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斜风细雨归襄阳(6)
    他听着身边妻子与女儿的呼吸声,睁开双眼,看了眼月色。

    月色像一条河,静卧在床前的地面,透着清冷。

    他慢慢地起身,拿过摆放在床脚的衣物,轻轻地披上,再穿好鞋子,回头俯身看着床上。

    女儿躺在妻子怀里,睡着了还吃着奶,胖嘟嘟的,可爱极了。

    他无声地笑着,想去亲吻妻女,可又怕惊醒她们,只能作罢。

    他走到屋子门前,停住脚步,抬头望向房梁,犹豫了片刻,还是推门走了出去,再轻轻地合上门。

    院子里有些凉意,他稍稍运作内息,顿时感到身上一股热气散开,浑身都充满了劲,走到老槐树下,虚手一握,瞬间就入了静。

    拿住剑诀,他就像是身旁的老槐树,在院中的土地上扎了根。

    他好似真的变成了一棵树,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月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将平生所学的剑法一一在心神中展开,到了后半夜,他收了剑诀,悄悄地进到柴房里,拿了坛酒,再跃到自家屋顶,靠了下来,翘着腿,就着平平淡淡的酒,想着曾经痛快的事。

    他喝得很慢,好似这坛一两银子不到的酒极为难得,珍贵无比。可是酒终究有喝完的时候,回忆终究有痛苦的地方。

    他叹了口气,翻身跃下,将酒坛带进柴房里藏好,再回到屋子里,脱了外衣,在床边躺下,闭上双眼,等着阳光来唤醒这崭新的一日。

    …………

    叶云生将奈落插入剑鞘,从身旁的地上拿起酒葫芦,喝了两口酒,回头看去,众人都在不远处,静默等候。

    他方才触碰到了“合一”,这一片竹林与天地相比太过渺小,可他借着虚弱的身子,突如其来的心间的一丝通透,与这片小小的竹林合而为一。凭此,他看到了与天地合一的那层境界。

    仅仅只是看到,便已全然不同。

    他靠着一根粗壮的竹子,舞了这一趟剑,已然走不动,浑身无力了。

    穆芳青独自走了过来。

    “这就是‘合一’?”

    “差得远了……我内功修为尚在‘无形’,只是剑术与心境正好触碰到了‘合一’。”他笑着说。

    穆芳青摇头道:“虽说道家九层,‘合一’是第八层,但第九层‘天人’为不可及的境地,所以‘合一’便是最高层,历来少有人能够做到。你若练至这一层境界,李奉先决计不敢出手。”

    “可惜我的内力短时间难以恢复,明日一战,怕是敌不过他。”

    “你有几层把握?”

    “只有一成。”他神色平静,既没有沮丧,也没有灰心,“若是拼着一身内功不要,或许能有三层,若是再拼着性命不要,就能有五成把握。”

    “你想和他同归于尽?”

    “除此之外,我已没有对策。明日之后,我这身修为,就要离我而去了。”他笑了笑,既没有惋惜,也没有难过,“昨日回来,我还曾想过,如果给我多一些时间,就不会面对如此糟糕的局面。可是,天道无常,也许正是落到这个地步,才让我见着了更高处的景致。即便只是望了一眼,我也已经满足了。”

    穆芳青故意激他,问道:“只是望了一眼,不想踏上去,想看多久就能多久?”

    “以前一直觉得想要登上去,惟有靠坚持与执着。后来才明白,兵强则灭,木强则折,还须顺其自然,不然强不可长,刚不能久。”

    穆芳青叹息着说道:“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这身伤势也是因我而起,看你如此状态去迎敌,我怎能安心?”

    叶云生淡淡地说道:“神女,我敬你是江湖前辈,也曾仗义行侠,名动四方,莫要坏了江湖规矩。”

    穆芳青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会干那等卑鄙无耻之事?此地不便细说,你且与我回去。”

    叶云生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若是能走得了,哪里还用靠在这里?”

    穆芳青被他窘迫的模样逗得一乐,上去扶住他,走了几步,就见浅浅跑来,在另一边扶上叶云生。

    回到他们的那处院子内,穆芳青对几人说道:“我有秘法能为他恢复一些内力,但是运功期间,须防有人打扰,不然轻者前功尽弃,重者我们两人走火入魔,气血逆行,经脉寸断!”

    许丰担心地对她说道:“此秘法需要什么代价?可会伤到嫂嫂的身子?”

    穆芳青道:“之前我内力未曾恢复,故而使不出这秘法来,倒不是有损根基的那种邪术,勿要担心。”

    许丰和沈孝自是为穆芳青担心,却也希望叶云生能好一些。

    崔子龙更是将这份希望放大了无数,拍着胸脯说道:“神女前辈放心,只教我这条性命在此,就不会让人打扰到你和叶大哥!”

    叶云生与穆芳青走进屋子,后者合上门,前者将奈落与酒葫芦取下,搁在一旁,坐在床边问道:“不知神女这一门秘法传自何处?”

    穆芳青脱了鞋子,在他身前盘腿坐下,独屋两人,一男一女,且都在一张床上,与往日相处比较,气氛自是截然不同。

    她声音也低了一些,不知为何,叶云生心里觉得神女有些害羞,只听她说道:“妾所修之内功,名为‘凤舞九霄’,传自罗浮山青霞子。”

    叶云生听她自谦颇有些不安,不及开口便已听到青霞子的名号,顿时吃了惊。他一身上清道家正宗的传承,对这位名士如何不知,当下与她确认,“可是隋朝内丹大家苏元朗?”

    “正是。”

    床边地上摆放着一双青水纹云头履,却是穆芳青来到得意坊之后换上的。脚上穿了雪白的罗袜,此刻被她一扯,已脱了下来,露出一双雪白的玉足,被账房涂上去的红色的蔻丹还光泽艳丽。

    “这是做什么?”叶云生惊讶地问。

    “凤舞九霄脱胎于《龙虎金液还丹通元论》,其中有一秘法,名为‘阴阳生合契’。《道德经》曰‘万物负阴而抱阳’,此法以阴阳调和,生化不息,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为根本。”

    叶云生自身道法已至无形,听她这么一说,多少已经清楚,再见穆芳青大大方方地伸手过来,将他脚上的袜子脱去,丢在床边,不免心中一荡。

    “此法男女对坐,手相抵,足相接;阴阳互补,或月伏日出,或日落月高,阴入阳则阳盛,阳入阴则阴实,两者皆在法中。”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穿越回来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万古第一皇 半仙 观云记 不让江山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灵荒剑仙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上位 赝太子 晚明之我若为皇 谍海先锋 仙宫 星辰变 空速星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女神的贴身医王 全能修炼系统 中世纪崛起 我本大明一布衣 弄潮 收个逆徒是男主 凰眸 多情只有离庭月 绝世剑魔 陌上行 星辰圣渊 我快亏成麻瓜了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明末凶兵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修神外传 天字第一婿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神医魔后 我的昨日恋歌 我真的是反派啊 修真医仙在都市 荣耀王者 末日轮盘 冰山美男,快上钩 狐妖之明雅恋 龙婿归来 迷途的叙事诗 无限沉沦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汉末文枭 红色官途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金刚不坏大寨主 谴天录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元尊 重生校园太张狂:封殿,要低调 末日之端 我的白富美老婆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法者之尊 双衍纪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你是迟来的暖风 也曾匆匆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迷途的叙事诗 明君从小抓起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一剑独尊 仙渡 谋心 虞书 山海狱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王妃爱宝贝还是爱王爷 春暖入侯门 不让江山 神魂至尊 我的世界之元素之战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重生之神级投资 王者青道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百炼成仙 魔神大明 星王朝 活人禁忌 官道之平步青云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春闺梦里人 美食三国 诸界末日在线 青天祀 我本大明一布衣 烟花似暖月犹凉 镇天武圣 这个大佬有点苟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天山学府 偷心阁主甩不掉 穹天女帝 骠骑天下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女总裁的房中客 寻妖记录 天地生吾有意无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我老婆是大明星 梦思卿 我的微信连三界 盖世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甜妈萌宝寻爹记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剑佣2 重生之仙武都市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高唐弃子 血色圣歌 无限版帝国时代 破蝶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巫女的时空旅行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逆转木兰辞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疯狂的手游 蚁的世界 美人唇香 综漫之无尽逃杀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战锤神座 轮回剑典 我的师长冯天魁 八年记 何处桃花笑春风 战龙狂婿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猎关东 全职法师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穿越王妃要升级 拐个掌门去修仙 首充六元的剑 战龙狂婿 这个剑修有点稳 太乙 听说你爱我 死亡代言人 催妆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人造人崛起 摄心记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初心不负两生债 春暖入侯门 殓妆师 南明争锋 斗破苍穹 七木笋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手术直播间 超神大掌教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名门女帝 霸仙轮回决 抗日之铁血兵王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无限沉沦 憾世天幕 领主之兵伐天下 锦衣长安 少年风水师 劫迟归 你好恰时光 黄天之世 蝶舞幻影 默示录之国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至尊剑皇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花都兵王 浅塘 奇门仙道 踏凌诸天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山海八荒录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寒门祸害 罪恶心理 从1983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