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6)
    就江湖对阵来说,是不能以双方多寡或是少壮来推敲输赢的,这不同于阵列在前的临军对垒。若是两军相遇,一方是年轻气盛之辈,一方是垂垂老矣之人,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结果。

    可对于江湖来说,武艺,兵器,毒药,经验……可以轻易地改变岁月所留下的衰败,肉体上的强弱,与常人所认识的一切。

    何碎的手下在最靠近包围的前沿,疯狂而迅疾地冲杀却好似扑向礁石的海浪,徒劳地变成了泡沫。

    这些江湖上本该欺凌弱小,傲视凡尘的凶悍之徒,在老头老婆子的拳脚,针线,菜刀,板凳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被击倒,被杀死。整个场面并不残忍,也不血腥,对于宁家上一代闯出赫赫威名的老前辈来说,杀死这些年轻的江湖人,仿佛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儿,如同出门晒晒太阳溜达一圈。

    何碎本想用年轻的身体与勇敢的劲头去突破重围,可观察一阵后发现,这些宁家退隐江湖的老不死,真是活得明白了,成精了——他们不会拼命,也不会不知进退,这些人在杀死第一波敌人之后,就悄无声息地退到了同伴们的身后,而后边还没有动手一直养精蓄锐的便顶在了前面。

    于是,他便知道这样是冲不出去的,不用指望这些老家伙在你面前出现气喘吁吁的样子了。

    何碎高高的个子在人群里极为显眼,他慢慢地把右手举了起来,宽大的袖子褪了下去,露出苍白的,瘦弱的手臂。没有人知道他想做什么。宁小四和红豆却忽然紧张了起来。

    有注意到的老家伙开始跟同伴交流,围堵着的阵势好似随着他这一动作,不如之前那般紧密了。

    何碎伸出了食指,然后微微转动拇指,他一边笑着言语,不怎么费力却让在场众人都听得非常清楚。

    “下三滥何家第十七代家主,何碎,承火正之明光;以恐惧挽钟,以血肉祭奠,以无情咏颂!”

    啪!他打了一个响指。

    仿佛地狱之门被召唤。

    除了何花山与何涂,在他身边的江湖人忽然间身上燃起了火,他带领的这些手下被身上的火焰吓着了,拼命地往外边冲去。

    王小君目瞪口呆地看着整个场面失控了一般,无数燃烧着的肉体惊慌失措地奔走,冲乱了宁家老人们联手包围的阵势。这景象就好像一朵巨大无比的花火在村子里盛放。他注意到有好些老人家被撞到擦着,火焰很快就蔓延到了他们的身上。

    “怎么会突然就着火了?”

    红豆皱着眉头,听见他问,便说道:“这是何家失传已久的无象火,没想到何碎居然能练成此等绝技!”

    “无论如何,不能叫何碎跑了!”宁小四平静的面容上出现了凝重的神情,高声喊道:“诸位前辈,若是放走此人,今后宁家不得安生,定要留下他的性命!”

    可实在是太混乱了,人老了,对于曾经携手作战的老伙计更是看重珍惜,受伤着火的老家伙在身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火海中的何碎。一些想阻拦的也被着火的江湖汉子给冲开——即使边塞整日操练的铁血健卒,也做不到看着一团火扑上来而不避让……

    何碎在盛开的花火中闲庭信步,走出了包围,嘴里还轻轻地念道:“生而由我,从心所欲。”

    还是有些人绕了过去想拦住击杀他的,宁小四与红豆从屋顶上追过去,正要跃下去,就见他又举起手来。

    这一下谁都不敢妄动了。

    何碎举着手,转头看向宁小四,笑着说道:“今日遇见小四哥,十分高兴,我要这天落下雨来,为我助兴。”

    他的手伸出食指,指着苍穹。

    也不见乌云,天上的太阳却是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雨点真的落了下来。

    “雨水太冷,未免凄凉,我要雨水燃烧,烧红这片苍穹!败,我认了,可即便败了,何家之人也从来都是风风光光!”

    他又打了个响指。

    落下来的雨,燃烧了起来。

    像是哪一位神明,藏在云端中,放了一把热热闹闹的烟火,余烬不灭,随雨在空中缓缓地飘落。

    宁小四和红豆跃下屋顶,在一处屋檐下躲避,看着四散而开的老人,看着在零落逃窜的景象中,安宁闲立的何碎,自背后拿了那把巨大的竹伞,缓缓撑开。

    何花山与何涂躲到了伞下,何碎笑着问:“这一招,如何?”

    竹伞很快就燃烧了起来,在何碎的手里,就像举着一朵火焰之花,火在伞面燃烧,火雨在他身边飘零。

    宁小四学他也鼓起掌来,赞道:“漂亮极了!”

    哈哈哈哈哈。何碎带着夸张的,得意的笑声,渐渐远去——今日我说,我就是神。

    整个江湖,也只有宁家还有记载,相传隋末年间,下三滥何家有一位惊才绝艳之人,曾在大兴城西郊,放了一把惊世骇俗的天火,火自天空随小雨而落,火雨之后,留下一地尸骸,传其为云天小雨焚八荒,又名“漫天雨火”。此后江湖再无此番神通出现,传闻也当成了玩笑话,逐而声熄。

    剪花枝的老人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宁小四身边,也站在了屋檐下边,看着燃烧的小雨随着何碎三人远去,不见身影之后,变得淅淅沥沥,清澈无垢,火焰俱都消散,雨水回到本来清冷孤寂的景象。

    “小四啊,今后可真是麻烦了。”

    “常人都有麻烦,何况我辈江湖中人。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进入山道中的何家三人,何花山已经伸手扶住了何碎,问道:“他们不会追来?”

    “当然不会,宁小四即有这份本事,当是个谨慎之人,不求算无遗策,但求不算错着,我连放两把大火,他摸不透我的深浅,不会来拼死一搏的。”

    “宁家有这么个人物,以后我们要报仇还真是不容易呢!”

    “容易了,还有什么意思?”

    何碎疲倦地靠在何花山身上,几乎快走不动路了。

    孤老村的老人们将街面收拾干净,把死去的人拖到村西口的山坳处掩埋,这些也不用宁小四和红豆去管,三个年轻人跟着剪花枝的老人家进了一间屋子,热了茶水,烫了面巾,整理休息。

    喝了几杯热茶,心神稍定,王小君便迫不及待地向宁小四询问:“小四哥,你可知道刚才那天上下火雨,是怎么一回事?”

    他看了眼斜靠桌边,托腮发呆的红豆,傻呼呼地说:“那叫何碎的,使的可是术法?”

    红豆笑了一声,宁小四也弯起嘴角,“不过是些障眼法,天上布了些能随雨而落,又能引燃的东西。”

    王小君不信了,说道:“可我看天上啥也没有啊。”

    红豆说道:“应该是肉眼难见的微小之物……《真元妙道要略》中云:‘以硫磺、雄黄合硝石,并蜜烧之,焰起烧手、面及烬屋舍者。’这种东西想来是有的,只是不知,他用何种方法引燃起火。第一次我还未有注意,第二次我明明盯住了他的手,并未见火苗、引火之物。”

    宁小四笑了笑,说道:“如果是轻易可猜之技法,何家也不会失传如此多年。不过今日见识过了,下一次倒不难防备。”

    红豆刚才已经想了一些办法,这时候说:“找他的时候,就错开雨天,被他找上来,就让人带竹伞,细沙,避免无遮拦处相斗。”

    宁小四笑道:“我们既然能想到,何碎又如何不知?来日方长,且看谁技高一筹吧。”

    孤老村二十余里之外,荒山老林子里,何涂持刀在前,披荆斩棘,身后何花山负着何碎。不走大道,不走山路,自己趟出一条小径,只为躲避善于追踪之人;走江湖的惧生死,在生死面前,很多事就成了微小。

    何涂是个爱干净的人,可现在他鞋子里全是泥巴,衣衫上到处是破口,挂满了碎枝。最让他恼火的是,手里明明是一把杀人的刀,现在却被用来砍柴劈枝。

    估摸着该是没有人能追踪到此,他们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何碎被惊醒过来,只见何花山正递过来水袋,他笑了笑,接过来喝了几口,还回去的时候才发现手上满是血。

    何涂有些不服气地说:“没想到咱们今天倒成了丧家之犬,如此狼狈!”

    何花山也不看他,将水袋绑回腰间,抬头自枝叶交错间看了眼天色,对他说:“只要咱们没有死,总能再找到机会……宁家人多势众,不好对付,要我说,就去长安找叶云生!”

    何碎正用一块雪白的丝巾擦去手上的血,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本来就是丧家之犬,何家也早就没了,家都没了,还想怎么体面?但是丧家之犬好呀……有家有主人的狗大多是不可畏的,它乱咬人,你可以去它家里,找它的主人交涉,要它的狗命还是打断它的狗腿都是由你和它的主人来决定的。但是丧家之犬呢?你去哪里找?你从哪里防备?别瞧我们现在狼狈不堪,其实宁家在这个江湖最怕的还是我们!”

    何花山满腔恨意地问:“你还是不让我去找叶云生报仇?”

    何碎沉静地说道:“算算时间,云五靖该是到了长安,如果我所料不差,楚客行也已在路上了……你现在去就是送死,宁家巴不得我们再回到长安。”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等他们和魏显闹个明白了,我们再找机会。”

    何涂不跟两人去争,在一边低声地说:“我不想做丧家之犬。”

    两人都听到了,何花山走过去搂住堂弟的肩头。何碎捂住自己的脸,淡淡地说:“谁又想呢?”

    阳光穿过枝叶,在三人身上斑斑驳驳成了岁月难返、时光眷恋的旧影。

    何碎拿开手掌,见到指尖的血又流了下来。

    之前两次响指,内力耗尽不提,他的中指指甲也裂了开来,血流不止。

    他早已习惯,甚至连一点痛楚都感觉不到。

    “我们先回石村,从长计议。”

    何碎懒洋洋地伸了伸双臂,活动了一下腰身,笑了起来,“输了此局,我也不觉气馁,反而很是享受。”

    何花山问:“这是为何?”

    何碎眼里看着他,想到的却是自己每日对着一根蜡烛,一遍一遍地打着响指。

    “总觉得,如此简单就将宁家那个丫头给弄死了,不够痛快!”

    何涂与何花山听了他的言语,眼中也出现了笑意。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阴阳至道 止道为仙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仙榜 冥境之锋 传承宝鉴 妖娆召唤师 九劫长生记 命主扶沉 崛起之盲女 明朝败家子 官道奇才 北宋大丈夫 昆仑有王 十年如一初 非良人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飞天 神迹·轮回者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腹黑美男别追我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大主宰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不负金银不负君 地界传记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仙帝 剑火丹仙 长姐她富甲一方 重生之投资天王 弑仰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甜妈萌宝寻爹记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凤征天下 都市之至尊龙帝 骠骑天下 美食供应商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大唐捉妖司 武侠世界穿穿穿 仙榜 大宋有种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大祝由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职游之虚与现实 召唤神话之大秦天帝 开局百万资源号 医妃凰途 抗日之铁血兵王 夏有伊人 龙之门 短情 塔纳托斯的预告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我真的不开挂 魔力全开 木叶之光 饲养全人类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等我有钱以后 魔能星海 流荧抚凰年 虎啸断云 重生之铁血战将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末世大回炉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末世恋爱法则 掌中之物 红色战记 疯狂进化的虫子 异生之寒雨 第七纪 旧日之箓 巡狩大明 八零农家悍女 狂客 黄I泉 地卷遗册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契言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仙古神迹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虎啸断云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无心阴阳师 锦衣成凰 曌帝双龙传 仙真纪元 星游天道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重生之修罗归来 烽火乱诸侯 我家道尊是神医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诡缠人 醉卧江山 太子,太腹黑 雪中悍刀行 三寸人间 虎视何雄哉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陨落少女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我在星球种爸爸 三哥的拳头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深穴 长夜行 妙偶天成 长命酒师 秘战无声 再世男神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0号玩家 汉世祖 超人气修真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大王饶命 烽火华夏 异界 星魂剑魄 圣阳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史上 点道为止 星王朝 武侠 许我年少无忧 东北地仙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我不可能是剑神 网游之魔威太虚 我有好多复活币 我有一座无敌城 仙子请自重 港综世界大枭雄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长夜余火 驭房有术 开局一群原始人 曌帝双龙传 从零开始 峡谷正能量 合约老公晚上见 谍战精英 梦里应知身是客 星河寂灭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男神抽奖系统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我能提取熟练度 永生诀 天地生吾有意无 洞螟 死亡代言人 铠甲勇士死神 娱乐第一天王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一个顶流的诞生 酒歌 爱我请你放手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逢春 五代梦 海贼之黑色王座 九星之主 请君归 长嫡 萌神恋爱学院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世界副本 诸天探索者 天山学府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华夏道 我成了六零后 永夜之帝国双璧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明月不归尘 权游:睡龙之怒 明末乞丐皇帝 修神外传仙界篇 前夫又在耍花招 通天之路 卡塞尔的小怪兽 离婚议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