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十八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5上)
    蓝田玉山,南依秦岭,北邻灞河,从洛南县往长安去,是必经之地,且一路有宿头,行之方便。

    玉山周边蓝水环绕,景致迷人,大大小小的几个村落围在玉山山脚,靠山吃山,虽是穷苦生活,但也平安喜乐。

    其中最小的一个村落,被当地人唤作孤老村。

    自宋太祖平定中原,战火停了,各地商路恢复通畅,城里的人都富裕起来,靠着山林生活的年轻人,就纷纷跑了出去,有的在江湖厮混,有的学了手艺自力更生,也不回村里了。孤老村是最严重的一个,里面的年轻人都走了,留下走不了的老人们继续生活在这里。

    红豆是正午的时候途径孤老村的,进了村子里,想找户人家拿银子换些热食。

    走进村口,就见到四个老头儿围了一桌,在村口里的平地上,吃着豆干,喝着小酒。

    里面一个老头看着她骑在马上,笑了起来,咧着留了几颗牙的嘴,唤了一声:“好俊的女娃娃!”

    她冲着老头儿得意地笑了笑,村里的土道崎岖不平,但不影响村子里的老人们在外边享受一日的阳光。有位六十左右的老婆子还支着一只铁炉,在里面烤着饼,芝麻和面皮的香味飘散开来,勾动着红豆的馋虫,叫她忍不住下了马,向老婆子买两张饼来吃。

    拿来就往嘴里塞,味道也是很正,又脆又香。卖饼的老婆子笑呵呵地看着她一边吹气一边吞咽,神情和蔼,浑浊的眼里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满足,如同看着自家的闺女。

    老婆子说的话儿也暖心,“慢些吃,小心烫着。”

    红豆嘴里咀嚼不停,只有空暇点了点头。

    感觉怪怪的,一边溜达过去的——也是如同卖饼的老婆子一样,年纪差不多,岣嵝着身子,拄着拐杖,慢腾腾地走着,还回过头望着她,神色也是和蔼的,带着一点看着亲人的模样。

    “怎么街上都是老人家,年轻人呢?”

    “都跑出去咯。”老婆子笑着说,没有一点伤感的模样。

    红豆吃完了饼,满足地摸了摸肚子,想找个地方休息会儿,正要问呢,就听村口外边传来迅疾的马蹄声。

    这声音像密集的鼓点,踏踏踏踏,到了村口,忽然就降了下来,踏,踏,踏……显然骑手的技术非常不错,她转头看去,看到了马上的男子,然后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你怎么在这里?”

    枣红马一身的汗水,口鼻处冒着热气儿,坐在马上的王小君额头也有汗珠,他背上绑着剑,一身青衣,头戴斗笠,风尘仆仆,见到了红豆,顿时喜笑颜开,从马上翻身下来,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话来。

    “你不会是来追我的吧?”

    他红着脸,点了点头。

    红豆捂着嘴笑了起来,“你可真够傻的……完了,这下我真要被你爷爷拿剑抽了。”

    王小君赶紧说道:“不会,我可没有告诉他们,我是自己跑出来的。”

    红豆挑了一边的眉毛,说道:“那更要抽我了。”

    村子里没有食铺和酒坊这类的营生,红豆和王小君两人逛了一圈,还是回到老婆子的摊子前,买了一些饼,打算赶路去下一个村子看看。

    “挺好的,至少这一路不会无聊了。”红豆这么对王小君说。

    他们骑上了马,又一起飞身跳离马背。

    在跳开的时候,座下的马已被长长的利箭射中,在嘶鸣声中倒了下去。

    孤老村的屋子建得不高,有些连一丈都不到,真是又旧又破。不知什么时候,在周围的屋顶上已站满了人,粗略看去,大概有二三十人。其中一些举着弓,搭着箭,一些已经拔剑在手。

    王小君冲那些人叫嚷:“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处埋伏小爷?”

    红豆拉着他退到墙边,避过身后屋顶上的弓箭,小心戒备面朝的方向,嘴里说道:“右边的屋子,先进去。”

    王小君知道她的意思,对方人多势众,又有弓箭,先要躲开空阔的地方。

    他们冲进屋子,一个老头正背对着他们在屋子一角剪着花枝,朝他们看了一眼,毫不动容地回头继续手里的活计。

    他们从屋子后面的小门窜了出来,是一条窄小的巷子,翻上墙头,迎面就是几支利箭射来。这几支弓箭又准又快,但两人身手近乎江湖一流,不至于被几支箭给射中,只是被迫跳下了墙头。刚落回到巷子里,屋顶上有三人已经跳下来,剑递到了身前。

    这三人俱是江湖浪人的打扮,无甚出奇之处,剑法倒是不俗,王小君与三人拼了两招,只是略占上风。红豆不愿在窄巷中缠斗,便拉着他又窜进小门,回到那屋子里。

    剪枝的老头看了眼他们,还是不理睬,继续回头剪着花枝。

    三名剑客窜了进来,王小君和红豆回到屋前的街上,顿时被十几个人围住了,后面追来的三人把屋前一堵,这下哪里也去不了了。

    屋顶上的弓箭指着,四面八方围了十几个拿着刀剑的汉子,王小君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对红豆说:“瞧着不怎么厉害,我冲一条路出来,你只管向前跑!”

    他不害怕,但到底是紧张的,所以说话的声音响了一些,也不知是哪个,在屋顶上笑了起来,笑声怪异。

    他见红豆不做声,以为被吓着了,当下鼓起内劲,冲了出去。

    这些不知是何来历的江湖汉子,手底不弱,一个两个挡不住他,但打退两个,上来三个,左边右边一起刀剑杀来,斗了一阵,王小君拼杀死两名壮汉,手臂上也被砍了一刀,血流如注。

    砍伤他的是个年轻男子,一身黑色武士杉,手里提着钢刀,面上白白净净,一双丹凤眼很是醒目。这人突然出刀,刀势惊人,王小君自忖便是两人捉对,此人也是极不好对付。

    他退了回来,气喘吁吁,急红了眼,再冲上去,这下就不管不顾了,一心想着突围出去,好让红豆逃命。

    黄河归魂剑王平的一身剑法,王小君得了真传,剑招虽不如王平出神入化,但也抓住了精要。王平以一套《开天辟地》剑法称雄江湖,用的是江湖上少有的双手剑,讲究“拨挑抽带,抹提点崩,格劈挂洗”。王小君极善“抽、崩、劈、挂。”只从剑招的角度来说,就显得年轻气盛,若是换了王平来使这套剑法,则会着重在“带、抹、点、洗”这四个剑势上。

    他双手举剑,这柄剑极长,平地拄着,几乎可以到他胸口。

    若是将剑抡起圈来,普通刀剑难以近身,他抽着粗大的剑光,又劈又崩,像是在跟一面山壁较劲,围着他的江湖汉子,其中一个贪功,想抢入他的剑圈之内,人是进去了,被转回来的剑锋劈过,自腰上被一剑斩成两段,场面血腥无比。

    他丝毫不觉,围着的人太多,其中那用刀的丹凤眼又是极其阴险卑鄙的角色,递出来的刀锋角度刁钻,他防了这人五刀,又拼杀死三人,冲出一段路,还是被丹凤眼在肋下砍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王小君的气势也弱了下来,见此番状况想是冲不出去了,他嘴里喊道:“王平之孙王小君死不足惜,诸位莫要伤及无辜!”

    红豆一直在边上看着他拼命,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听到他如此一喊,再忍不住,忽然挥手射出六根金线,金线的头上穿着银针,眨眼间就将王小君身边的三名汉子刺倒在地。

    这三人捂着眼睛,挣扎嚎叫起来,身边的同伴也被突然出现的变故惊得停了手,一时不敢上前。

    王小君身边一空,环眼四周,忽然呆住了,诧异地回头看着红豆。

    “你是宁家的人?”

    红豆一脸杀气,见他问来,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姓宁,名红豆。”她抿了抿嘴,“你这个傻子,这里不关你的事,他们是来找我的。”

    王小君退回到她身边,笑了起来:“对付你就是对付我,一样的道理。”

    她肃杀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温柔,问道:“伤得重不重?”

    王小君满不在乎地说道:“还行,就是疼得厉害。”

    眼前众人又要围上来,红豆抖手射出银针金线,王小君本以为这些人要倒霉了。可没想到人群里跃出一人,拿出一把半只手臂长的大剪子,一连串咔嚓声,把她六根金线俱都剪短了。

    王小君吃惊地合不上嘴,要知道红豆射出的银针金线速度快得连他都看不清,对方居然在一瞬间就把六根都给剪断了——这需要什么样的眼力,什么样的手法?

    其余的汉子一刻不停地围上来,明晃晃的刀尖让他心里发麻。

    红豆冷冷地说了一句:“原来是你们!”说完,她像一只蝴蝶似的从王小君身边穿过,撇手夺了他手里的宝剑,剑光爆射,只一个照面就将一名汉子刺穿了咽喉,剑光折转,又划过一名刀客的手臂,再冲入人群里斗了七八招方才被逼退回来。虽然没有再击倒对方,可效果很明显,这些人一时不敢再围上来了。

    也不知是谁,在头上的屋顶竟然鼓起掌来。

    “你那个白痴爹放着宁家绝学不用,偏偏去学剑,若是说男儿身用银针金线有失体面也就罢了,你一个姑娘家居然也学了你爹的剑术,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哈哈哈哈!”

    红豆也不生气,只平静地说道:“何家的人,要杀我就下来动手!”

    这人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围着他们的人让开一条路来,他便从人群里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王小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慢慢地靠近。这人穿着一件麻衣,上面多是补丁,且补丁的颜色各异,显得色彩斑斓,很是滑稽。明明是晴天,此人偏偏背了一把巨大的竹伞,也不知是何用意。

    在他渐渐走进的同时,王小君感觉到背上的肌肤像有无数的针刺着,心下竟惶恐不安起来。

    红豆不认识这人,但见到了他,却又无比肯定地说道:“果然是你。”

    他笑了起来,忽然向红豆弯身行了一个大礼。

    “我要谢谢你,宁红豆。”

    “为何谢我?”

    “谢谢你离开江宁府,让我可以杀你。”

    可他马上改口,接着说道:“哦,不不,不是杀你,是折磨死你。”

    王小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却听身边的红豆笑了起来:“瞧你这阵势,杀我不难,折磨死我,怕是不能如愿了。”

    “哈哈,只你一个是很难办,不过有这位王公子在,就不难了。”

    红豆的脸忽然就沉了下来。

    王小君沉默到现在,看了看她,心想能死在一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便说道:“别担心,咱们再冲一次。”

    红豆自是知道他打定了主意,宁愿拼死在前面。

    “哈哈哈哈……”

    王小君不知这人为何而笑,红豆却是明白,小君越是为自己着想,她越是不能害了他。

    于是,她放下了剑——王小君的剑掉落在地上,在安静的村子里,发出的动静让人黯然销魂。

    “你做什么?”王小君愣愣地问。

    红豆轻松地笑了起来:“你可真够傻的,我们萍水相逢,哪里有害你赔了性命的道理?”

    她的剑是放下了,可从天上却又掉了一把剑下来,正正地往她的头顶落下来。

    不接,就要被砸了脑袋,红豆接住剑,看到剑的模样,吃惊地抬起头来。

    在他们身后的屋顶上,埋伏的江湖人不见了,只留下一名年轻男子。

    那穿着色彩斑斓衣裳的人看着他,他也看着这人。

    “你就是宁小四?”

    “我就是。”

    “你是为我而来?”

    “家里知道你在长安,就让我来了。”

    红豆抽出宝剑,剑锋上染满了血,滴滴答答地往下落,这柄剑,本该在江宁府宁家祖屋里的……

    自从爹爹死后,老祖宗就将这柄剑收入祖屋供了起来,谁也摸不得。便是连她,也不能碰。

    她看着屋顶上的年轻男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嘴里温柔地唤道:“小四哥!”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狼心神女 师叔万万岁 篮球之白银帝国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老公大人,强势宠 大明之雄霸海外 末世危城 草莓味月亮 万古第一皇 我在东京唱演歌 斗罗之蚀雷之龙 港综世界大枭雄 甜妈萌宝寻爹记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神级维修系统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穿越王妃要升级 茅山遗孤 余生锦相随 空之塔 灰之刃 飞天 我的成语大明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武破九荒 踏灵人 云罗天尊 醉仙 武逆 深海拳王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仙韵传 官道之平步青云 末日城邦 校花的贴身高手 九星轮回诀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飞剑问道 神谕 明天下 仙朝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男主拯救计划 农门婆婆要修仙 狼心神女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重生于康熙末年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南北往事 网游之烽火江山 战绝新时代 赝太子 情海狂徒之涅槃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泡面首富 蓝色恋曲 取经路 于归于归 魔渊狱蛇 不只是女神 我修仙有属性板 诛仙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我能提取熟练度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天湘国蓉传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狂客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lol小说尘埃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仙天武魂 去他的火影梦 卡尔戏三国 凤凰珞 山海狱 赤之沙尘 浅塘 影视猎魔人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穹天女帝 猿说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天鹰传奇 归来帝君 医妃权倾天下 情归不去 活玉生香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竹书谣 血月猎人团 她之城传 天刚传 雷霆立道 万界之无敌反派 无尽侠客行 龙王令 自求吾道 复婚老公请走开 网游之帝王归来 校园狂兵 剑宗旁门 陌上行 重生之 末世恋爱法则 请君归 散落的碎片 无敌天下 繁星书士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复贵盈门 超神圣骑士 仙子请自重 扭曲的日常物语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国潮1980 混元真仙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魂曜星尘 一步一道 史上 在霹雳中游诸天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武傲天下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只为美女一笑 仙道求索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网游之烽火江山 死灵神话 野犬破天 极品小村医 史记小白传 藏拙 大江大河 僵祖次元之旅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都市神级学生 导量I创间十银 腹黑太子极品妃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玩家超正义 我成了六零后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无情人画无情路 一剑朝天 柯学捡尸人 封灵道种 仙韵传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谍海王牌 乱世世子妃 峯火狼烟 网游之神级村长 轮匙 天下醉 云若月楚玄辰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红颜三千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万界仙帝 圣龙局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破劫星 大唐孽子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寻剑 疯王的女儿 无限沉沦 仙武帝尊 猎魔烹饪手册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悟道仙机 边月满西山 医武兵王 万妖之祖 商门娇娘 顶级神豪 深夜书屋 极品捉鬼系统 死亡停车场 神医小天师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美人唇香 漠北风云 我不可能是剑神 大夏将倾 天山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