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十八章 江湖人讲什么道理(2)
    中年人不敢坐下,站在凳子边上,弯下腰行了个大礼,好似有什么压在身上,直不起腰来,哀求着说:“小人听闻对头宋大给贵府递了金书,如今正在等回信,便立马动身来了。”

    公子哥转动着酒杯,不紧不慢地说道:“听闻榆林庄范氏属护身刀一脉,为何不请宗派出手相助?”

    中年人解释道:“离宗派日久,早已断了联系。”

    公子哥摇头叹道:“可惜可惜,我家其实挺想与漯河护身刀一派走动走动,交个朋友。”

    中年人沉默不语。

    公子哥问道:“今日我怀三郎坐庄,世所皆知我乃怀家最好说话之人,阁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中年人说道:“小人想花钱买命,买小人家中上下七人性命。”

    公子哥笑了笑,说道:“莫要诓我,你家中该有八人。”

    中年人挺起了腰,站的直直的,自袖中拿出一只手掌大小的油纸包,放在桌上。

    “一人两百两,这里有一千四百两银子。”

    公子哥变得面无表情,语气也充满了遗憾,“为什么不给你自己也买了?”

    “小人今日买了,明日那宋大再来投书,没完没了,又是何必?再说祖宗传下的家业不能就此破落,既然那宋大死活不肯放过小的,便顺道做个了结也好。怀家的规矩小人不能违逆,若是侥幸杀了金主,小人这条命,自当奉上。”

    公子哥道:“理解,你这就去吧,十日之后,不管你能将宋大如何,怀家都会派人来找你。”

    中年人露出了一丝笑容,温和而又自信,言语也流露了出来:“十日足够,多谢三郎体恤!”

    一边候着的俊俏伴当收下桌上的银票,将这位中年男子送下楼去。

    这边几句言谈,那浑人坐在白衣女子身边喝酒吃肉,还嬉皮笑脸怪模怪样的哄着。

    “弟妹莫要如此。是,我是答应阿生出来之后都听你的,可你不是没有吩咐?我老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虫,怎么能知道你的心思?”

    “叶大哥的事情至关重要,都说莫要节外生枝,你怎么还如此莽撞呢!”

    “你看怀家的人,今日坐庄与各方江湖人士谈话,哪里顾得上我。”

    这两人无疑便是云五靖和江瘦花了,也不知跑到许州为了何事。

    说话间,羊角劳走上楼来,躬身在公子哥耳边低语,那公子哥听了之后抬眼就扫了过来,目光在云五靖身上仔细打量。

    江瘦花面无表情,没好气地问:“那为什么他们在盯着你?”

    云五靖一副茫然的样子,说道:“我一路走来,啥事也没干啊?”

    羊角劳从桌上拿了一壶好酒,走了过来,将酒放在云五靖手边,施礼后说道:“小人代主上赠美酒与好汉,并送几句话。”

    江瘦花担心云五靖恶语相向,连忙说道:“还请明言。”

    羊角劳道:“主上说,人生三大苦,撑船打铁磨豆腐。锻器堂魏力确实可惜了,不过今天怀家三郎在这高歌酒坊坐庄,好汉若有不满大可吩咐,万事皆可商量。”

    送来的酒是九酝春酒,自曹操将此酒酿造之法献给汉献帝刘协之后,就多为贡酒,普通人对其滋味只能想象。

    一般酒楼里能上桌的都是分装的酒坛,比巴掌略大,提着倒酒十分方便,更方便的是拿木塞封了口子就能带走。当然也有雅致的,喜欢用酒壶,小口出酒,不容易洒出来。只不过想带走就不妥当了,一来壶口封堵不住,稍一晃荡就洒出来,二来不像酒坛那般趁手。

    云五靖倒了一碗酒,仰着脖子喝了干净,咂巴着嘴赞道:“好酒!”再又倒酒,几下就嫌酒壶口小,不够利索。

    只见他也没有做什么动作,酒壶上面的盖子翻了个身掉在桌上,里面的酒水喷了出来,一条直线飞到他的嘴里,他一气喝完,哈哈大笑起来,嚷道:“痛快!”

    如此旁若无人只顾着喝酒,倒让边上的食客都看傻了眼,怎会有人专门跑到高歌酒坊最高楼来疯狂饮酒?

    这等雅致场所,商谈要事,会客朋友,才是正经的道理。

    江瘦花不知前边到底发生了何事,一时间无人搭腔,周围一干酒客又在观察这边,安静的厉害。致使过来送酒递话的羊角劳像唱了回独角戏,只有尴尬地站在原地。

    靠着西南边的四桌人除了最里面的那位公子哥,别的都已经按住了兵器。

    作为怀家三郎最得力的手下,自然不会只是过来送一壶酒……在场之人哪个不在江湖厮混?之前与云五靖吵架的一桌五人已经到了另一边的围栏处,正冷眼看着——刚刚已经“礼”了,接下来一个不对,自然就要“兵”了。别的几桌人心里如何不知,这五人倒是希望怀家的赶紧出手,教训一下这不知礼数的蛮汉。

    江瘦花终于反应了过来,到底是缺了些江湖经验,失了变通,只呆呆地说:“我与兄长并不认识锻器堂之人,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羊角劳含笑说道:“不知二位是何来历,请教江湖尊号。”

    江瘦花是被通缉的身份,更不能说出自己名号,边上的云五靖忽然问道:“这酒,还有吗?”

    羊角劳一怔,任谁都明白,带一壶酒来是为借个由头,大家心照不宣,就像去朋友家里,提盒果干,携匹粗布,皆是礼数。谁会收下礼再问一句——还有没有的?

    论江湖经验,怀家在场之人里,无人能与羊角劳相比。可就是这个老江湖,都愣的不知如何是好。

    说没有,今日怀家三郎坐庄,还能没有一壶酒?

    有肯定是有的,我给你再去拿一壶过来?

    正气势汹汹地问底细呢!这会儿转身拿酒去,成什么了?气势啊,江湖中人,不要这么浑好不好?

    西南边坐着的公子哥站起身子,向北边这桌走了过来,羊角劳有些汗颜,弯腰向自家公子行了一礼。

    这位公子家中排行老三,单名一个“以”,面目清秀,穿一身白衣,腰间佩玉,后边别了一把小臂长短的剑,手里拿着一壶酒,施施然走到羊角劳身边,将酒放在了云五靖面前,说道:“酒管够。”

    云五靖哈哈大笑,又是一捏酒壶,酒水飙出,这一壶酒差不多四两左右,一滴也未洒出,全入了他的嘴里。

    “公子!”羊角劳尚不明白,后半截话却是在肚子里打转。之前都已说的明白,这浑人是个绝顶高手,尽管怀家在许州不惧任何敌手,可总要盘清对方底细。

    其实,羊角劳凭借丰富的江湖阅历,直觉判断对方一定是来找怀家麻烦的!

    “江湖中成名之辈,虽然我不是每一个都熟知,但大概不会似此人这般,肆无忌惮,轻易与人结怨。”怀以根本就不把云五靖放在眼里,走过来送了壶酒,对羊角劳说话,其中也有告诉这层楼上食客的意图。因为前边剑拔弩张的,给大家一种怀家很重视这两人的感觉。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现在他一派轻描淡写的模样,说道:“两年前,我随家父去开封,途径荒芜道旁的一座凉亭,里面坐了三个老头,俱都粗布麻衫,正好是冬至,看似农闲人。两个老头席地对摆象戏,边上一个蹲在地上瞧着,因为一步棋争得厉害。我正要往前去,家父拉住我,进了亭中,也不说话,就站一边静看。等一方输了,两个下棋的老头离去,家父对那仍旧蹲在地上想棋的老头行了一个大礼。”

    这故事羊角劳并未听闻,接了一句,“那老头是何人?”

    “中州剑无二。”

    边上的诸多食客都倒吸冷气,羊角劳更是惊道:“竟是这位前辈!据说他生平与人比剑,从未输过一招半式。大江南北,但凡使剑之人,无有不服,尽皆尊其武艺。”

    “也是从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武艺到了一定的境界,心性俱都不似常人这般易怒易骄,道家无为,佛宗慈悲,绝顶之人,自是不轻易与人争胜,守得住心,方能脱俗。”

    怀以这番话震耳发聩,引得众人交相称赞。

    羊角劳也叹服道:“小人道行浅薄,给公子添麻烦了。”

    怀以微微一笑,说道:“无事……在许州,不见有谁能来找我怀家麻烦的。”

    他环顾四周,俱是畏惧且带着尊敬的目光,笑道:“方才倒是有个,我还希望那人能到楼上,好请他喝一杯酒,可惜,却是死了。”

    这话说完,已无人敢与他对视。

    许是习惯了,没有得意,也没有感慨,只是一派平静,他正要走回座位上去,后边那浑人却是开口了。

    “听闻高歌酒坊以前不甚出名,四年前被怀家盘下,此后每月的头尾做两回庄,会尽天下朋友,谈的是性命,换的是银钱,几年光景这高歌酒坊已是远近闻名!左近的垂柳院,里面的姐儿都是荷包鼓鼓,怀家真是了不起!”

    云五靖不顾桌旁江瘦花一个劲的打眼色,拿起桌上的酒壶,一个个试过去——都已空了。

    (那时候四个兄弟喝酒,小楚是年纪太小,只能在边上听他们三个吹牛;子墨总是端着,喝起兴致来,倒是能胡说八道,也有学问,天南地北的趣事一堆;阿生呢,除了剑法,就是女人,最是惹人烦,又不肯请姐儿的钱,说得大伙心猿意马,自己拍拍屁股去找相好,真个不要脸!不过,记得阿生有句话说得是真不错,怎么说得来着?)

    云五靖道:“怀家真是了不起……若是能改个名就更好了。”

    怀以不明所以,问道:“此话怎讲?”

    “叫什么‘不见光’?改成‘光明正大’不更好?”

    高歌酒坊第三层楼上,九桌食客,一名琴师,一名歌姬,竟无一丝声响。

    羊角劳先发了疯地吼起来:“你这鸟厮,报上名来!我要撕了你这张鸟嘴,叫你知道祸从口出!”

    都说江湖上只有取错的姓名,没有叫错的名号,爹娘给取的姓名或许期望过高,或许太过低落,但江湖中叫出来的名号绝对名副其实,难差分毫。

    有一部分人会不情愿自报名号,只因这名号说不出口。

    云五靖嘿嘿地笑,对羊角劳说道:“衰事,爷爷这名号不太敞亮,一般问来都不好出口。”

    怀以的脸色已完全冷了下来,怀家被人冒犯了,绝没有糊糊涂涂打发过去的道理。

    羊角劳道:“谅你这鸟厮能有甚么敞亮的名号?赶紧报上来,还可留条性命!”

    (嗯,想起来了。)

    云五靖确定了桌上的酒壶再倒不出酒,给江瘦花递了一个你别瞎操心的眼神,与怀以说道:“就你刚说的那个,叫啥……中州剑无二,这老头以前有说过我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怀以背后的手打了个手势,怀家的人,四桌,近二十人,已靠近过来。

    他有恃无恐,毫不担心地问:“好啊,给你一个吹牛的机会。”

    (喝完了酒,要么云雨巫山,要么打架流血,不然那么烫的酒,该怎么凉下来?)

    云五靖咂巴着嘴,酒喝完了……

    “一旦让我贴靠,在我拳下,无人不倒!”

    羊角劳厉声斥道:“好大的口气,找死!”

    怀以却是想起了什么,猛地脸色一变,脚下发力,可还是迟了……

    好似有一阵狂猛暴乱的风,忽遽地自北面卷向西南角。

    经过酒楼中间的软榻上,已经停下的素琴被风拨动,发出一阵凌乱的弦鸣,宛如无数把剑交击发出的崩裂声。

    在这阵琴声里,贯穿始终的是不绝于耳的拳头打在肉上的声响,“啪啪啪啪啪啪啪”,节奏分明的七声,由北到西南,随风而进,刚好拍子打在了曲调上,竟让所有人都好像听到了那句歌:“大风起兮云飞扬”!

    香炉的烟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给拉扯的横向西南,一去不回!

    羊角劳躺在方才站着的地方,胸口凹陷了进去,骨头折了,胸膛里的脏器倒是没有破损,但也起不了身,嘴里吐出血来,已疼得晕了过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异世终极教师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征踏仙途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鹰扬美利坚 命主扶沉 天眼 开局就杀了曹操 江山易老红颜旧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我的昨日恋歌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我能提取熟练度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爱若累了 赖上江湖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末世胖妹逆袭记 星王朝 此药解情毒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水晶下的痕 全球秘境大逃杀 三国之召唤猛将 龙族之第五元素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超凡机械城 网游之萌植暴医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觉醒钞能力 神医:姑娘请自重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乞丐王 遮天 征踏仙途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朢淵 极灵混沌决 造化之念 穿越王妃要升级 树神启示录I九丘 轮匙 命运之魔途 冷面督主请低调 五神传奇 焚天御火师 轩心谷 混血公主你不乖 策天谋 登仙梯记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天雪星光剑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从指环王开始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这个皇子真无敌 风水师秘记 日娱之过往 思魂恋魄 我真的是正派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三国之召唤猛将 暗黑大武侠 神罗行 侯府后院是非多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都市之至尊龙帝 猿说 朕又不想当皇帝 极速爱情 掌中之物 断雪刀 爱在回忆中等你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剑起云华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豪婿 天湘国蓉传 从指环王开始 一剑朝天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海贼之祸害 亲爱的小媳妇 步步红人 疯狂进化的虫子 网游之永生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逍遥派 一笑香街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网游之永生 武破九荒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诸天 大唐孽子 我心中的敌人 北宋大丈夫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界主的悠闲种田生活 江湖勿忘 网游之烽火江山 我的MVP男友 喜剧天王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春花满画楼 超神宠兽店 十年如一初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醉风月 一品御厨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天耀九霄 机战世界 转世神医在末世 星武耀 十方武圣 盛世安景 游戏宗师 摄心记 抱着母鸡来修仙 从杀猪开始修仙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都市无敌板砖侠 大宋安乐侯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抗日之铁血兵王 余生唯有我与你 万道成神 天下男修皆炉鼎 前浪 倾国佳人爱上我 重生农耕时代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原来我是道祖 镇天武圣 末世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我们所拥有的未来 谁的空间 命运转盘师 洪荒之太清问道 侯门庶女黑化了 绝品神眼 剑道龙尊 追妻你就拿命来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法相仙途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天书进化 烽火乱诸侯 医妃凰途 古神养育者 诸天探索者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北宋假圣人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重生之铁血战将 首辅娇娘 逢春 大荒种田记 原始大时代 回到明朝当王爷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虎啸断云 这个游戏会死人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上位 追凶实记 万族之劫 诘问道门 炼古仙帝传 爱在回忆中等你 昭奚旧草 焚戮纪 混天大圣 漂泊修真录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复婚老公请走开 云罗天尊 网游之神话复苏 神道丹尊 大唐孽子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我自地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