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五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11)
    因为勾栏里意外地出了人命,廖长忠后半夜就回了府,睡到午时方才起身,也不想去衙门报道,反正他跟魏主薄的关系人尽皆知,一应作假文书账簿皆出之他手,也没有人会来捉他这点差漏。

    等用了午饭,下人进来通禀,竟是魏主薄上门了。

    廖长忠还想去门外恭候,赶到前院就见魏显已经走了进来——什么事,怎如此急躁?

    当然,这句话他是肯定不敢问出口的。

    “长忠,不告而来,还望勿怪。”

    “大人说的哪里话,快请进屋!”

    廖长忠将魏显请到上座,等下人将茶盘摆放妥当,他挥手赶了众人出去,就拿一些公事来陪,聊了会儿,只等魏显说出来意。

    “还记得去岁,也是年末光景,你跟本官言及在屋里建了一处暗室。可否带本官去参观一二?”

    “大人有此雅兴自是甚好,不过粗鄙漏室,怕脏了大人的皮靴。”

    这种保命逃生的暗室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是廖长忠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是他顶头上司呢!

    “无妨,某不过是粗鄙之人。”

    见魏显打定了主意,廖长忠也只有领着他走进堂后的内屋。当两者绕过一面镂金雕花的巨大屏风,魏显盯着屏风上面,身在华清池海棠汤中的贵妃,笑着与廖长忠说道:“长忠原来喜欢此般风姿。”

    “叫大人见笑了,自小爱慕,此生难改。”

    “从一而终,我看甚好。”

    廖长忠来到一面书柜边上,转动了机关,打开书柜后边的墙面,让出一条暗道来。

    魏显进入暗道,不过两丈前后,就到了一处密室。

    “大人请瞧,上面是断龙石,里面可放可开,后边有风口,小人在此藏了干粮,堪食月余,这还有个水井……”

    魏显边看边赞叹,里面虽然有风口,但阴暗潮湿,也不愿久留,退了出来。

    “长忠,为你建暗室之人可还在?”

    “这……不瞒大人,此人早已入了轮回,怕是不能为大人出力了。”

    魏显凑近过去一把按住廖长忠的肩头,伏在他的身上说道:“有一便有二,本官相信你能找来能工巧匠,为本官建一处暗室。长忠,此事甚是紧要,务必赶些时候……还有,你须亲自去办,莫走漏了消息。”

    上官吩咐交代的事情,也不必讲明原委因由。魏显之所以找他做这事,最主要的原因有两点。一来廖长忠是他敛财的一大助力,阴私勾当俱都清楚,是自己人。二呢,他不是江湖中人,办这件事,针对的就是江湖人,所以只能找不是江湖中的人来做。

    回府之后,换了一双云头履,清洗一番,拿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品味,打算偷个半日闲,谁知徐青来了。

    “舅舅,大事不好!”

    徐青口中虽然说得严重,但面上神容平静,从茶壶中倒了杯热茶,尝了尝汤味,细说下去:“前次舅舅托我请了门中师兄弟前来帮手,昨日他们六人带了些伴当伙同一些散客,近二十余人都死在了长安城外的官道上。”

    “此等大事,我怎不知?”

    徐青解释说:“我让手下人收拾了现场,又封锁了消息,风声收拢不曾传出,城中诸位大人都不知晓。”

    魏显不明所以,问道:“为何要如此隐瞒呢?”

    徐青说道:“此等事流传开来只会让师门多添羞辱,二十余人,原由不知的被人杀害,若是传开了去,江湖上必有震动,对师门来说,全是坏处。”

    “可查出是何人所为?”

    “没有任何线索。”

    魏显本想将手里的茶杯砸出去,可到底是忍住了,问道:“原本想着,正好借云五靖的事情,将你师门的人请来长安,多加联系,以后方便彼此发展,谁想来的人竟如此没用,城都未进就被人家杀死了!”

    此话的意思徐青自是听得出来,可若是将师门拖进长安的这潭浑水里,他并不觉得是一件好事。

    且对此,无论是他,还是师门中的长辈,都没有万全的准备。

    这边徐青沉默不语。

    魏显一副没有注意到的神情,接着说道:“都说云五靖如何厉害,舅舅实话与你说,这心里是一点也未曾怕过!刘文聪的密信被毁,信义盟这些人……那方子墨的一干江湖朋友,若不出头则罢,要想来报仇,就成了一同与罪之人!这天底下,还没有谁为朝廷要犯报仇,能落下好的!你可曾想过,换做别的时候,我哪里能够找上你那师门?这长安,我倒不担心,但那东京开封府的人,可有不少人都是盯着你那师门的!”

    徐青为他续上茶汤,从身边的炉子上摘下水壶,倒了些热水在壶里。他走到屋子西角,拨了拨火盆里的炭火,做完了这些,心思也定了。

    “舅舅,您放心,师门多少年来只要是能为官家、为朝廷,出力争光之事,从来不遗余力。我这就让人送信回去,请几位师叔长老出山,来长安做客,顺便也好会一会那云五靖!”

    “青儿啊,得亏有你,不然舅舅一个人在这凶恶绝伦的官场打拼已是万难,还要被这些不知所谓的江湖人给折磨袭扰……”

    徐青微笑着说道:“舅舅是看着我长大的,千万不要这么说。对了,那听海与夏云仙回来了吗?”

    “哼,这些江湖中人,邪性!之前自夸得天下无对,没个敌手,见了那云五靖,逃的比谁都快……”

    其实如果能够选择,徐青会走在九难前面,远离这一切。

    长安城很大,但对他来说,却太小了……这片江湖啊,哪里不能去呢?非要被困在这一隅之地,动弹不得……

    尘世万物皆是如此。鱼悠哉悠哉哎,却上不了岸;鸟自由自在呀,却没有个好好的落脚之地。

    他又凭什么,超脱在尘世之外呢?

    徐青慢慢地走在街上,他没有向家那儿去,反而出了城中,折向东市。

    其实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将酒楼最高的那一层,建造得金碧辉煌,连一张最普普通通的椅子,都要用上品的红木,外边还包了金边,或者一双筷子,也是染了银花的,尾端有一颗发亮的珠子……得胜酒坊的第四层打造的奢华离谱,吃一顿饭所花费的银钱几乎是下面三层的十倍!

    当这得胜酒坊刚开张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笃定没有人会到第四层去,因为那上面的酒菜和下面三层的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下面又坐不满,为什么要上去吃?花如许多的冤枉钱呢?

    而到了后来,在得胜酒坊的第四层,最高的这一楼里客人反而是最多的。

    只因这个世界上的人,不论男女老少,总想与众不同,哪怕为此多花十倍的钱!

    徐青来到第四层,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要找的人,就坐在此间喝酒。

    这是一名年轻的男子,坐在靠着南边最好的位置。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地上堆了几只酒坛。

    东边也是一桌差不多的酒菜,坐了五名男子传杯弄盏,场面看着热闹无比。

    偏偏南边这一桌边上只坐了他一个人。但这名年轻男子给人的感觉,却是个绝不会孤独的人。

    他一个人吃着五个人所需要的酒菜,可是一点也不给人铺张浪费的感觉。

    好似他本来就该如此。

    有些人,生来就比别人尊贵,他便是这样一个人。

    所以,徐青见到这个场面并不奇怪。

    他坐下来,挡住对方推过来的酒杯,说道:“我不想喝酒。”

    “为什么不喝?”这人已经喝出了酒兴,颇为不喜地盯着他。

    “六名师兄弟遭难,现在喝酒,对逝者不敬。”

    “笑话,死都死了,什么感觉也没有,谁管你喝不喝酒?别惺惺作态!”

    徐青默运内功,对方吃不住他的内劲,酒杯被推了回去。

    “杜师弟,为人处世,在于不以无人而不芳;更勿论,‘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这是掌门师伯常挂在嘴边的警世之言。”

    年轻男子拼了一身的内劲,亦是抵挡不住,整张脸都涨得发红,额头汗珠也流了下来。

    江湖中人,武功高低,动手之后多少有个心理,这人偏偏还要强项抵挡,不知好坏。

    徐青也不让他,一直抵着,等他浑身发抖,力穷才松手——“啪”酒杯碎裂,落了一地。

    “对于六位师兄弟与那些江湖人的伤处,你有什么看法?”

    徐青这么问是有用意的,这人是他的同门师弟,姓杜名尝胆。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太乙剑派掌门之独子,身份非同小可,他不能随意辱之,压他,只为让他收一收浑身上下那高调放肆的纨绔之气。可压过之后,还是需要拉拢的,在江湖中,最可靠的便是同门之人。

    “我能有什么看法?”杜尝胆想也不想就说。

    “当初徐青在山上学艺,整个剑派长老与尊上都言称你是山门中眼光最独到之人。所以我想请教你是如何看的。”徐青毫不犹豫加了一记奉承,他是江湖日久,能高能伏之人,这一点交际自是无碍。

    “杀他们的是一个人,至少二十年以上的内功修为,剑法凌厉,招式杂乱看不出根脚。”杜尝胆受用得很,可实际说出口的却没有多大用处。

    稍有些眼里的都能看出来,徐青不为所动,问道:“你估计是什么人干的?”

    杜尝胆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

    “此人不找出来,你可能会有危险。”

    杜尝胆道:“我隐姓埋名,独自先到了长安,除了你,又有谁会知道?”

    “在河东,身边都是朋友,可是到了关中,满目皆是旧敌!”徐青看他不甚重视的模样,不由得心情沉重,叹息着说,“当年宋人打过来的时候,我们太乙剑派是跟着前敌总指挥杨老令公一起冲杀在最前线的,就是北汉国主投降了,我们还在打,四面八方都是宋兵,我们还在打!号称北宋剑法第一的尚至道长,被四位祖长老的四象剑阵给活活消磨,此战之后,宋地的江湖中人把我们剑派视为大敌!这么多年,无数前辈的经营走动,才有今天的局面……”

    杜尝胆丝毫不理睬徐青这番声情并茂的言语,高声喊来小二,丢下银票,自顾自走下楼。

    徐青跟着他,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家勾栏院外。

    见杜尝胆要跨入里面,徐青终是忍无可忍,一把拉住,低声说道:“杜师弟,你要花天酒地,做师兄的不该管你,但是同门兄弟昨日方才惨死在长安,是何人下手?是针对师门,还是针对这次的安排?都是该着紧的地方,你既然负责此次来长安的一应事宜,便该先办好事情,再寻欢作乐!”

    杜尝胆猛地甩开徐青的拉扯,愤怒地说道:“查得到吗?你也知道自己的门派曾经的辉煌历史!在这里的江湖,这里的官场,他们的眼中是个什么模样!忒多事情!你叫我们来长安做什么?想通过你那舅舅的关系布局开封?你可知我爹有多想找那位报仇?当年姓赵的把整个河东杀的血流成河,还不够吗?是,当年的四象剑阵,就算剑法第一的尚至也杀得,可那四位祖长老呢?不也被关中的江湖人给杀了?好不容易天下太平了,能不能别老想着以前的那些仇?门里就这么些人了,都拼完了才罢休吗?”

    徐青不为所动,只冷静地说:“身受师门多年栽培,尊长苦心教导,除非师长掌门俱都说不报仇了,不然徐青哪里能罢休?”

    “行,你去办吧,反正我已经传书回去,请父亲大人定夺……估计些许日子,几位长老就会下山,赶来长安。等他们来了,我哪里还有机会玩乐?所以,你别挡我!”杜尝胆推开他,向院子里走去。

    徐青看着他走入灯火摇曳的温柔乡里,心间不觉涌现愤怒与悲哀。怒这个掌门之子的不争,哀自己命运的无奈。

    他隐隐约约地有了预感,或许将来,要背负的,是太乙剑派与那座被毁灭了的晋阳城……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至尊狱少 我要做球王 龙族之第五元素 大明孤忠李定国 绝色医妃倾天下 三界级黑客系统 剑佣2 陆地键仙 我打凡尘而来 也曾匆匆 大唐孽子 演员没有假期 网游之帝王归来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掌中之物 篮球之白银帝国 我的细胞监狱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俊男坊 重生之铁血战将 第一赘婿 天浩劫 不死不灭 妖娆召唤师 第一序列 神级修士 七贱下虎山 快穿女主VS女配 玄门小子 诸天之盾者无伤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我从系统买绝学 秋水录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重生宋青书 敬我为神明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交锋 真灵九变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武道至尊 一世符仙 赤心巡天 仙府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古玩专家 明末乞丐皇帝 地球第一剑 谋心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花涧无痕 北顾青谣 九零团宠A爆了 娱乐第一天王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谍妃传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道则书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倾城公主之劫 重生逆流崛起 无敌战兵 好运六零 潘德大领主 老婆,别来无恙 树神启示录I九丘 我有一身被动技 寒门崛起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汉世祖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夫君你失礼了 妖神记 网游之邪龙逆天 我有一条龙骨 赤之沙尘 蝶舞幻影 开局百万资源号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吸血鬼王的逃妃 御兽诸天 雪中悍刀行 吾妻非人哉 神奇植物在哪里? 执剑问青天 扶刀行 欢喜小娘子 黑色玫瑰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即鹿 云时问锦何处去 桃花 成长中的经历 男神从打卡开始 逆命志 爱的轮回者 道茫记 千金不低头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长嫡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夜烬天下 繁星书士 第一序列 召唤仙姬 归藏剑仙 宦海风云记 不如两两相忘 跑毒大师 虎王求生崽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爱情没有那么甜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丰碑杨门 黑色玫瑰 疯狂的手游 大梦主 复婚老公请走开 皇帝保重 剑泣魔曲 南北往事 从红月开始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大神你人设崩了 我就是超级警察 一步一道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 极品灵道 天下醉 都市之超级医生 酒歌 仙古神迹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从仙界归来 日娱字事 陌上行 破蝶 我的云养女友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当医生开了外挂 赤心巡天 好人日记 至尊神皇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慕嫡娇 斗罗大陆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我在魔法世界开创互联网时代 虎王求生崽 地狱公寓 乞丐王 剑泣魔曲 炼器雄心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战争神灵 1949我来自未来 五神传奇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电子大唐 终极斗罗 凡人修仙传 史上第一美男 系统逼我当男神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福妻嫁到 神魂至尊 星河魔帝 我以年龄为生 梦回大明春 农家福女要修仙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酒剑四方 迷失的青春期 江湖勿忘 娇俏小魔医 召唤仙姬 地球来的修真者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在百慕大的尽头 韶华缘梦录 妻子的秘密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欢喜小娘子 满级账号在异界 木叶之光 重生之宠你入骨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谍海王牌 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