一副睡容。大部分长的美丽的女人,醒着的时候气质流露,一颦一笑,皆是动人,而睡着的时候,却失去这一份勾动人心的味道。可她却在寂静无动中流转着独特的韵味,或许是她的五官构成真如天神所赐,便是在睡着的时候,也有“美”的味道一刻不停地散发而出。

    在这地窖的角落,堆放的箱子边上,搁着一只木匣。

    木匣无论白日黑夜,都如睡着的美人,不同于江瘦花那“美”的味道,几乎健康的男人就会见之心动。

    它的诱惑在于,只有一小部分,仅限于江湖中的一小部分人,会动心,会沉迷,虽然少,可这份动心,却更重于前者。

    只不过它已寂寞的太久,这份寂寞甚至让它里面的那柄漆黑的剑鞘都在黑暗中自我发光。

    它的光芒隐藏在黑暗里,却又超然于黑暗之外。

    随着叶云生在院中捏起剑诀,它就开始弥漫起一股惊天的战意。

    它要离鞘而出。

    便如江湖中的那句老话: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深夜书屋 一只喵妃出墙来 我创造了仙秦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路明非挑战FGO 南北往事 仙女本是吉祥物 战神狼婿 亘古大帝 永恒国度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极品邪医 总裁老婆不一般 嫡女医妃不好惹 剑道独神 史上 五行妖传奇 网游之魔威太虚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全球秘境大逃杀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云罗天尊 我老婆的女皇梦 世界树的游戏 谍妃传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我的成语大明 修神外传仙界篇 叶辰萧初然 战神狂婿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这个剑修有点稳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元灵法则 诸天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大道谁属 惜得珩世 异域神州道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真灵九变 弄潮 迷途的叙事诗 凛然如霜雪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首辅娇娘 叶辰萧初然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海贼之苟到大将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冥境之锋 斗罗之圣剑使 九日焚天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武道乾坤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重生第一男妃 美人在上 狂剑星河 游戏宗师 超神大掌教 时空穿梭商人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源来真爱在身边 神话版三国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宝瞳 轮匙 两手书局 余生唯有我与你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掌中之物 南明争锋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从离婚开始暴富 我在星球种爸爸 逢春 胜利十二人 开局拯救波之国 天刚传 宋胆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狐妖之明雅恋 棋圣的工作 盲目的茉莉 亘古大帝 海域求生 仙门 南风阁之公子欢 半夏墨染 新书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狩天改命记 洪荒之创世宝典 网游之凌云风雨 都市传说之 至尊邪圣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抗日之兵魂传说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千秋悲歌 玩转异位面 时空穿梭商人 中土游侠传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左风少年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欢乐英雄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仙魔春秋 复贵盈门 我真的是医修 遮天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我只是一朵云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女神的上门狂婿 地狱少年王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超级黄金指 浮火 轮回之无限进化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嫡女归来 鉴神之路 抱着母鸡来修仙 误入官场 踏天 五代梦 林宛你属于我 鉴宝 庶女攻略 盖世 仙陵 另一个夏天 你玩过联盟么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都市逍遥邪医 放开那个女巫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大道逆行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叶凡秋沐橙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项链里的空间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老婆,别来无恙 破劫星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洪荒之太清问道 天启预报 官居一品 古神的自我修养 天唐锦绣 这龙珠有毒 从八百开始崛起 异界魔头在都市 容若堂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我天!你成精了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元尊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叫你一声大师兄 旧日之箓 神道丹尊 异界作弊大师 蓝色恋曲 散人的自我修养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这个剑仙太优秀 超能觉醒 末世恋爱法则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我快亏成麻瓜了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轮回仙神道 龙鳞战尊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大周仙吏 男神从打卡开始 赤之沙尘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异界魔头在都市 连环妙计 一号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