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三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9)
    天色将晚,红霞漫天,长安城残破的城墙,在缓缓移动的光彩里,残缺中带着一丝温暖,温暖里又透着悠悠的苍凉。

    马车在小巷里停了片刻,云五靖、江瘦花,阿雨,下车回到院子里,叶云生驾车调头出去。

    “其实我找间客栈休息就好。”楚客行靠在车厢一边,这一天没有好好休息,伤口微微发胀,气血不畅,脸色也不由得苍白了些。

    “老云睡客栈我不担心,如果你没有受伤,我也不担心。何况你早些康复,就能早些帮我的忙了。老李那儿看护得住,伤药又好,你休息一段日子,别的先不用操心。”

    两人从密道中进入,幽暗的地下宫殿里,石壁上刻画着的道家三清,不同于外间道观,此地阴森,便是三清祖师像原本正气纯阳,此刻也显得妖异,晦暗,杂乱。

    叶云生敲了敲铜管,片刻工夫,暗门机关就被打开,两人来到黄泉医苑,见了老李。

    老李当着楚客行的面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徒儿于亮领着楚客行先入内寻一间石室静养。等他俩走入里面,老李才伸手,竖起三根指头。

    叶云生摇头叹道:“我哪里有那么多银子。”

    老李斜着眼,弯曲手指敲了敲桌面,“那叫于亮把你兄弟再带出来?”

    叶云生气得发笑,从背后的斜囊里摸出两百白银,搁在台面上。

    “干啥?”老李怒地正要拍桌子,就见叶云生按住白银,说道:“算了,我还是回去先问老云借些银子来。”

    老李瞪着眼问:“唬我?”

    “没有,不是你要三百两?”

    “两百就两百!”老李一把拍开叶云生的手,拿了银子,“先说好,他要离开,我可看不住,我只保证人在此地无事。”

    “别留暗伤,别舍不得好药!”

    叶云生走在离去的地道中,一时间光线昏暗,他莫名想到了方才的场景:

    老李俯下身子,靠在桌面上,压着声音说道:“有个消息,正要告诉你,你就来了……原本西施乳之事已然无望,谁知今日我那朋友托人送了口信。原来早前天上人间就派人带了西施乳,一路去往开封,要献给宫里的一位娘娘。”

    桌边点着三根蜡烛,火光抖动,叶云生的双眼闪闪发亮。

    老李笑了笑,接着说道:“明日,这批人就要路过长安。”

    简直是天赐良机!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瞧他叶云生太过可怜,给开了一次恩!说是苦尽甘来不为过,陪着阿谭活活熬了这许多天,一直像是在黑暗中行走,坚持的精疲力尽不提,前路在何方,找不到光明的那种绝望,是最为恐怖的。

    现在好了,希望出现了!

    叶云生赶回家中,老云等他已不耐烦,抱怨了几句,就急冲冲地找酒喝去了。

    江瘦花怀里抱着一只花猫,这猫儿像是经常跳在他家墙上的那只。被她抱着也不逃,只一声声喵喵地叫唤。阿雨在边上伸手摸它的毛,爱不释手的样子,笑得非常开心。

    ——两个人都坐在院子里。

    “留了一点菜,在灶子上呢……我看阿雨饿了,就不等你回来,先吃了。”

    “好。你们进屋去啊,外边太冷了。”

    江瘦花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认真地看了看他,却不发一言。

    阿雨撅着嘴,说道:“阿雨想在外边!”

    “胡闹,莫要着凉!”叶云生进了侧房,打了碗饭,一看灶子上的菜,留了粉蒸豆皮,醋溜白菜,冬笋腊肉,他将菜拨拉到米饭上面,端着碗边吃边走进屋子,呆了半饷,看阿谭睡得正香。他安静地吃完了碗里的饭菜,走出屋子就要跟阿雨说话。

    “爹爹,我不想睡屋子里!”阿雨却是先开口说道。

    “你可以跟二娘去地窖里睡,你要不要去?里面可是有鼠的呢!”

    “不怕,小花会把鼠都给吃了的!”

    叶云生坐在门槛上,冬天里老木条的门槛比凳子要暖一些,还不硌屁股。他正冲着阿雨呆呆地出神,就见江瘦花转头看来,“我带阿雨去休息了,你等会儿下来吗?”

    叶云生端着空空的碗,呆呆地望着她,慢慢地摇了摇头。

    她问了才发现有些不妥,急忙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笑了笑,“我知道。”

    只是经常在夜里去疗伤,不论是江瘦花还是叶云生,似乎都有些习惯了……

    天色渐晚,阿雨跟着江瘦花去到地窖中安睡。

    屋子里少了阿雨,竟格外的清冷。

    叶云生走入里面,微微地一晃神,有些不能习惯——往日这时候,阿雨和阿谭都已睡着,阿雨在床里边会是趴开手脚,偶尔更会把脚丫子压在阿谭的肚子上,而阿谭则是一副天真烂漫,沉静安然的模样,母女两人睡着的脸十分相像。这样美好的画面,往往可以让他的心灵平静下来,哪怕日间有再多的烦恼。

    故而,他习惯不了,可他一点也没有想着去将阿雨喊回来。只是自己一个人坐到床边,陪着阿谭,看着黑暗中妻子苍白的脸庞,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两边的颧骨高高地突出,看上去已然瘦得脱形。

    “官人,你早点睡。”

    他见到她醒来,露出了笑容,竟有些受不住惊喜,眼眶里滚出了热泪。

    “真要忍不住想去练剑呀……你就早些去,别练太久,睡得迟了,总是对身体不好的。”

    “我已经练成了!阿谭,我有好多时间可以来陪你,你赶紧好起来!”

    “好呢,奴身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回家乡,奴想念爹娘了,奴还想着老家的山水,梨花。”

    “好,我陪你回去!”

    叶云生闭着双眼,想到了家乡的农田,小石桥,溪水,漫山遍野的梨花,那满目的玉树银芳。

    淡淡的香甜好似就在鼻端盘绕,他抿着嘴角而笑。

    “官人,柜子里最下面的袍子里,有当了剑得来的那五十两银子,莫要忘了。”

    阿谭后来又说了什么,叶云生已经不记得了,他抱着妻子,直到晨光扫尽阴霾,才去了侧房准备早点。等江瘦花与阿雨走出地窖,三人围在桌边,吃了米粥,肉炒饼。叶云生自不会让江瘦花这位客人再去收拾。

    江瘦花被阿雨拉着做夹手指的游戏,叶云生双手提着蓑衣斗笠,就要出门。

    “这是做什么去?”

    江瘦花问了一句话,手指被阿雨给夹住了,小家伙却不开心,凶巴巴地对她喊道:“要认真的,不可以这样!”

    叶云生揉了揉阿雨的脑袋,轻声说道:“昨日,圣手老李与我说,西施乳今日要过长安,我打算一早就去守着道儿,遇上便劫了,给阿谭治病。”

    “那我陪你一道去,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你帮我看着阿雨。”

    他走出院子,留了半句话在嘴里——这件事,我不想别人插手。

    天果然没一会儿就下起了小雨。他披上蓑衣,戴上斗笠,一路出城,到了城外的官道边上,找了个草堆坐了上去,由着风吹雨淋。

    这一坐便是半天。等了好几波人,却都不像,他也不知在想什么,不去找宁家的人帮手,更没有知会老云,就独自在此地苦守,甚至,剑也未带。

    天空中落下的雨从早晨他离开院子开始,既没有更大一些,也未有变小歇停的迹象。

    就如此这般下着。

    他的嘴唇已经冻得苍白,身子也在哆嗦,却丝毫没有运功驱寒的打算。

    这时候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队马车,四匹健马前头开路,中间两辆马车,最后押队的两名骑士与十几名江湖汉子。

    非常标准的转运押解的队伍,看上去就不好惹。叶云生见了,双眼闪闪发亮,终于等到了,他似乎确信就是他们。

    只要有了西施乳,阿谭就能好起来!

    叶云生从草堆上站起身子,僵硬的躯体有些不受控制,随着一口气息入内,明光照神守运转开来,体内的寒气如同雪入沸水,一瞬间尽皆消融。他浑身燥热起来,下一刻,便迎着马队正面撞了上去,甚至连一点偷袭的意思都没有,干脆利落地冲撞,挥掌,毫无保留的内劲喷涌!

    健壮的西南马先遭了秧,此马虽是体小个矮,但脚力颇佳,驮运一流。可是,在叶云生的掌劲喷吐下,却翻身倒地,在雨水泥泞中挣扎嘶鸣。

    马背上的骑士拔剑跃去,四把长剑各有所指,看方位竟是四象剑阵。

    叶云生冲入阵中,一手拉住其中一人手腕,带着长剑转动,挡下其余三人剑招,只转动这一过程,所捏之人的手腕到手肘已是寸寸骨裂,手臂软软地垂下了,“啊啊啊啊啊!”此人一阵惨叫声里,剑已转到了叶云生的手中。

    此剑是汉长剑,延用古秦的剑样,柄短剑长,剑脊狭窄,对使剑之人的腕力、剑技要求甚高,不似当下所流行的剑式,缺了一份柔韧,可说是真正的刚锐易折。

    剑到了叶云生手里,他腕上抖出一朵剑花,顷刻间已将失剑者咽喉划断。再二,再三,这剑花清清楚楚地盛开,偏偏另外三人挡无法挡,退无可退,三人肚破肠流,陪同失剑者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前边胜负分得太快,后边的人自是更为小心谨慎,不敢上前。

    叶云生冲过马车,劲布剑身,如同霹雳一般地斩断了车辕。马车少了车辕,马往前走,车停了下来,前边断开的车把子失了重心,斜拄在地上。车里的人被颠出车厢,叶云生顺手带剑抹过去,就是两条人命,他甚至看也不看一眼死在剑下之人是何模样。

    这个时候,再是反应慢的也有了准备,后边押队的两名骑士翻身下马,十余名江湖汉子也冲上前来,正好将叶云生与第二辆马车隔开。

    这辆马车里没有人,叶云生相信他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双眼从拦住他的人身上扫过。似乎有些不对劲。

    刚才的四象剑阵在他心里转了一转,他来不及多想,因为不知道这些年江湖上的变故,不过还是有些奇怪——江南那儿,什么时候也流行四象剑阵了,不应该都是小两仪混三才的吗?一般来说剑阵皆是门派的基础阵法,江湖帮会少有操练的,学徒们自小在门派中从走位、配合开始慢慢练习,到后来组成剑阵。中间花费的工夫经年累月,绝非短期可成。

    叶云生自那一夜大彻大悟之后,还未与人斗过,今番一出手,便是无人可挡之势。但不能说这些人太弱,就拿前边他突然冲撞马队,四名骑士的应对来说,都在第一时间,并在出剑时就自觉组合成了四象剑阵,这般身手意识,绝非普通江湖人物。

    给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

    两名骑士挥剑攻来,还是四象剑阵的步位,后边的江湖汉子棍棒刀枪,倒是杂乱得紧。

    江湖上的事情,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当双方都拿上了兵器,就只是生死之间的事情了。叶云生摒弃杂念,气沉丹田,对手出什么招式似想未想,与以往算尽变招后手不同,他仿佛放任自流,又好似眼前所有的兵器划动的轨迹都已默然于心。

    他手中的剑避开了这些挥舞在空中的轨迹,挑开一朵鲜血染红的花,两朵,三朵……十余名江湖汉子转眼就死了六人。

    两名骑士的剑招沉稳,似乎是五台山太乙剑派的正乾破邪剑法。此剑法最是大开大合,不忌对手角度刁钻或是剑势诡邪。乃是太乙剑派组成剑阵不可或缺之剑法,以正,势,力,合,四字诀守不败地,取胜势。

    这两人剑招配合按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一人轻易击败,可偏偏此刻的叶云生,眼中已经没有对手,再是稳妥不败的剑招,在他的剑下也满是破绽。

    他引得两人剑招前后互相接应,使稳使尽,再一剑突然袭出,刺中一人咽喉,并托剑而走,划开对方喉管。自己转到另一人身后,等这人急匆匆回身挑剑,便转手舞了个剑花,银光闪闪,两剑交错,随后,轻轻松松地在对方的两肩划过。

    这人痛呼出声,可肩窝中剑,双手俱废,只眼睁睁看着叶云生挺剑刺入自身胸膛,一股平静而又残暴的内劲随剑身涌入开来。这人只感到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炸裂爆碎,随即失去了意识。

    一队江湖人,地位自有高下,这两名骑士明显是上位之人,余下几人一见这两位俱都死了,发出哄声,就要逃散而去。可叶云生手里的长剑如风卷残云,快且精准,一人一剑,竟在眨眼间就结束了战斗,无一人活命。

    官道上堆满了尸体,血流遍地——细雨冲刷下,血水更是肆意流淌,道不尽的残忍血腥。

    叶云生丢下手里的长剑,拉开了第二辆马车的车帘,寻找藏在车中的西施乳。

    …………

    屋檐下边,隔着雨帘,阿雨拿着一柄木剑在捏剑诀,嘴里还数着数儿。江瘦花在边上陪着她,手里捧着一把炒米,加了糖,香香甜甜的气味,十分勾人。

    “再有两个一百,就给你吃。坚持!”

    “二娘,你直接给我吃嘛!”

    “不行哦。说好练八百下的。”

    两人在那儿争着呢,院门被推开,一名模样甚是年轻的男子,撑着一把蜡白细杆浅绿色油纸伞,穿着青色的宽袖直裰,头戴白色东坡巾,自顾自走了进来。

    江瘦花见这人窄脸短眉,圆眼粗鼻,薄唇八字胡,未曾相识,怕是叶云生的友人,便问道:“来者何人?”

    这人向屋里张望了一眼,对她说道:“江湖朋友都喊我老李。”

    “原来是圣手老李,奴家燕归来。”

    如此江湖中传奇一般的名号,也引得圣手老李侧目,当下行了一礼,说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想不到能见着活生生的江湖传奇,老李我真乃三生有幸!”

    “神医莫要客气……此来可是找叶云生?”

    “正是。”

    “你怎这时候来?”

    老李本就溜圆的双眼瞪大了像两枚铜钱,问道:“我现在不能来?”

    “叶大哥赴城外劫西施乳,你不知道?”

    “怪哉!莫非我应该知道?”

    “咦?他今早亲口对我说,昨天是你透露消息与他——今日有人带西施乳要过长安!”“滑稽,我怎不知道我跟叶云生说过此事?西施乳为何要过长安?”

    江瘦花面色僵硬,被老李问得一头雾水,摸不着头绪了。

    “叶大哥说,你收到风声,天上人间派人带了西施乳,赶往开封,要献给一位娘娘。”

    老李眨巴着眼睛,怀疑似得盯着江瘦花,问道:“你可知天上人间在何地?”

    “江宁。”

    “江宁到开封,需要过长安吗?”

    “这……”江瘦花心里已乱,从江宁出发,向北至开封,为何要往西绕到长安?

    “这位娘子,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诓骗于我?叶云生虽然颓丧了些,但到底是个老江湖,怎会相信这般荒谬言论?或者是叶云生在骗你?”

    “我……”她本就是沉寂寡言的性子,遇上这种情况,更是说不出话来。

    两人一番对话,站在江瘦花身边的阿雨依然捏着剑诀,小声地数着数儿。老李沉下脸,也不等她解释,走进了屋子里。病人住久的屋子都会有窒闷或是恶臭,他闻到臭味并不意外,打量屋中摆设俱都正常,不由得稍稍放下心来,朝床上看去,谭小娘子背对着他侧身而睡。他行医日久,早无顾忌,走到床边抬起阿谭的手臂就要把脉,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叶云生的婆娘,手臂的触感肿胀,冰冷,松软。老李下意识就得出了结论:她早已死了!

    圣手老李有些狼狈的,不敢置信的,愤怒地走出屋子,而江瘦花正看着他,艳美的脸上表情一样的难看。

    “什么意思?”他看了看江瘦花,又看了眼阿雨。“叶云生连人是死是活都看不出来?”

    江瘦花张了张嘴,还是沉默下来。

    老李暴躁起来,怒道:“人都死了好几天,他昨天居然还要我来看看情况,还问我西施乳有没有消息,还说最近有些好转了,这是好转了?”

    “他是不是疯了?”

    他开始还在生气的,可发泄地骂了一通,却流露出哀伤的神情,为他的朋友感到可怜,可悲。

    阿雨抱住了江瘦花,小小的孩儿,刚好将满是泪水鼻涕的脸蛋埋进她柔软的小腹。声音是那么的绝望,却又是如此的天真,阿雨说:“娘死了?我不要娘死……我是不是没有娘了?我怎么这么倒霉,我以后就是没有娘的孩子了!”

    如果,叶云生在这儿,听了阿雨的话,或许会笑起来,小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

    江瘦花却笑不出来。

    “他可能,只是不愿相信。”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金陵春 迷失的青春期 重生之投资天王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帝颜醉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轮回仙神道 英雄无敌泰坦之神 护花狂龙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新顺1730 综漫之无尽逃杀 破劫星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敬我为神明 把云娇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摄心记 无限折腾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有事先找靳先生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都市之走向辉煌 三国之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重生之九幽邪神 无忧江湖 龙之门 醉仙葫 不灭武帝 网游之修罗剑尊 荣耀巅峰 这个大明太凶猛 天浩劫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控卫在此 亵渎 网游之萌植暴医 容华似瑾 春秋大领主 灰之刃 近代战争 一世神游 我真不是谪仙人 半城之黑白 修真爽歪歪 北地枪王张绣 我靠谨慎修仙 我就是传奇 植体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繁花锦绣不及你 夏有伊人 游戏铜币能提现 寒门崛起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灵界论坛 武器专家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重生90:辣妻要翻天 重生之修罗归来 亲爱的二小姐 侯府后院是非多 天工 媚骨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微铁镇Ⅱ 道长去哪了 我休息就变强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虞书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剑起九州 有事先找靳先生 轩辕阎风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稳住别浪 逢魔神助攻 嫁给爱情 中华第一帝国 黑雾之下 末世宅在家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封神第一帝 植体 桃花 北宋闲王 薄少的二婚罪妻 猎魔烹饪手册 凤凰之舞谋天下 宋仙 我是足球经纪人 偶像竟是我自己 奸臣之妻 剑色生香 好人日记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全才相师 金刚不坏大寨主 我休息就变强 还看今朝 一世符仙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特战天神 第十三号球王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万千灵域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凌天传说 河洛仙侠传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混元真仙 至尊神帝 纬度37度 诸天尽头 秘战无声 龙象 仙道本逍遥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大魏宫廷 重生之小确幸 狂兵龙王 全职法师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我以年龄为生 赤心巡天 逆剑狂神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从红月开始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仙道本逍遥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我的细胞监狱 天纵莫敌 凰歌千秋 重生之城市修仙 魔王一身都是肝 大秦之万古帝王 电子大唐 总裁宠妻入命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九天元帝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末世之狼 北宋闲王 重生之会展帝国 冰火地仙 神祇领主时代 漠北风云 绝天仙主 花都兵王 0号玩家 鉴神之路 祭献寿元能变强 美食三国 联盟之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极品贴身家丁 足坛幸运星 从2012开始 氪金英雄 我要做秦二世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木叶之王牌间谍 危险,勿靠近 田园小王妃 女神的贴身医王 两手书局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郡主有毒 抗日之兵魂传说 镖行四海 女爵爷驯夫记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网游之鬼影神弓 异界超神牧师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纵横宋末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猫大人驾到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荣耀圈小团宠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我的细胞监狱 网游之盗版神话 农家小王妃 三国:我,宦官天子! 三国乱世战神 敬我为神明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