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一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7)
    长安的冬天快要过去了,尽管这几日阳光灿烂,可寒风不歇,行人来往间,多是缩着身子。院子里有墙挡着刮骨的冷风,剩了一地黄灿灿的阳光,便比外间暖和了许多。

    昨日赵员外带着赵馀去了开封,说是访亲,叶云生也不用带着阿雨去教剑,下午就在院子里打发了时光。

    晒晒太阳,陪着阿雨练了会儿剑,吃了些糕饼,和老云闲聊,喝酒,到了晚间,老云去了客栈休息,他哄着阿雨睡下之后,给妻子渡了气,一个人来到了院子里。

    院墙上有一只花猫蹲着,像入了定,身子显得修长,耳朵尖尖,一对绿宝石般的眼珠子,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地儿冒着寒气,老槐树一动不动,天上望不见云的影子,哪里都是黑,只有那一轮月和边上的光晕,看着也略惨淡了些,说清冷少了,说孤寂又多了,在清冷与孤寂之间,叶云生站在那儿,像一根了无生气的木头桩子。

    这几天,每到夜里,他总是会听到有人在屋顶上,轻拍瓦面。

    有两个晚上,他在夜色下,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在东市的街上慢慢地散步,避开了灯火辉煌。

    今晚他没想去,因为有些时候,散心是放松的,让心情得到平静,可有的时候,散心能将心散到天边,看到不愿去看的,于是更为窒闷。

    他也没有捏剑诀,也没有站剑桩,甚至没有考虑任何关于剑法内功的事情,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人问他想的什么,他甚至回答不了。

    他便如天上的黑,身边的老槐树,院墙上的花猫。

    突然,在侧房边上的地面翘起来一块石板,一身白衣的江瘦花,安安静静,却如投石镜湖般进到院中。

    花猫嗖地跳下院墙,老槐树摇晃了一阵,枝叶被风轻轻吹拂,一片云飘过月下,挡住了微光。

    院子沉浸在了黑暗之中。

    等云飘走,月光掀开垂帘,淡淡的光照里,江瘦花清艳的脸出现在叶云生的面前,宛如刚从月宫飘落的仙子,右眼角挂着的一颗小小泪痣,在月色下是即忧伤,又妩媚。

    “呆不住了,想出来走走。”

    “好,我陪你去。”

    “没关系吗?”

    叶云生抬头看了一眼残月,淡淡地说:“差不离这几日间,叫魏显知道也无妨了。”

    “大娘的身子好些了?”

    叶云生慢慢地向外走去,于是不忍和无奈就在这举动里表露无疑,江瘦花下意识捂住了嘴。

    小巷子里,福康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悄然寂静。

    江瘦花的木屐声音清脆而缓缓地敲击在长安的夜里,两人都不愿快行。她跟着他漫步,呼吸着晚间干净清爽的空气,很是舒服。

    叶云生面无表情地向东走,路过果子铺边上的牌坊,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默默地继续前行,来到了东市。靠近灯火辉煌处,他才醒觉,身边跟着一名女子。

    他转头看去,江瘦花正看向坊间,眉眼在灯火中,清艳无双,端的是人间绝色。地窖中养伤的这许多日子,之前的委顿与憔悴已悄然而离。

    不过无论是谁,在地窖里呆了将近月余,多是邋遢的。

    “附近有地方洗澡吗?”

    “往前去几处勾栏后头有个汤池,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却是不好过去沐浴。”

    “为什么呢?”

    叶云生暂不回答她,反而好奇,问:“你在刘府也有些年,为何连长安东市如此热闹的地方都不清楚?”

    江瘦花被问得不好意思,垂下俏脸,低声说道:“从二郎走后,我便一直在家里不曾出门。”

    叶云生惊讶地说:“整日在家里,不闷吗?”

    江瘦花抬起头来,眼如星河,神容安闲、满足,道:“斗室虽小,可佛前有大世界,宁静自在,不觉得烦闷。”

    叶云生合十弯身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打趣她道:“阿弥陀佛,女居士貌美如花,赛过天仙,佛祖定会保佑!”

    江瘦花可吃不住他如此轻浮,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说道:“哎呀,你可不能乱说,怎与孩子似的,佛祖在上,切莫胡言乱语!”

    他大声笑了起来,但心底里却没有真开心多少。

    “那处汤池因为建的地方靠近勾栏,到了夜深时,多是小姐去到里面,大凡良家是绝不愿去的。”

    她不好言语,说不去吧,显得看轻那些女子,可要说去,心里多少会有膈应,况且万一惹了病来,该当如何?

    “那便作罢,反正也许多天忍受下来了,不在乎多一天。”

    “我有个主意。”

    “说来听听?”

    他往远处隐隐约约如黑云般的城墙,望了一眼,略微地出神了片刻。

    “从那边出去,用轻功跑小半柱香的时间,会有一处山涧小溪,背靠界溪村,上流是灞水。”

    她的脸比晴子的轮廓更为分明,右眼角挂着的泪痣,朦朦胧胧的,不怎么真切。

    “水很干净。”他又下意识地说……

    “跑一炷香需什么速度?”

    他的视野重新凝集,发现她正对他挑眉,看到了,不由得一笑——即便是燕归来,也不用如此讲究吧?

    “大概是一次气息半里远。”

    “你带路。”

    晚上一般人是出不了城的,城门早关了。

    叶云生带着她来到一棵老樟树下边,跃起身子,跳到树上,连接在两根枝头借力,飞到空中,斜斜地掠向十余步外的一处楼顶。

    老樟树大约是两丈高,那处楼顶有三丈左右,而长安的城墙高度约有四丈。

    等两人来到楼顶上,前边城墙已经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

    “慢来!”楼顶上居然有个人,黑灯瞎火地躺着,见两人上来要走,忙起身拦住了。

    叶云生也不多问,伸手从怀里拿了一串铜钱丢给他。

    月光一时不明,此人面目不清,似乎笑了一笑,拿了钱,又往屋顶瓦面上一倒,继续躺着。

    等跃出城墙,落到城外,江瘦花才有机会,问他道:“那人怎么睡在上面?你又为何给他钱呢?”

    “东边附近唯有这个楼顶可以借力跃出长安城外。”

    他看她一脸好奇的模样,不由再解释道:“只有江湖人,轻功不凡之人,才能借力上楼顶,然后凭楼顶高度跃出城墙。既然只有这一处地方,又是江湖人所需要用的,那么如果有帮派势力放个桩子在上边收过路费,也就不稀罕了。”

    江瘦花恍然说道:“原来还可以这般赚钱呀!”

    叶云生笑道:“江湖水远,无处不是银钱。反而这样借路收钱的,算是白道营生,大家也都睁只眼闭只眼,花钱借路,不惹麻烦。”

    江瘦花笑道:“看不出你退出江湖的样子。”

    叶云生苦笑道:“早就退出了。”

    “浑身上下都是江湖的味道。”江瘦花想着了什么,问:“那人也真够辛苦的,都累得坐不住了呢!”

    月浮出暗云,路边的树影飞快的倒退,叶云生瞧着她的脸——在树影挡住,移开中变幻着明与暗,漂亮得让人叹息,就像望着中秋时节的月亮,第一次在江南看到荷花……

    但这清丽绝美的容颜还是无法挡住喷涌而出的笑意,他忍着笑,咧着嘴,说道:“那上面只能躺着,若是坐着或站着,容易被人发现。”

    被他笑话了,她却拿他没办法,只能装作不知。

    过了片刻,他停下来,指了指前边暗里一片的地方。

    她看不清楚,摸索着走过去,凑近了,才发现是一条宽敞,静缓的溪流。

    “我在这里等你。”

    她回头看了看,只有一个黑黑的人影,再抬头瞧了瞧,林叶厚密,今夜月光本就暗淡,此间更是稀疏难明。可她还是有些害羞,低声地道:“莫要再靠近了。”

    “好。”

    有句老话说得好,世界就是颜色,有颜色,才有了一切。

    也许这个世界本没有颜色,只有你认为它是什么颜色,它才会是什么颜色。

    这里本是漆黑一片,叶云生所站的地方,昏暗无比,整个世界,天上地下,只有黑这一个颜色!

    江瘦花褪下衣物,步入溪流中,忽然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曾经,有个心爱的姑娘,她悄悄地走了,带走了整个世界,不留一丝色彩。

    只有在回忆里,岁月的以往,再看着你的时候,仿佛我才又存在。)

    叶云生就看着绝美的女子,走进了水里,缓缓地清洗,过了会儿,又走上岸,摸索着找到衣物。

    她的内功还到不了弄干身子的地步,只稍稍去了水珠,留了一层湿意,穿戴后衣服免不了贴住身子。

    她走到他的面前,发现他闭着双眼,一副出神的模样。

    “走吧?”

    然后他转过身子,睁开眼来,泪水缓缓滴落。

    “去喝酒吗?”

    “我不喜欢喝酒。”

    他原本只是想喝,听她说不喜欢,心里已是成了非喝不可。

    “那就权当陪我去吧。”

    东市最大的得胜酒坊人并不少,他带着她进了酒坊,也不上楼,在底下买了两壶太白,又走出了酒楼,绕到后边靠着墙根的地方。他指着上面,然后飞身跃到了一楼的角檐,借了一脚力,又到了二楼,接着三楼,四楼。这得胜酒坊一共四层,六角檐铃,红栏碧瓦,顶上瓦面还有残露,他也不管,直接躺了上去,翘起了腿。

    江瘦花坐到他的身边,看了看四周的景致,道:“这地方喝酒还真不错!”

    他忍不住又想到张晴子,总会与他找类似这样的地儿喝酒。见到她将木屐脱了去,赤着脚,伸直了双腿,他转过头,只望着夜空,等喝完了一壶酒,他与江瘦花才从各自的心事里脱离。

    “明日我要和老云去看看他俩,你也一起去?”

    “好……没想到方大侠的救命之恩,此身竟已无法报答。”

    他将另一壶酒拆开,问她:“真不喝吗?”

    她摇头不语,却是不愿再开口拒绝。

    他举起酒壶,将酒倒在嘴里,方才的美酒变得苦涩无比——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那一起喝酒的女子终已不再人世,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月光幽幽,江瘦花看着叶云生,看他浅唱低吟,怅然出神;看他半头华发,沧桑寥落。

    她温柔地笑着,与他说:“这酒味道如何?”

    他看着她精致如画的脸庞,将酒倒入嘴里,丢了酒壶,说道:“不堪回味。”

    …………

    早间,阿雨起床勤快地穿好衣服,跑出屋里,到了院中打了水,一边冻得哆嗦,一边胡乱地擦了擦脸,也不肯再漱口,猛地回头,好奇地瞧着坐在院子里的女子。

    “早。”女子冲着她笑了笑。

    “你是谁呀?”

    “我叫江瘦花,是你爹爹的朋友。”

    阿雨问道:“我该怎么唤你?”

    叶云生从侧房走了出来,收拾了一张木桌,对阿雨说:“喊她二娘。”

    按说这叫法没错,刘家二公子的妻子,唤刘二娘,江二娘,都是可以的,不过叶云生这话说来却叫江瘦花有些吃不住,脸红了起来。毕竟前些日子还跟她开过玩笑呢,说是偷偷地养了一个小娘子,还大了肚子。

    二娘这个称谓,就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

    三人,桌上摆了四碗面,江瘦花性子静,也不问,拿了筷子吃面,不一会儿就有人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却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人便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云五靖。

    而云五靖却不知她是谁。

    “阿生,你婆娘还在床上躺着,你就找了个小的,叫哥哥说你什么好?”

    “那就什么也别说了,赶紧吃面,我专门给你这碗加了条小黄鱼。”

    阿雨听了,朝着走到桌边的云五靖做了个怪脸,说道:“鱼好腥好腥,呕……”

    “雨儿、雨儿,鲜是什么?是鱼和羊,你别学你这个花心老爹,就挑着鱼不吃。”

    云五靖坐下来却一直不拿筷子,叶云生只能说了,“这位江湖奇人燕归来……就是刘府二郎的娘子,被谢鼎等人暗算,身受重伤,晴子带她来让我代为照料。”

    云五靖压根不看江瘦花,就拿白眼冲着他,“所以就一直养在地窖里?”

    江瘦花多年来日夜念经,拜菩萨,性子极为沉静宁和,这时候竟忍不住想跟云五靖动手。也不由得感叹,江湖传言确实没有夸大其词,云五靖这人真是讨厌极了,也不知怎么跟叶云生交上的朋友。

    叶云生十分了解这位好友,所以不再言语……你说什么都能被他怼回来,要是江瘦花不在场,那没有关系,他也能怼,但在身边坐着呢,总要顾忌一下对方的感受。

    云五靖看他不说话了,便动起了筷子,吃得干净,将面汤也喝完,推了碗筷,站起身说:“我去看一眼阿谭。”

    叶云生本以为他要给阿谭渡气,总要一会儿工夫,哪知道只片刻就见他走了出来,脸色沉沉地问:“你多久前给她渡气的?”

    叶云生道:“大半个时辰之前,天刚亮的时候。”

    云五靖欲言又止,江瘦花碗里的面吃了一半,起身要进去,说道:“嫂嫂好些了吗?”却被云五靖拦住。

    他之前有些紧绷的神情松了下来,说道:“睡着了,别去吵醒她。”

    叶云生点点头,面都没有吃完呢,他指着江瘦花的碗说道:“不要紧,快些吃了,凉了容易闹肚子。”

    等阿雨也吃好,云五靖急匆匆地道:“出发吧!”

    叶云生哭笑不得,说道:“容我收拾一下。”

    “你个汉子,婆婆妈妈,有娘子在还要你干这些?”

    简直让人忍无可忍!此刻,江瘦花是宁愿回到地窖中去,也不想面对云五靖了,看着叶云生赔笑着将碗筷拿起来,又觉得心里难受,从他手里夺过碗筷,来到水缸边舀水清洗。

    两个男人便坐在桌边,盯着她曼妙的身子,蹲在地上,曲线诱人的臀部翘着……

    叶云生指了指云五靖。

    “衰事。”老云却翻了个白眼。

    江瘦花洗好碗,擦了桌子,因为没有运起内功,手已被冻得通红。

    云五靖吐槽:“中看不中用啊!”

    江瘦花耷拉着眼皮,忽然有一种第一次到刘府,被二郎家人围观挑剔的感觉。

    “走吧。”云五靖牵着阿雨的手。

    江瘦花向屋子里看了一眼,问道:“不用给大娘渡气吗?这来回时间怕是不够。”

    叶云生微微恍惚了刹那,点头应道:“确实,等我片刻。”

    云五靖看着他进了屋子,默然不语,伸手摸了摸阿雨的头。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叶云生走了出来,三人带着阿雨,走出了院子。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帝王明意 法师乔安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神道飞仙 超级烹饪高手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我的白富美老婆 汉末文枭 你是迟来的暖风 深夜书屋 对不起,我开挂了 从知否开始做位面商人 五代梦 日娱之过往 近代战争 我有一座新手村 异世灵武天下 不灭武帝 农门婆婆要修仙 孤城重启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贞观攻略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修真之瞒天过海 绯色魂 花都极品主宰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异世大符神 重生之御见清心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流荧抚凰年 啼笑仙缘 终极猎杀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网游之金刚不坏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你玩过联盟么 叫你一声大师兄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诸天大道宗 植体 战医无双 朕真没想败国啊 痞子闯仙界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我的功德不见了 飞剑问道 军师大人要出墙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宠女肖瑶 绝品仙尊赘婿 修仙传 修真之瞒天过海 日常系美剧 青山下 带着系统在兽世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热血之青春无悔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妾大不如妻 武林大恶人 遇陆衍,乱终生 恰逢夜暖知温顾 异界超神牧师 大佬级炮灰 玩转阴阳界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超神圣骑士 全球通缉令 归来帝君 仙魔春秋 魔门道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新书 开局一群原始人 冰山美男,快上钩 神州江山志 天湘国蓉传 混血公主你不乖 黑魔法使 东京吃货 谍战精英 仙帝 八零农家悍女 女帝直播攻略 间谍身份 筑梦红丘陵 一品龙妃 闲夫守则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策江山:嫡若惊鸿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田园医香 我要做球王 万古神帝飞天鱼 小女异瞳 武破诸天 玄门小子 泡面首富 重生第一男妃 落地长安 超人气修真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天一剑雪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我在地府当差 神圣罗马帝国 长生界 网游之近战法师 总裁老婆不一般 我休息就变强 禁区之狐 剑泣魔曲 纯阳剑尊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朝为田舍郎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我的MVP男友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沧元图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快穿之慢慢轮回 恶魔深渊 八零农家悍女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明天下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神谕 天地生吾有意无 修真爽歪歪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世之卡徒 大医凌然 虎狼 我的贴身校花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年少往事 黄天之世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药满田园 星王朝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人在东京当房东 定位输出之王 飞来客栈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江山易老红颜旧 天子剑诛邪录 混沌天经 阴阳纸扎师 捡漏 成长中的经历 俊俏娘子帅相公 山海图录 开局一座玉门关 神道丹尊 孤才不要做太子 张三丰异界游 帝霸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还看今朝 我和邓肯同年秀 我,嫦娥男闺蜜!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百炼成仙 逢春 因你繁花似锦 大王饶命 神算赘婿 江山易老红颜旧 千秋悲歌 深海拳王 末日之端 神司驯凤攻略 你好,少将大人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滚回娱乐圈 道长去哪了 末世恋爱法则 闲春 农家小王妃 山海封神传 踏天 凌霄龙神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夏已晚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妙偶天成 情归不去 大清疆臣。 鉴宝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长生道途 古神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