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斜风细雨归襄阳(3)
    从无边的黑暗与寂静中,到光明的世界,伴随着伙伴们轻声细语的交谈声,只不过是一瞬间。

    叶云生抬起手盖住脸庞,将光亮遮了,想借此再睡一会儿,忽觉身上压下来一人。

    手被这人拉开,他睁开眼,便看见浅浅微笑的面容,亲切又自然。她本就是个美丽的女子,相处的日子也不短了,心里多少有些喜欢。

    说起来,两个人之间,还真是有些缘分。

    从去岁小年夜,叶云生至魏显府上报仇,那时的浅浅正在魏府的酒席上做宴娘,被他惹上,没摸着银子,反被轻薄了一阵。

    后来,戏班与散门同时到福康街直通他家院子的小巷口,可相互见了,反倒先火并了起来。浅浅躲在他家院子外边,被他遇到了,又被他轻薄了一阵。

    再后来,她跟着叶云生一同离开长安,一路相伴,来到襄阳。

    眼前的笑容,有些欢喜,有些关心,有些天真烂漫,让他也不觉露出了微笑,情意难掩,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柔荑。

    指甲染着蔻丹,娇艳诱惑,白白嫩嫩,纤细秀美的五指,轻轻一扣,便与他握在了一起。

    房外的交谈声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过了片刻,他将浅浅拉入怀中,吻上了她的红唇。

    两人都十分安静,拥在一起,亲吻了一阵。

    稍稍整理了衣衫,她给他将头发梳理,戴上发冠,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屋外的堂厅中围着桌子坐了不少人。

    他一眼扫过去,喝着茶的崔子龙与许丰、沈孝,吃着杂嚼的宇文清河与老秀才,在凳上闭目调息的穆芳青。

    此间一派祥和宁静。

    众人这时俱都看了过来。

    浅浅拿了一条长凳过来,他略一摆动,坐下来对老秀才说道:“你先离开这里。”

    老秀才愣了愣,马上搓着手说道:“好,那我先回去,不然那几个臭小子还不定慌张成何模样。”

    崔子龙问道:“他们会让老秀才走吗?”

    叶云生道:“江湖中不论是谁在此地,都不会为难不死帮的堂主,这点倒是不用担心。”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老秀才。

    老秀才接了过来,眨了眨眼,说道:“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既然叶先生给老不死的,就先笑纳了。”

    还装瞎子呢,走出去倒是正常人的样子。

    老秀才似乎知道他的用意,当然隐隐约约的,也不止他一人发现。

    穆芳青看着叶云生,问道:“为何你一意要将不死帮摘除在此地纷争之外?十万帮众十万疯,你都说此地暗中主事之人不愿招惹不死帮,还叫老秀才离开……你与得意坊背后之人相识?”

    叶云生接过许丰递过来的茶碗,一口喝尽,却是不答,反问许丰,“昨日是何人将你等擒来此处?”

    许丰转头看了眼穆芳青,发现她已低垂眼眸,不作声响,便回头与叶云生说道:“虽然我们兄弟多年未在江湖中行走,但那人却是好认。”

    他顿了一顿,沉着声说道:“酒池肉林的天王老子,李奉先。”

    叶云生沉默了片刻,却是想到了青青身上的那两处伤势。一处是飞龙掌,另一处是勾漏脚,俱是酒池肉林的绝技。

    当时何碎算计青青,引得沈星长出手,但沈星长最后留手,或许是怕暴露身份。

    青青在去往长安找他相助的路上,又被酒池肉林的人给追至,其中若说没有何碎参与,他却是不信的。

    而青青身上另有一处伤势,是被血玉盟的千岁鬼王徐明所伤,徐明已死于他的剑下。

    再对照师弟梁介曾经的遭遇,酒池肉林之人与血玉盟早有勾搭。

    所以参与略卖之事的,不仅有兔舍账房,有江南沈家,有下三滥何家,还有血玉盟和洛阳的酒池肉林。

    来的挺迟,不过对他来说,却是刚好……

    行侠仗义也罢,替青青算账也好,总要做过一场。

    昨晚与姜南喝了一夜,宿醉未醒,他一身功力本就大打折扣,还有伤势,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对几人问道:“李奉先既将你等擒下,为何又安然在此?”

    崔子龙说道:“多亏水意轩轩主,他带人围了李奉先的屋子,迫他放我们离开。”

    许丰道:“当时那天王老子本想大打一场,可是有个年轻人跑来,从中斡旋,这才放了我等。”

    叶云生正想问,崔子龙显然知道他所想,先说道:“那人是小七。”

    穆芳青目光又落在了他的脸上,双眸虽美,眼神却叫人难以承受,“酒池肉林的当家李奉先向来为所欲为,被一个年轻人说了几句就服软,这年轻人背后的主人,必是非同小可。”

    叶云生向崔子龙问道:“姜南人呢?”

    崔子龙道:“他将我等带到这里,留了句话就走了……他说,若是再留此处,则会左右为难,唯有一走了之,请叶大哥珍重。”

    叶云生环顾四周,这屋子仿佛就是当日初到得意坊,所住下的地方。

    浅浅在他身边有些担心地说道:“现在我们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

    叶云生正要说话,就听外边有人敲门。

    沈孝去开门,进来之人是个三十不到的男子,身穿锦衣,未带兵刃,但叶云生看他走入进来,已是知道这人桩子极稳,是个腿脚上修为不俗之人。

    来人先抱拳,报上了自己的名号:“酒池肉林,南天将,施明。”

    叶云生笑了笑,迎了上来,拱手说道:“人间无用,叶云生。”

    “主上派小人前来,恭请阁下移步一叙。”

    “好说好说,这便走吧。”

    浅浅跑入屋内,取出搁在床边的奈落,叶云生从她手里接过,将剑挂在腰上。

    正要走,就见桌边众人都站了起来。

    “你们且待着,帮我要一碗米粥,我去去就回。”

    崔子龙,许丰等人还要阻拦,却见穆芳青已坐了下去,当下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施明见了,不由得笑道:“主上的习惯,在江湖中早有传闻,想来诸位总该听说过。他要是遇到值得的对手,欲要一决生死,必会沐浴更衣,择一吉日。”

    他又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毕竟杀死一个远近闻名,武艺相当的敌手,是一件大愉快之事。”

    叶云生点头笑着,却是沉默不语,跟他一同走了出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宋仙 全球进入数据化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斗罗之蚀雷之龙 雪夜歌行 洛国赋 阴阳至道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万域剑神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乌龙魔君 灵台仙缘 大马士革断喉剑 重回2000从芯开始 斗罗之画师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黄金瞳 大荒河图 神医圣手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仙真纪元 职游之虚与现实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仙子请自重 诛天大魔王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把云娇 从斗破开始君临万界 一只喵妃出墙来 闪婚成爱 中式陪读 大神你人设崩了 几世不忘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爱的轮回者 御鬼者传奇 将魂天下 亚洲舞王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坏东西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长夜行 红颜折 剑道通神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天下醉 极道武学修改器 重生之神级投资 战神狂婿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神司驯凤攻略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天工 抢救大明朝 腹黑美男别追我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踏星 斯坦索姆神豪 取缔者 从八百开始崛起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校花的神医保镖 官居一品 无尽侠客行 网游之天纵巅峰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韶华缘梦录 重生大周女皇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杨辰秦惜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战恋芳华:无双 囚天传 不负穿越好时光 快递小哥:我获得瞬移技能 四界柳楚传 桃源狂医 地界传记 泡面首富 异世大符神 神州江山志 末世 扶摇而歌 边月满西山 竹书谣 逍遥少侠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玉懒仙 血蓑衣 昆仑有王 朝思归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Mr学神他真香了 生活系游戏 一碗挂面 贞观卖纸人 闻鱼 剑起九州 长河惊涛 道极妖尊 飞来客栈 重生之将门毒后 横推山河九万里 重生之都市少年至尊 诛天龙皇 狼与兄弟 大荒神记 中式陪读 户外直播间 都市之走向辉煌 重生之工业兴国 公子别闹! 傲世倾狂 侠影仙宗 生活系游戏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叶凡秋沐橙 网游之妖孽人生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天地生吾有意无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宦宠 一笑香街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五位少爷求放过 腹黑美男别追我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带着虎符当太子 全能法神 师叔万万岁 风三娘 残阳帝国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策妖之三界风暴 重生之魔教教主 网游之天下无双 苍虎 袁太子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完美风暴 杨辰秦惜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这个学渣不简单 网游之创世剑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地球来的修真者 我真的是正派 绝色倾天下 年少往事 洪荒之圣道煌煌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谋心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仙道求索 邪魅王爷沐血妃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异界 如墨如你 贞观卖纸人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遮天 龙王令 重生之九幽邪神 我不可能是剑神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都市渡恶师 狩魔手记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收个逆徒是男主 欢乐英雄 逆天战神 活人禁忌 武炼巅峰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娱乐第一天王 何处桃花笑春风 半夏堇色 纵横宋末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武意天下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无限之轮回轨迹 锦衣夜行 左道倾天 疯狂的手游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都市之超级医生 日娱字事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晚明之我若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