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四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10)
    他不是不愿相信。

    他是根本就不能相信。

    车厢里装满了玉器、珠宝、名贵的药材。

    可没有一样像西施乳的东西。

    叶云生车上车下,死人身上,找了两遍,还不放弃。

    他最终在一名骑士的怀里拿出一只酒壶,兴奋地浑身发抖,双手几乎捧不住这只普普通通的酒壶。

    他甚至连香木塞子都未曾拔开,就已深信不疑地认定了里面装着西施乳。

    身在雨中,天空阴沉暗淡。雨丝连绵,和之前比起来,没有或急或缓,仿佛一丝变化也无……如此一来,时间就像不存在似的。未知到了何时,只管脚下的道路更是泥泞,也就如此罢了,冲散的血液,七零八落的尸体,便如早先所坐的草堆经受着雨打风吹……

    回去的路上,雨雾遮掩,长安城残破斑驳的城墙隐隐约约,那般大的身子,也不知在躲什么。

    躲岁月的无情还是人世的沧桑?

    叶云生双手抱着肚子,蓑衣里面贴身放着酒壶,开始冰冷得让他不停地发颤,现在热乎了,却又感觉不到,如不存在似的,害得叶云生双手总要摸几下,确定它就在那儿。

    一个人抱着肚子走在满是泥泞的黄土官道上,佝偻着身子,小心翼翼,加之紧张,瞧上去像只被踩了一脚的硕鼠。

    长安,热热闹闹的东市,往南便是城中,向西去,一路到了福康街,走至街中段,转进一条巷子。这里面十二家住户,两边人家外墙接连成了小巷,错落其间,青瓦石墙,三步间隔。他家院子就在其中,约莫两百步,没有多余的岔口,就到了院门前。

    他无疑很着急,可当走进了小巷,走在每日回家的这条路上,心里那种患得患失,焦急惶恐却一下子没了。阿雨会在屋子里玩,地上丢着几样她的玩具,阿谭缩在床上,缝缝补补,或许灶子上热了些菜,或许是几张肉饼……

    “你干嘛穿一身蓑衣?”云五靖就坐在门里边,原本老槐树下面的那张椅子被他抬到了靠着门的地方,像个候门的听用。见到他的时候,手里拿着酒壶,腿上放了一盘子鸡肉,吃得满嘴汁油。

    叶云生被老云问得怔了一怔,抬头看了眼天空,却是不知何时,雨已停了。

    女儿阿雨跑着,绕着圈,从他身前经过,笑着回头对他说:“爹爹别进来,等我抓住二娘!”

    前面放慢了速度的江瘦花脸上带着笑容,经过他这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先从他头上摘下斗笠,腰身已被追上来的阿雨一把抱住——抓住了,抓住了!她一边笑一边由着阿雨抱她,再解下蓑衣。

    叶云生看着她和阿雨,也笑了,脚下往前,向屋子走去。

    坐在门里面的云五靖,一口咬碎了鸡骨头,咯吱咯吱地咀嚼,在他身后含含糊糊地喊:“阿生,来陪我喝酒啊!”

    叶云生从怀里拿出那只酒壶,对老云摇晃了一下,笑着说:“我先给阿谭喝下去!”

    江瘦花在他身后走上两步,正要开口,就见他转过来说:“就要好了,马上就好了!”她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只有勉强地点着头。

    叶云生走到了屋檐下,跨上台阶,门槛里面出现了一道身影。

    一脸不耐烦的圣手老李挡在门口,“东西抢到了?”

    叶云生没有想到老李会在屋中,只呆呆地应了声。

    “拿来,这宝贝还需要伴着几样辅药才能发挥其效。”

    老李从他手里拿了酒壶,然后指着他说道:“看在相识一场,不能不救……但你叶云生必须记住,是我老李救了你!”

    叶云生赶忙弯腰行大礼,嘴里说道:“非是救我!老李,她就托付给你了,定要治好她!”

    老李瞪大了双眼,叫嚣起来:“我老李出手,能治不好吗?叶云生,我问你,救她是不是等于救你?哼!还不出去等着?”

    “是,是!”叶云生不想跟他再争,退到院中,眼睁睁看着老李合上门,心里又忐忑起来,不知怎么的,总静不下来,低着头在院里徘徊。

    另一边阿雨拉扯江瘦花的手,小家伙用眼神在询问——二娘可是答应过她的,如果她能抓住二娘,娘亲就能好起来,不会死的。

    江瘦花嘴角弯着,笑起来的样子再没有以往那般明艳绝美,反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怪异。

    《大医精诚》有言,“凡大医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此为医道,老李也是学过读过的,他这辈子,自从学有所成之后,给人治病从来都是小心谨慎,不敢轻浮毛躁——这也是他第一次,在给人治病的时候喝酒,还喝了整整一壶。

    “哼,江南来的人怎会有如此醇厚的甘露堂?也不知是哪一路河东来的过客做了叶云生的剑下亡魂……”

    他推开门的瞬间,原本镇定的脸上忽然变得惶恐、诧异、绝望、沮丧——就算叶云生站在门内亲眼所见,也绝对不会相信!

    长安城里最能作戏的原是东市瓦舍里的戏子,据说最近有一种“南戏”,盛极一时,里面的人把故事拿来唱,且还跳舞;却是比原本唱词的戏子,还要能作戏了。

    可也比不过此刻的圣手老李。

    “我……我失手了!”

    叶云生好不容易等到门开,却听到老李说了这一句话,无疑是五雷轰顶,把他震得魂飞魄散,恍恍惚惚……

    “你家娘子去了……这西施乳没想象中那般管用,她气血微弱……好比服了一剂毒药,整个人都肿胀不堪……”

    叶云生跌跌撞撞地冲进屋子,跪倒在床前——阿谭已经死了——不需要触碰,甚至不需要看,只是气机感应就能清楚。

    阿谭已经死了。

    这个青梅竹马的丫头,这个百依百顺的娘子,陪伴他过着如此糟糕生活的女人,死了。

    阿雨没有了娘……他叶云生,没有了结发妻子。

    仿佛天地倒悬,日月无光,眼前越来越暗,看不清任何一样事物,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叶云生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其实,妻子早在前两天夜里就已经过世了。

    只不过他不愿相信。子墨与晴子一一离去,对他的伤害就像一把短刀捅进身子里面,他可以通过一夜顿悟,而装作没有受伤,风轻云淡,只等着将阿谭治好,把仇报了。

    他认为他自己就能将短刀拔出来,将伤口止血,然后很快就能痊愈。

    可阿谭如果出事,这把短刀就不止是捅进身子里面,还要在刀尖长出一只铁钩,带着倒刺,凭他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拔出来。

    阿谭死去的事实,会让他更恨自己,因为九难会来家中,是他造成的。

    如果叶云生不曾为江湖中人,不谙武艺,九难怎会到他家中来威胁恫吓?

    九难不来,阿谭如何会被惊到,生这一场怪病?

    他原谅不了自己,所以只能靠欺骗。

    就像一个人在睡梦里,身子要解手,梦里就发起大水来。

    恐惧与害怕影响了他的意识,凭白增添了一场幻梦。

    梦的如此哀伤,凄凉……因为无论他如何努力,阿谭早已死了,救不回来了。

    不曾失去,难懂珍惜;人世间,测量感情的尺,最准确的无疑是拥有与失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色昏暗,余了一抹夕阳斜晖。

    就躺在自家床上,合着被褥,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阿谭不在床上。

    隔着墙边的柜子,摆放着一张狭长的,草灰色的席子。

    叶云生便不再动弹,只侧着脸,默默地看着这副比他更沉静死寂的草席。

    阿谭在里面,得是有多冷呢!

    光阴荏苒,岁月无言。

    回首再看,其实只过了这么一些时日。

    他心里不由得恨那些人,恨了一个个,连他自己也恨。当仇恨的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他忽然发现,天下间,最该恨的原来是他自己。自私,懦弱,犹豫,无能,卑劣……可恨的理由是如此之多,而开脱的借口却几乎没有。

    不对!

    还有一个最可恶的人!

    圣手老李!

    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如果他不是那么的自信,如果他的医术再高明一些!

    江瘦花走进了屋子,见他醒着,说:“云大哥买了些熟食回来,起来填些肚子。”

    叶云生沉默不语,像是睡着了似的。

    江瘦花见他睁着双眼只看着安放他娘子的草席,微微地张了张嘴,却说不下去,心里明白劝无可劝。

    她蹲到床边帮他拿了拿鞋子,不看着他,心里没有那么沉重了,说道:“老李回去了,说无脸见你……水满则溢,若非他夸口,也不至让你失落到如此地步。方才,云大哥要跟老李动手,被我阻了下来,总不能真叫老李把命赔了。”

    “起来吃些东西吧?”

    饭桌摆在老槐树下,趁着夕阳余晖,在暗沉且浓稠的霞光里,菜色俱美,像是温馨家庭中的晚宴,叫人挑不出差来。

    阿雨正捏着一只鸡腿,双眼却在云五靖和屋子里游移。

    “爹爹呢?”

    老云看了看她,拎着酒壶灌了一口酒进嘴里——酒在嘴里,就不用言语了。

    江瘦花出来说道:“晚上我会管着阿雨的,也别硬喊他起来了,就让他躲一躲,片刻也好……”

    晚上的天空一片黑暗。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江瘦花带着阿雨去休息了,云五靖还在喝酒,喝到四周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

    这老天真是奇怪,一颗星星也无,月亮更是被遮得不见踪影,整片苍穹就像一块无边无际的黑布,丝毫光彩不露,黑得彻彻底底。

    老云倒了两次酒,都洒出来了,不耐烦了起来,嚷道:“衰事,瞎子一般,如此喝怎能尽兴?”

    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喝酒的地方。

    有的喜欢在家里,有的喜欢在门槛上面,有的喜欢在山里,有的喜欢酒楼。

    如果是叶云生,肯定会蹿上得胜酒坊的顶上,可老云却没有这个雅兴。他路过得胜酒坊还瞅了一眼,晃荡着手里的酒瓶子,从旁边的小巷口钻进去,借着得胜酒坊的灯笼那迷蒙的光晕,找到一处敞着门的勾栏,闯了进去。

    也不管追来要招呼入座的小厮,推开捉成对儿粘成肉团的男女,一路入内,走过戏台,走过三三两两的看客,来到内院。

    刚挑开帘子,迎面而来一位花枝招展的妇人,打发了小厮,将他带到一处雅室。此处却是已经坐了五个客人,俱是衣冠楚楚的男子。

    这五个人坐在一处软塌上,各自手边摆放着茶几,有酒有菜,品味不一。好酒好菜,配着眼前这座小方台,昏红的灯光里,三个舞女正伸直了双臂,踮起脚尖,旋转着身子。

    她们穿着极薄的轻纱,飞扬的长发与飘逸的纱巾,美得俗且妖媚。

    南边的小曲,婉约,暧昧……

    云五靖坐下,喝了半壶酒,那五个男子已经走完了。他也没有仔细注意,台子上换了两波舞女,他忽然指着一个,对候在边上的小厮说:“就这个。”

    他跟很多人不同,在于他不喜欢跟姐儿说话。

    很多年前,他们四个兄弟,从外边走了一趟极难的任务,刚好路过江宁府,便约了一道去找江宁的姑娘喝酒玩乐。到了第二天要赶路了,可偏偏叶云生还没有出房门,他与方子墨,楚客行真个是等得火急火燎,恨不得把叶云生给裹了塞箱子里带上路。这家伙出来了,说与那姐儿自醒来后聊,聊的不肯离了床。

    像这样的,老云是真不能理解。

    也不用管你跟那姐儿聊了什么,聊的如何……只问你,你跟等会儿要吃的肉包能聊个什么,聊的如何吗?你跟葫芦里的酒能聊个什么,聊的如何?

    只管吃喝就是,费那话做甚?

    他拍了拍姐儿的臀,让她从身上下去,然后拿来酒壶,倒了一口酒。

    从温热到冷却,就像从年轻到衰老。他的眼睛看着黑暗的房顶,仿佛看着曾经时光里黑色的夜空。

    夜空下,有笑容,有争吵,有玩闹,有刀光剑影的江湖,更有不离不弃的兄弟。

    十分突兀的,从西边传出一声无由来的惨叫,短促,尖锐,接着葛然而止。

    他将外衣一扯,就冲出了屋子。

    位于得胜酒坊旁边的这片勾栏建筑,是由四个原本单独的院子打通合并而成的。从上空的位置望下去,四方的建筑中间隔着花石亭榭,也正是位于中间的这一个点,向东南西北延伸出四条线,正好是佛家心印“卍”。

    云五靖所处的南边靠东向的角落,一路经过狭长的被两边翠竹包围的石廊,来到南边最西面的厢房门外,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赶在他前面。

    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女子的哭泣声,惊慌失措的……

    房里一根半人高的铜铸烛台,上面燃烧着的五根蜡烛,清楚地照亮了厢房里的景象。

    哭泣的女子伸直了双腿坐在地上,看她瘫坐的样子,应该是后退的时候跌倒下去,然后就站不起来了,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她的腿上满是血,却不是她自己的。

    血来自边上的男子,这人是义兴酒肆的当家,关兆兴。前不久,那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晴子挑战并打败了这人。

    关兆兴脱光了衣服,显然刚刚经过了云雨,真个乐极生悲,他腹下惨不忍睹,那整只东西肿得有手腕般粗细,看着吓人……都断了气,偏生还向外边淌着血。

    就这么瞧了片刻,终于来了人。爱凑热闹的都陆陆续续来了,管事的也已赶到,劝着众人散去,又是赔不是,又是威胁的……也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那女子也不哭了,跟管事的交代了前后,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个清楚的。

    再又过了会儿,这人的一个朋友赶到,显然正弄了一半,神态亢奋,对于朋友的突然死去,有些准备不足,埋怨,难受,瞧着复杂无比。

    在边上听他们一番交流之后,云五靖总算闹明白了。

    这倒霉蛋,家里婆娘回乡里省亲,估摸着是平日里管得紧了,前一脚走,他后一脚就来了这里,呆了三天三夜,没有出过房门。这不,死小姐肚皮上了。

    老云嘀咕了一句:“没劲,回去了。”

    边上有个汉子瞧了热闹,转身要回房里,正好碰到他的身上。

    轰!宛如平地爆炸,这高高壮壮的汉子被老云一拳打飞了出去,撞得墙石碎了一地,人在地上捂着肚子惨嚎。

    边上的人都吓得退了开去,老云却一点也不在乎,自顾自地要回去找那姐儿,来个梅开二度。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重生农耕时代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你好恰时光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大奉打更人 逍遥少侠 罪恶之城 星光下的陪伴 禁风起 策天谋 莽荒纪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网游之凌云风雨 秘战无声 归墟 无敌战兵 麻衣神算子 时莜萱盛翰钰 江湖勿忘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破天残局 剑来大纲 第一战神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明天下 一剑朝天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汉唐天下 尘缘 醉玖 桃花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全球数值化 终极斗罗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源来真爱在身边 大荒神记 大江大河 赤之沙尘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上位 夜之战龙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三国之我是曹昂 狂剑星河 别小看这只宠物 武破诸天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亲爱的二小姐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超能觉醒 女神的贴身医王 骑着电驴追飞机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至隐圣仙 魔渊狱蛇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不灭武帝 法者之尊 十方武圣 王子传说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冲吖~墨鱼丸 葬灵纪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史上 等我有钱以后 春花满画楼 重生妈咪不一样 阴阳少年捉鬼记 大周皇族 恶魔打工人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宋仙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飞剑问道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全能法神 城里人酒馆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大奉打更人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曩霄传说 阴阳至道 傲世血凰 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 我的1978小农庄 贩夫全神录 和鬼差同居的日子 此药解情毒 我在贞观开酒馆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末日拼图游戏 我在星球种爸爸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破蝶 神奇植物在哪里? 轮回仙神道 陀螺之凡御世界 云时问锦何处去 宋北云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花千骨 天耀星官 恶魔打工人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悟道仙机 我打凡尘而来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校花的神医保镖 机战世界 傲世倾狂 剑起云华 烈火雄师 北地枪王张绣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海域求生 拐个掌门去修仙 权游:睡龙之怒 抢救大明朝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魔门道心 从仙侠世界归来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江山易老红颜旧 贞观攻略 冰火魔厨 护花狂龙 女配是个小可怜 我有一柄打野刀 逆转木兰辞 红色仕途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纯情丫头火辣辣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 音隐之恶魔力量 寂寞大神 重生末世之修仙 花千骨 武矣定传奇 我有一刀断长生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三国:我,宦官天子! 扶刀行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收个逆徒是男主 混元真仙 昭奚旧草 重活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网游之天下无双 绝世剑魔 完美世界(完结)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逆命志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花千骨 神君他动了凡心 思魂恋魄 史迈利三部曲:史迈利的人马 天狱边缘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符篆苍穹 庭院不知深 异世大符神 山海碑歌 斗罗大陆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韩冬 活人禁忌 空之塔 汉末将星传 自求吾道 幻想之梦境世界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这只是个咒语 笑傲不群 渡魂匠 穿书之反派饶命 无法遵循的规则 绝色倾天下 逆伐神路 重生之都市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济世药尊 诡缠人 网游之金刚不坏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谁的空间 醉风月 神道珠 红龙皇帝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