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莫不由我(6)
    宁瑶月站起了身,走到隔着叶云生的这面墙壁后边,一只手按在了上边,毛糙的草叶与竹子编织的墙面。

    “听说二叔死后,何碎到了得意坊,将何田田救了出去。你不仅出手帮他,还丝毫不去阻拦他们离开?”

    “事情确实如此。”

    “你该知道,何碎不死,何家与我们宁家就要继续斗下去,二叔都被他们害死了,说不定下一次就是我,或者是红豆!”

    “这次他们是侥幸,现在的何家就这么些人,不可能斗得过你们。”

    “我想知道你帮他们的理由?”

    尽管草庐挡住了叶云生的视线,可他知道宁瑶月就在后边,两人之间,不过一墙之隔。他稍稍凑近了一些,看着墙面,犹如注视着后面的女子。

    “那个叫何田田的,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胖子,听他的娘亲说,他毛都没长齐,就学会偷看邻家的大娘洗澡了。”

    叶云生说着,不经意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小胖子好色,贪吃,爱占小便宜,又十分胆小,懒惰,练武都不下苦功,总是被几个兄弟欺负。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总喊我先生,倒不是敬佩我,而是希望我能帮他教训何花山那几个。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少年们,倒是天真无邪,即便干一些坏事儿,也不惹人厌。”

    “你早就与何家熟识?为何一直不与我说?”

    “有些事,我想放在心里,很深的地方。”

    “你在那场大战中选择了我们,你帮了宁家,打败了何家。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一点,还要与何家讲一讲缘分和旧情?何碎他们与你叙过旧了吗?害方子墨和张晴子,还绑走阿雨!”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言语,沉默中,草庐的墙壁好像越来越远。

    那一处山涧,在石岩两头所立的剑客。

    好好一场决斗,被他突如其来的闯入给破坏了。

    他正想退却,那身穿白衣的男子转头看来,莞尔一笑,说道:“小兄弟也是用剑的,相逢即是有缘,不如留下给我俩做个见证?”

    他抱拳说道:“小子路经此地,冒昧打扰了两位前辈的雅兴,这便离开!”

    那名灰衣剑客转过头来,笑容十分干净。

    “看小兄弟气息沉稳绵长,必然是道家正宗,请教是哪一门的高足?”

    “小子名叫叶云生,小神山观云道长座下。”

    “果然是名门大派的弟子。”灰衣剑客神色变得有些寥落,将藏在皮套中的长剑抽了出来,剑身又薄又细,如一根细嫩柔弱的柳枝。他注视着手里的剑,缓缓说道:“某姓何,单名一个‘平’字。祖上好武艺不少,偏生没有一门精妙的剑法,我自创了一套剑法,或许对上清派这样的名家大派来说,微不足道。但我想,我把我这一生都献给了手中的剑,总该有些与众不同之处才是……小兄弟来得正好,看一看我这套剑法,是否有可取之处!”

    他是诚心于剑道之人,为上清派最被看中的剑道天才,遇到这一位将一切都献给剑道的前辈,心中的震撼无法形容。

    “今日能够见识到前辈此等风采,实乃三生有幸,敢问前辈这是什么剑法?”

    “《七仰十三伏》!”

    叶云生抬起头,隆中此处的林子茂密,头顶的天空被遮的处处斑驳。他闭上双眼,缓缓退后,对里面的人说道:“何家的那些长辈,多数死于我手,留下几只小猫小狗,你们宁家何必太过计较,要给二叔报仇,想来也容易的很……不要再让我参与了。我不想管这些。”

    “叶云生,你就这么走了?”

    “抱歉,瑶月姐,莫要让我左右为难。”

    “叶云生!”

    他的身影起起落落,消失在远道的尽头。

    …………

    在宁明海死于襄阳得意坊之后的几日,江湖上就流传出一个说法。

    下三滥何家伙同了戏班和酒池肉林,一起将宁家二房的当家给害死了。

    据说原本要去帮手的江南沈家的大郎,沈星长,也被一个江湖浪子给杀了,这人叫崔胜,或许是何家派出的杀手。

    穆芳青和崔子龙跟着小七,还在追赶何碎他们,找不到机会下手。

    宇文清河不肯跟着不死帮那些人走,就缠着叶云生,想跟他学剑。

    两人一路赶回长安,自是早就听到了这个传闻。

    “叶先生,这消息是哪里传出来的,怎么都变了?”

    “只有宁家会这么做。”叶云生有些惆怅。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保护我。也为了和沈家继续保持亲密的关系。”

    “但是沈家难道就不知道真相?”

    “真相?江湖中大家认为的事情,才是真相。”

    宇文清河跟着叶云生从马车上跳下来,叶云生将银子给了车夫,请对方顺路带到长安的费用。

    走进长安城,街道上的熟悉的场景,让叶云生微微的有些恍惚。

    他径直来到一家酒水铺子,将空空如也的酒葫芦打满了酒。再给宇文清河买了块果子饼。

    两人安步当车,慢悠悠地逛在街上。

    “叶先生,宁家知道那位宁二爷主持整个略卖的事情吗?”

    “我也不清楚……”

    叶云生说着,同时在心里想,宁二叔在襄阳的所作所为,梅花坞里的老祖宗,长安城中的宁苍生,到底知不知道。天下间消息最灵通的,其中之一就是宁家!牵扯如此之多的略卖,小手段宁家真的会不知道吗?连崔胜这样一个没有根基的江湖浪子都能找上戏班,追查到略卖的一方势力……

    他心里在叹息,尽管宁家做了补救,可这场襄阳的风波,注定要吃一个大亏。

    就连他这个曾经亲人一般,现在也有些膈应,他明知道,却又不愿去相信。

    这种事情,应该是下三滥何家才会去做的。

    为什么宁家要做?

    甚至还和何家合作。

    乃至被咬了一口,咬得如此血淋淋的。

    其实,江湖上的事情,都差不多如此。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有些事很脏,所以有专门的人去做。看着很潇洒的宁二叔,在宁家或许就是专门做这些脏事的人。

    叶云生心里很痛苦,有浅浅的香消玉殒,有宁二叔的无奈被害,有被逼之下杀了沈星长的自恼,有穆芳青离去的那种不舍与难受,有瑶月和宁家人的不解与埋怨,还有对何家那几个家伙的无可奈何的矛盾。最后就是面对宁家也与何家一样,做事如此不折手段,他有些不敢置信,又难免在得知真相之后,心情低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我真的想当配角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江湖有信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不逍遥 极速爱情 捡到一只始皇帝 风云之旅 消魂引 我自地狱来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倾君戏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梦剪三秋 凰眸 易修乾坤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陀螺之凡御世界 九零团宠A爆了 嫡女锋芒之狂妃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重生 俊俏娘子帅相公 源来真爱在身边 龙族之第五元素 仙道符途 三国乱世战神 青天祀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太古潜龙传 海贼之亡者监狱 酒神 元灵法则 勾魂儿 曾经的真爱 狼与兄弟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紫川 妖影 剑卒过河 我从凡间来 豪婿 王妃爱宝贝还是爱王爷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明月不归尘 初心不负两生债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怪道胡宗仁 修真聊天群 武道乾坤 锦桐 致命玩家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神道飞仙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归来帝君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我就是传奇 嫡女归来 北宋大丈夫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户外直播间 天辛 荣耀圈小团宠 蜀山大掌教 陨落少女 我真没想出名啊 闻鱼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倾世谋妃 我的昨日恋歌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枭臣 麻衣相师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极限警戒 活人禁忌 斗罗之核爆斗罗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火影之 是风 百炼成仙 云胡不喜 诡秘之主 大周内卫 亚洲舞王 重生之悍妻 诸天探索者 负一世一生名 我有一条龙骨 一叶之缘 谍妃传 寒漪回忆录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都市之超级医生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抗战之钢铁风暴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命运之魔途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从杀猪开始修仙 斗神斗天 天耀星官 蚁贼 吻火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从1994开始 重生之素手乾坤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水晶下的痕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清明上河图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重生之至尊仙婿 渔人传说 神算赘婿 铁血强国 重生之城市修仙 痞子闯仙界 属驴的小子 不逍遥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没有字的信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荅塔和小王子 狼与兄弟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我只是一朵云 我能看到准确率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镜像皇朝 1717之新美洲帝国 侠影仙宗 跑毒大师 凌霄龙神 战神狼婿 窥天神测 斗罗之镇世斗罗 剑火丹仙 天下第九 宝瞳 魂帝武神 生活系游戏 完美世界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赤之沙尘 圣阳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昆仑有王 谪仙乱舞 网游之邪龙逆天 合约老公晚上见 召唤文武 网游之凌云风雨 网游之王牌战士 永生诀 寻姻缘 仙道求索 凰歌千秋 乙女的上升法则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仙门 我继承了天道 极灵混沌决 蚁贼 长生天阙 徒弟是个假萌新 全职艺术家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风雪靖苍生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仙榜 大秦之万古帝王 教父的荣耀 封神第一帝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凛然如霜雪 剑仙无敌 无心阴阳师 宦宠 叫你一声大师兄 首辅追妻计划 神无尊者 恋人未满之重生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魔铠时代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徐总他又变甜了